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大连春运37年变化 请你来聊聊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7-01-18 10:28:29

 开篇语
    “春运”一词最早出现于1980年的《人民日报》。数以亿计的人口在极短时间内完成跨越千里的迁移,这不仅仅是一场有别常规、超乎想象的人口流动。过去几十年,“春运”成为全国性话题,有争论有温度更有热度。聚焦“春运”是观察当代中国的一扇窗户。
    春运中,能看到浓浓的亲情,过年意味着团聚,我国以家庭为单位的传统文化沿袭千年,今天家庭依然是社会的根基,是中国人的身份认证和文化属性。
    春运中,能体验科技发展带来的变革,从绿皮火车到高铁,从乡村小路到遍布全国的公路系统,中国实现了先辈们为之奋斗的理想,当代人充分地享受着现代科技结下的硕果。
    春运中,能看到充满温情的故事,互助友爱、无私奉献,在不同的岗位上,在流动的车厢、船舱、机舱中,有为大家舍小家的工作人员,有素不相识却伸出援手的陌生人,这些正能量为我们照亮回家的路和发展的路。
    春运的历史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几乎伴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全过程,与中国经济活力密不可分。春运本身又是社会变革、城市建设的产物,不同城市间的人口流动,大城市、超大城市的建设通过春运输送“血液”。
    春运是当代人的历史标签,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话题。 (王博文)
百米购票长队成为回忆
讲述人:韩建成,2006年来到大连站,2007年从事客运工作,接触春运工作已有10年,目前是大连火车站站长韩建成用“翻天覆地”四个字形容这十年来铁路春运的变化。曾经售票员敲键盘的手都是抖的:同一趟列车,全国几百个窗口在卖,工作人员查票的时候还有,一瞬间就会被抢没。工作人员觉得没法跟旅客交代。如今人们对互联网和电话购票的操作熟练,以及铁路部门科技投入,售票平台建设趋于完善和稳定,足以应对高峰期购票的需求。
    韩建成用“翻天覆地”四个字形容这十年来铁路春运的变化。十年来,他见过上百米的购票队伍,看到了电话购票和网络购票带来的方便,见证了高铁开通运力翻番,体会着春运期间服务质量的提升。
10年前排队买票队伍长达上百米
    2007年,网络还不发达,回家的票有多难抢,当时还是售票车间主任的韩建成深有体会。今年已经是他参与客运工作后的第十个春运,他说,那种一票难求的紧张局面依然历历在目。
    2007年,还没有电话购票和互联网购票,所有的火车票都是从售票窗口售出的,旅客为了能够顺利买到一张返乡的票,往往需要提前一天到火车站排队。“那个时候,排队购票的人从大连站二楼购票厅顺着引桥一直排到火车站前面的电车道,能有上百米长。这么多人排队,很容易发生危险,现在想想还让我感到胆战心惊。 ”韩建成说。
    让韩建成印象深刻的还有春运售票高峰期售票员紧张的情绪。“比如大连到佳木斯卧铺票很紧张,全国几百个窗口在卖,有的窗口工作人员查票的时候还有,一瞬间就会被抢没。工作人员觉得没法跟旅客交代。”韩建成说,据他观察,窗口售票人员敲键盘的手都是抖的。为了防止售票员作弊,同时维持良好的售票秩序,火车站还要派出监管人员巡查。
6年前实名制、互联网引发购票方式变革
    2010年韩建成任大连站副站长,2011年前后,电话、网络购票及实名制等新鲜事物开始对春运产生积极影响。
    韩建成说,在实名制之前,票贩子比较多,窗口只能用每人限购3张票的方式遏制这一行为,同时公安干警每年配合开展专项整治行动。实名制以后,这样的现象就越来越少了,还增加了挂失补票等新功能。
    售票窗口减负的同时也面临一定的挑战。人们经历了从不认识到认识,从不接受到接受,从不会用到会用的过程。
    比如推出电话和网络购票后,还有一些人认为抢手的票还能在窗口买到,却不知道互联网、电话订票的预售期比售票窗口提前2天,售票窗口和火车票代售点只能发售互联网购票、电话订票剩余的票额,如果没有剩余票额,则车站窗口和火车票代售点也无票可售。
