首页 > 半岛佳作 > 正文

征税必须由法定 限行不能再任性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5-03-09 13:58:23

 政府突然发布限购房、限购车或车辆限行的命令,让你措手不及;法规规章相互“打架”,让你无所适从……这些曾经深刻影响生活的事儿,可能会随着立法法的修订而改变。8日,立法法修正案草案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并将在15日进行表决。这是立法法颁布15年来的首次修改。立法法是一部宪法性法律,其法律层级仅次于宪法。位阶如此“高在云端”,实际上却与你我息息相关。

钱将不容易被征税任性“掏走”
    【问题】去年底至今年初,成品油消费税连续多次上涨;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婚姻法司法解释,涉及夫妻房产分割,一些地方还要加征“夫妻房产加名税”……类似的任性加税不胜枚举,让我们口袋里的钱不经意地被“掏走”。征税为何如此随意?
    【修法】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将“税收”的专属立法权单列,并规定“税种的开征、停征和税收征收管理的基本制度”只能制定法律,即“税收法定”。【解读】北京大学教授姜明安:
“税收法定”是法治国家的基本原则,是指税收只能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规定,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和规章均不得新设或改变税种开征、停征和税收征收管理等基本制度。但目前我国大多数的税不是由法律,而是由法规规定的,有些重要税收事项甚至是由规章规定的。这次修改立法法,就是试图解决这一问题。今年的两会上明确,总的目标是要在2020年之前,全面落实税收法定原则。

买车开车将不再轻易受限
【问题】一些地方政府出台车辆限行、住房限购等制度。比如北京通过市政府通告将机动车限行延续至今,深圳在去年底突然发布通告对机动车限购。政府维护公益采取一些措施可以理解,但有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有这样任性的权力?
【修法】草案新增规定:没有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依据,地方政府规章不得设定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没有法律或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决定、命令依据,部门规章不得设定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不得增加本部门的权力、减少本部门的法定职责。
【解读】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目前地方实施的限行限购措施基本上可视为规章性文件。很多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被规章和规范性文件限制蚕食。限购限行等限制公民权利的规范性文件,表面看有依据,但从法律上讲,对于限行限购,无论是规章还是规范性文件都是没有这个权力的,实际上违反了“职权法定”原则。

城管环保将有“法”可依
【问题】城管执法问题在各个城市问题突出,但城管机构及其执法权在法律上长期是“黑户”。类似的,一些地方在城市管理、环境保护等方面长期没有法律支持,自我设权或无法可依的问题突出。
【修法】草案新增规定:较大的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根据本市的具体情况和实际需要,在不同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和本省、自治区的地方性法规相抵触的前提下,可对城乡建设与管理、环境保护、历史文化保护等方面的事项制定地方性法规,法律对较大的市制定地方性法规的事项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解读】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晓兵:目前,在全国享有地方性法规制定权的城市有49个。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如果审议通过,282个设区的市都将享有地方立法权。设区市的地方立法权与基层社会管理、老百姓生活关系密切,比如城管,现行城管体制缺少法律依据,城市有了立法权后,就能制定地方性的城市综合执法法规。

将可在立法机关说出自己意见
【问题】国家制定法律,老百姓只能从报纸、电视知道法律制定的过程,虽然通过全国人大网站也能发表对法律的意见。立法法能让大家有机会走进最高立法机关,和立法者面对面谈谈意见吗?【修法】草案新增规定:法律案有关问题存在重大意见分歧或者涉及利益关系重大调整的,可以召开听证会,听取基层和有关群体代表、有关部门、人民团体、社会组织和有关专家等方面的意见。
【解读】马怀德:即使是普通老百姓,为了说明自己的意见,也有机会走进立法机关为自己争取利益,发出自己的声音,直接参与立法工作。

