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区快递-列表 > 正文

那些儿时的点滴,我永远怀念它!

海力网 来源:大连美食娱乐圈 2016-11-23 09:12:05

 光阴如梭,一晃几十年就过去了,虽然经历不少风风雨雨,不知道为何近些年的记忆模糊,反倒儿时的记忆永远在内心扎根,那些小时候三五成群地一起疯玩的游戏,虽然早已不再玩起,现在的小朋友们也不可能再玩,但却历久弥新,不时在心中想起……

放泥炮

城市的孩子们可能没见过这个游戏,一般是在夏天的雨后, 两个人即可展开“对抗”,每个人找被雨水浸湿的泥土和成一个泥团,然后分别把泥团捏成碗状,先后将泥碗托于手掌嘴里还念念有词,至于念的什么咒语,现在全忘了,紧接着手腕一翻,朝地面猛地一摔,听得“啪”地一声,泥碗底摔出个大窟窿,双方则将对方摔出的窟窿用泥补上,事先还会约定是用泥球还是用泥片来补,而游戏的最终输赢就是看谁赢得的泥量多。谁要是摔泥炮摔得响,摔出的窟窿大,谁就是大赢家.

拾水牛(欧)

立秋之后,下完雨水牛就都出来了。可为什么只在立秋后出来,没有人解释清楚。水牛,其实学名叫天牛。公的瘦小,母的较大,肚子里有很多籽。雨停以后,小伙伴们就去野地里拾水牛了,那时候也没有塑料袋,就用军用水壶或罐头瓶装。它们虽然有翅膀,但几乎不怎么飞,一般是好多只聚在一起,所以很容易就拾不少,水牛拾到家,把翅膀揪下来扔了,锅里滴几滴油就开始炒,一会儿变成焦黄时,香气扑鼻。公水牛的肉大概跟鸡胸脯肉差不多,而母水牛的籽却非常香,所以最受欢迎.

  

抠地花

地花是一种白色肉肉的昆虫,就是水牛没有长出翅膀前的幼虫,它生长在地下,但有一个通气孔在地面上.地面上的洞各种各样,有蚂蚁洞、蚯蚓洞,蚰蜒洞……,但有经验的大人可以根据孔洞的样子判断出是不是地花的洞,然后就用手指或小木棍慢慢挖下去,经过七拐八拐,最后一只肥肥胖胖萌萌的地花就被挖出来了,或者烧着吃了,或者去喂了大公鸡。

捡地曲连(地衣)

地曲连是和木耳类似的一种真菌类,也是下过雨后才能在石头或草地上出现,但如果下雨前打雷了就绝对不能捡了(或许是迷信),它一般是成片出现,找到一片就可以捡不少,我们小心翼翼的捡起来,还有粘带上草屑和泥沙,拿回家用水洗干净了,和葱蒜一起爆炒,别提有多香了。

推钢圈

现在想想也不知道那个铁圈(我们那里叫做钢圈)到底是什么用途,难道就是给孩子们的玩具吗?一个钢圈、一根用粗铁丝弯成的长柄,傻傻的推着就能玩一天。这种看似很简单的运动,对协调性的要求很高,是一种很有技术性的游戏。每天放学后好几个孩子一起推动钢圈仓啷啷的响声,听起来别有一番韵味。

蹦碗

学名叫做跳房子,但在我们老家好像要求更严格了些,需要用一块碗片做道具,游戏由数字1开始第一轮,人须站在开始线外,将小碗片丢入数字格1内,顺利丢入后,就跟一般的跳房子一样玩法,只是回来时必须单脚站立再捡起碗片,跳回安全线后,以此类推,将碗片扔到不同的格子里再捡回来,若发生踩线,双脚着地,碗片未丢中规定区域、跳错格子等一系列失误,就算输了,游戏看上去很复杂,但玩起来很有意思。

挤股拥

经查实,有些地方叫做挤油渣。过去冬天冷,穿的也不太保暖,加上教室里没有暖气、空调,所以冬天上课冻得发抖,所以课间十分钟就疯狂游戏,让自己暖和起来,挤股拥就非常受欢迎,孩子们分成两队,选择一块向阳的墙,两队的人靠着墙,排成一条线,从两边往中间挤。被挤出来的人,跑到队尾,继续挤。在相互挤的过程中,由于运动身体发热,也就不冷了。

回忆过去,感觉现在的孩子很幸福也很孤独,失去了很多和大自然、和小朋友亲密接触的机会,电动、网游成了他们的最爱,那些最真实的东西再也没有了,我儿时的梦,我永远怀念它。

. End .

[编辑:傅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