    随着运能的增加,人们对互联网和电话购票的操作熟练,以及铁路部门科技投入,售票平台建设趋于完善和稳定,足以应对高峰期购票的需求。据统计,2017年1月20日-1月26日购票高峰期通过互联网、电话及手机APP预售量平均达到85%以上。
4年前车厢过道内拥挤不堪的情形逐渐消失
    2012年12月1日哈大高铁开通,正好赶上春运,开通第一年便承担了春运30%的旅客运输量,面对新事物,群众也有一个接受过程。“哈大高铁开通之前,社会有一种说法叫做‘被高铁’,大家对高铁没有体验和认可。高铁的票价比普通列车要高出很多,一些地区在开通高铁后调整结构,停开普速列车。所以大家有一种‘被高铁’的感觉。 ”韩建成说。
    哈大高铁开通使用后,大家感受到高铁的方便快捷舒适,逐渐从“被高铁”到喜欢高铁,离不开高铁。这个时候旅客出行的选择权更多了,商务流、学生流、旅游流是乘坐高铁的主要人群,在他们眼里时间是特别宝贵的。
现在运力充足 旅客手里的年货越来越重
    2015年,韩建成任大连站站长,他说,随着丹大线的开通,以及大连到延吉、珲春线路的开通,东北的高铁网更加密集完善了,大连站开行结构发生了变化。从2016年的春运开始,哈大高铁冬天不降速成为常态,给旅客带来了更好的体验。
    除了铁路运输技术的提升,服务不断升级,比如车站设有售票驿站,有电脑有工作人员,可以手把手教旅客网上购票,购完票以后可以直接到取票窗口和自助取票口取票。对重点旅客提供一条龙服务等等。
    同时韩建成在旅客身上也看到了国家的强大和社会的进步。“以前到窗口来买票的打工人员比较多,他们返乡的时候带着编织袋,装着基本的行李,那时候大连海鲜也比较贵,他们多是揣着钱回家,到当地再买年货,现在外来务工人员穿着体面,拿着各种箱包,装海鲜的泡沫箱子代替了编织袋。 ”韩建成说。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黄凤桐
那些年,我采访过的“春运”记忆
讲述人:李社生,半岛晨报记者,跑铁路战线多年,有许多关于“春运”的深刻记忆。
    随着我国首条极寒地带高铁——哈大快速客运专线的正式开通,意味大连以常规电力机车,主跑铁路客运的时代已经结束。作为跑了近10年铁路战线记者,我有幸见证了这一铁路运输时代的变迁。
“春运”票难求
    2000年,我接手铁路战线,开始采访报道“春运”。每年春运之初,大连火车站春运第一次新闻发布,都要分析客流成分——务工流、学生流和探亲流,针对每年大幅加大的客流,铁路部门将组织运力:加开车次、加挂车厢等措施,以保证旅客顺利返乡过年。
    在当年“供求”严重失衡的春运,人们的焦点是“一票难求”。正因如此,每年春运时期,票贩子“黄牛党”便猖獗,从中渔利。“黄牛党”成为媒体热词。
六次铁路大提速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至本世纪初,我国铁路经历过六次大提速。在大连,提速就是铁路列车的四次更新换代,第一代就是蒸汽火车,也就是人们口中的“火车”,速度在70—80公里/小时;第二代是内燃机车,其干线运输平均速度为100公里/小时;第三代是电力机车,干线运输平均速度为120公里/小时;第四代就是现在的动车,列车运行速度达到了300公里/小时。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这句民间俗语在大连被高铁所“颠覆”,失去了其应有的道理。针对第一代、第二代列车,这句话的确符合,而高铁的前行动力却是来自于车身中的几节车厢。正是这种动力的变化,让高铁列车提速至300公里/小时,而且在起跑之初,提速会更快,车身会更加平稳。
高铁带来巨大变化
    哈大高铁于2012年12月1日正式开通,记者有幸见证了整个过程。它的正式运行拉近了大连、沈阳、长春、哈尔滨四城市之间的距离。现在回想起开行首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市民景先生坐在大连北站的候车大厅里,兴奋地说,高铁开通后让他到沈阳“上班”成为现实。景先生在沈阳有一家分公司,因为工作关系,他每周都要开车往返两次。现在高铁开通了,让“朝发夕至”成为可能,而且也非常节省体力。
