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区快递-列表 > 正文

那些年,那些冬日美味!

海力网 来源:大连美食娱乐圈 2016-11-16 09:08:01

  

突然变冷的天气让人们猝不及防,厚厚的棉衣也阻挡不住滨城特有海风冰冷的侵袭,其实,对付寒冷除了多穿衣物等物理方式,那些美好的食物则是暖心的最好选择,有时候仅是想一想便觉得热热乎乎,那呼啸的海风似乎也温柔了很多。

  

冻 梨

第一次听到冻梨是在《水浒传》中,郓哥和大郎一唱一和的叫卖着冻梨和炊饼,心中不免凭空想象冻梨的样子,想必是像冰团一般晶莹透亮吧!匆匆数年,因为一直生活在南方,总未得见冻梨的庐山真面目。后来到了大连,在一家酒店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冻梨:一盏颇为精致的托盘上有几个黑黢黢的小球,皱巴巴的表皮渗出一层水珠,与多年前的想象迥然不同,服务员介绍说这是本店的特色,客人们都很喜欢,必须得趁凉吃,于是剥开那层黑色的表皮,略带沙子颗粒般的果肉冒出缕缕冷烟,咬上一口,嗯,沁人心脾的冰凉和清甜瞬间绽开,沙沙的口感与沙瓤西瓜何其相似,被时光浸润后的果肉略带酒香,梨的滋味在最后仍绵绵不绝。

  

羊 肉

羊肉是冬天补充肉类营养的首选,无论是作为涮锅的主角还是和萝卜一起炖煮,那种略带膻味的诱惑是儿时美好的回忆。因为穷困,小时候只有在春节家里才会买些羊肉,涮羊肉太奢侈,是万万吃不起的,包羊肉饺子也太麻烦,最经济的做法是炖一大锅羊肉萝卜,这样既能让令人生厌的白萝卜更加好吃,更可以做的多一些。从地窖里拿出的白萝卜洗净切成麻将块,和同样大小的羊肉块一起放入锅内,加些花椒大料就慢慢炖煮,一两个小时候羊肉的香味便飘满了屋子。大人们尝过一块萝卜说差不多了,而后一人一碗大快朵颐,其实每人的碗里很少能看到羊肉,但那种幸福和满足终生难忘。剩余的大半锅就装进一个瓷罐放在阴凉处,隔三差五给孩子或老人盛出一碗,算是一种奖赏吧!

  

红 薯

老家的红薯分为两种:红瓤和白瓤,红瓤的身形苗条,个头较小,但内瓤橙红,或蒸或煮后软糯香甜,但产量较低;白瓤的滚圆硕大,煮熟后又干又面,好多人不甚喜欢,但产量很高,多用来磨淀粉做粉条。红薯在农村几乎是冬天的主食,尤其是对我,不喜欢玉米面饼子的粗粝,也不喜欢白面馒头的寡味,细腻香甜的红薯成了冬天最好的食物。刨出的红薯分类捡好放进地窖,吃得时候用小竹篮提上一篮,选好洗净放进笼屉,半个小时后热气腾腾的蒸红薯就出锅了,一边吹气一边扒皮,被烫的左右手不停倒腾,跟西河大鼓《偷年糕》中的情节如出一辙,最期待的是将要蒸干的锅底凝结的糖稀,又黏又甜,对于很少见到糖果的当年,简直就是至尊美味。

  

栗 子

因为板栗外壳有层毛茸茸的罩衣,我们都叫它毛栗子。不知何故,学校不远的西山中疏落地生长了几棵栗子树,方圆几十里再也没有,以假乱真的橡子树倒是漫山遍野。物以稀为贵,每年秋天,所有的孩子们都觊觎这几棵树上的栗子,以至于未至成熟便被摘取殆尽。我自然是不敢奢望能分一杯羹,只能等被摘完后在树下的黄叶中仔细找寻,运气好还能捡出几颗,如获至宝地回家,放在炉子上烤熟,栗子炸裂开的那一刻,浓浓的香味扑鼻而来,不舍得一口吞下,掰下一小块一小块仔细品尝,甘甜香醇的记忆如雕刻般永远留在心中,以至于后来吃到的板栗,无论是迁西的麻城的,都品尝不到哪怕一点点记忆的美好,我有点怀疑它们可能根本就不是一个物种。

其他如大白菜、糖葫芦、雪里蕻,都曾在物资匮乏的当年、在北风萧瑟的寒冬带给我或愉悦、或甜蜜的满足,尺短情长,只能以后慢慢回味!

[编辑:傅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