对政府文件提出审查将得到反馈
【问题】房子被拆迁了,很多人认为拆迁不合理,于是会怀疑房屋拆迁条例有问题、不合理,随后向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提出申请审查拆迁条例,虽然材料递上去了,但是没有下文。修改立法法后,收到材料的机关能给大家答复吗?
【修法】草案增加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和常务委员会工作机构可将审查、研究情况向提出审查建议的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以及公民反馈,并可以向社会公开。
【解读】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应松年:现在备案审查中遇到较突出的问题是对公民提出的审查建议缺少反馈,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备案审查制度发挥作用。这次规定可将审查、研究情况向提出审查的当事人和公众公开,能积极回应社会关切。

三大亮点
“法中瑕疵”拟向公民反馈

    近些年来,人大代表、律师、学者和社会组织多次对一些行政法规提出违宪违法审查建议。根据现行立法法,全国人大各专门委员会和常委会工作机构承担法规备案审查职责,但长期以来这项工作“只做不说”,公开回应并不多见。
    对此,立法法修正案草案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和常务委员会工作机构可以将审查、研究情况向提出审查建议的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以及公民予以反馈,并可以向社会公开。
    朱景文表示:“监督机制的欠缺是我国立法体制中不容忽视的一个问题。这次修改立法法,应该使备案审查机制规范化、具体化,增强实效。”

法院检察院不能“二次立法”
    2013年,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正式施行。不久前,最高法发布了关于新民诉法的司法解释。这部“史上最长”司法解释共计552条、7万余字,而新民诉法本身才284条。
    针对这一问题,立法法修正案草案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作出的属于审判、检察工作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解释,应当主要针对具体的法律条文,并符合立法的目的、原则和原意。”草案同时明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以外的审判机关和检察机关,不得作出具体应用法律的解释。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朱景文说:“在法律规定比较抽象、原则的情况下,司法解释可以起到弥补法律不足的作用,对审理案件具有较大的可操作性。但无论如何,司法解释不能突破法律的规定。 ”

立法授权将有时限
    据专家介绍, 授权立法在世界各国很普遍,因为社会生活非常复杂,如果全部集中到人大立法机关来,光靠法律规定不够,所以要授权。但是我国存在立法机关授权缺少具体期限,很长时间不收回的问题。“比如收税问题,1985年授权国务院,但是没有时间规定多少年收回授权,一直延续到现在。所以授权时要说明范围有多大,时间有多长。一段时间后要总结一下,看授权是否有必要继续下去,还是收回到立法机关进行立法。 ”
    对此,草案新增加规定,授权决定应当明确授权的目的、事项、范围、期限和被授权机关实施授权决定应当遵循的原则等。授权的期限不得超过五年,但是授权决定另有规定的除外。

前景
“收费法定”有多远?

    资料显示,早在2005年,全国行政事业性收费总额达4000多亿。专家表示经济快速发展了十年,目前收费的“盘子”肯定比这个规模大得多。马怀德分析:“我国收费规模非常大,在财政收入的占比也很大,如果完全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法律决定收费,估计百分之八、九十都要取消。”
    马怀德认为,目前立法法的修改,把“税收法定”原则写进去都很困难,规定“收费法定”就更难了。因此,他建议:如果暂时立法法无法加入“收费法定”条款,则应该继续制定专门的行政事业收费法或者条例。

多知道点
“红头文件”受约束吗?

    记者采访的多位法学专家都介绍,“红头文件”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用语,只是民间“俗称”、含混概念。所以立法法没有“红头文件”一词。
    立法法最低只管到“规章”。立法法中规范的“法”都有严格的权力限定边界和制定行使程序。“红头文件”只是政府部门发布的规范性文件,可以是乡镇级的,也可能是市政府、省政府级的;可以是政府部门下发的,也可以是党政部门联合下发的,因此比较多、而且乱。相较而言,制定规章属于立法,要走严格的程序,而“红头文件”政府部门即可发,所以下发随意性更强。
    本版稿件据新华社电 

[编辑:于晶]
上一篇:开学季的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