    高铁开通后,让大连的铁路运力提高了6倍多。据了解,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大连运能仅有16对列车,而现在大连站和大连北站的运能已达到了107对,其中大连站为60对,而大连北站为47对。日最高发送旅客为10.2万人次。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李社生
头一天下午就来排队买票
讲述人:黄贵喜,在港口客运经历春运30年“到腊月二十九那天,人流都蜂拥冲过检票口,生怕回不了家过年。 ”曾经大连港老售票室在港湾桥,每个售票窗口只能买一个线路的船票。如今买船票的渠道越来越多,轻点鼠标分分钟搞定。
    算上今年,大连港客运总公司总经理助理黄贵喜在港口客运经历的春运已经有30年了。上世纪80年代,黄贵喜在行李房工作,而等到他在1991年调到团体订票窗口工作时,才算真正见识了什么是春运购票难。“那时候,大连港客船线路并不局限于山东方向,还有上海、天津、甚至广州。 ”黄贵喜说,上海和山东烟台是春运的两大热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铁路还没有南行的线路,所以,江浙一带在大连做买卖的,都需要乘船回家过年。而烟台方向主要是农民工潮。 ”黄贵喜说,当时,大连港老售票室在港湾桥,每个售票窗口只能买一个线路的船票。大连至上海的售票室是7点开门,下午4点关门,“早上6点售票室还没开门,排队等待买票的人已经从港湾桥北桥头排到了南桥头。而下午刚一关门,旅客就在门外排起了队,”有夹着棉被的,有披着军大衣的,只为了买一张第二天的船票。黄贵喜还记得发往长海县的船,到腊月二十九那天,人流都蜂拥冲过检票口,生怕回不了家过年。
    如今,买船票的渠道越来越多,不仅限于窗口售票,轻点鼠标,船票可以分分钟搞定,今年,大连港还新增了上船轿车微信售票,连人带车乘船,都可以通过微信来买票了,便利度大大提高。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齐媛媛
当年买机票得拿介绍信
讲述人:侯景春,在大连机场工作了40年“坐飞机出行的旅客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曾经买机票需要持县团级以上的介绍信,“普通介绍信都不行。 ”如今赶上淡季,机票甚至比火车票还要便宜。即使在春运期间,同样也有机会淘到相对便宜的特价机票。
    在二三十年前,乘飞机出门是一件相当“展扬”的事。“买机票都要凭介绍信。 ”大连国际机场现场运营指挥中心经理侯景春在大连机场工作了整整40年,他也经历了航空业春运的变迁。
    “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象过去买张机票有多难。 ”侯景春说,在1987年之前,买机票需要持县团级以上的介绍信,“普通介绍信都不行。 ”侯景春告诉记者,即便有介绍信,也需要至少提前一个月预约,同时托门找关系才能买到一张机票。“那是真正的一票难求。而到了春运期间,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侯景春说。按照当时的行情,买张飞广州的机票可能就三五百元钱,往往要加价到一两千元钱才能买到。
    随着航空业迅猛发展,国内的机场越来越多,航空公司的飞机越来越多,机型也越来越大,飞机越来越宽敞。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使乘飞机出行变得越发简单。
    一组数字足以说明问题,1993年,大连机场旅客吞吐量突破百万人次,2005年达到500万人次,2010年突破千万人次,成为东北首家千万级机场,2016年达到1526万人次。从2006年开始,机场春运客流量逐年明显增加,民航才真正有了春运的概念。当年。大连机场春运期间旅客超过50万人次,2010年超过100万人次,预计,2017年将超过150万人次。现在,大连机场春运期间的民航加班也由国内拓展到日韩和东南亚,由大城市拓展到二三线城市。
    在侯景春看来,他从业的40年间,坐飞机出行的旅客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早是商务或政界人士才坐得起飞机,到如今,学生、务工人员等出行也常常乘飞机。有时候赶上淡季,机票甚至比火车票还要便宜。即使在春运期间,同样也有机会淘到相对便宜的特价机票。 ”侯景春说,平民化的机票也让普通百姓随时随地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齐媛媛
没人再背活鸡鲜鱼大包小裹地赶车
讲述人:隋原顺 大连交运集团客运部部长“长客春运这20年真是大变样了。 ”曾经旅客能坐上车回家就不错了,没啥挑剔的,车上人挤人,过道都坐不下。如今空调车、豪华大巴,定员座位,没有站票,车内有卫生间、还有WiFi。
    1993年,我来到交运集团,今年50多岁,经历了二十多年春运,也不知送了多少旅客春节回家团圆。要说长客春运这20年真是大变样了。
20年前大连到庄河至少4个多小时
    “那时候长客不像现在,车不行,没有暖气空调,都是7米--8米长的小车,车况一般,有时还坏在半道上,而且当时没有高速,都走国道,车子跑得慢,从大连到庄河最少4个小时。不过那年代路上车少,安全性比较高。 ”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长客就开始搞春运了,隋原顺告诉记者,他刚工作那会儿,长客车站还在秋林公司旁边,现在的丰源酒店附近。当年大连长客线路不多,主要集中在瓦房店、庄河和金州,而且一天只能跑一趟,车站经常有旅客滞留的情况。“那个年代的春运,旅客能坐上车回家就不错了,没啥挑剔的,车上人挤人,过道都坐不下,也有超员的情况。 ”隋原顺说,那会儿随着市场开放了,周边乡镇的百姓涌入城市寻找工作机会,钉鞋的、卖菜卖鱼的、做小买卖的,拐着筐就上车了。甭管你是啥身份,没有别的选择,都挤在车上往家赶。
    市场越来越开放,客流量逐渐增加,运力需求也增加,个体经营业主加入客运行列。隋原顺记得大约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出现了“全民干交通”的现象。“最初长客线路都是公车公营,车站后来搬到了儿童医院对面,当时还不允许个体车辆进入车站。 ”隋原顺说,直到北岗桥汽车客运总站启用,大连才出现公用型车站,个体、集体、国营等多种经营模式的车辆统一在车站发车。
高速公路“缩短”大连至庄河路程
“现在高速公路四通八达,村里屯里都通了柏油路。车速快了、车型高档了,春运也没那么紧张了,现在去庄河只需要2个半小时,一天能跑一个来回,在以前这是不可想象的。而且都是空调车,定员座位,没有站票,乘客也舒服。到沈阳的车子都换乘豪华大巴,12米到14米长的车身,航空座椅、车内卫生间、还有WiFi网络。 ”
    在隋原顺印象中,1996年大连开辟了第一条跨省长客线路,最初以东三省和河北为主,随后又跨越渤海,一路连通河南、山东、山西、江苏、浙江、上海,最远甚至到了福建和广东。“那时春运主要是两条线,一个是客运,一个是货运。 ”隋原顺告诉记者,高速公路飞快发展开启了长途运输的黄金时代,以前虽然也有旅客出行需求,但没有道路支撑,这部分需求无法满足。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网路不但缩短了大连与国内其他城市的距离,更带来了巨大的人员流动。
    彼时大连已成为东北地区最具吸引力的城市之一,天南海北的人们来大连创业发展,愈加致密的物流网络也凸显出大连港口优势及丰厚物产。交通活跃度与城市发展有着极大关联,长客春运也悄然发生变化。
大连到庄河的专线更加便民快捷
“现在去车站购票窗口看看,很少有人排队,都开始网络购票了,今年推出实名制购票,这些新变化让大连到庄河的专线更加便民快捷。而且丹大高铁开通了,私家车也多了,旅客们回家的方式更多样。我们长客变化不小,乘车的人也在变,在北岗桥汽车总站,大巴车的行李舱里都是礼品盒和拉杆箱,没人再背着活鸡鲜鱼大包小裹地赶车。 ”
    2012年年底,哈大高铁开通,标志着春运正式进入高铁时代,也带动长客线路的变化,隋原顺告诉记者,目前交运集团共开辟了近90条跨省长途快线,客流量下降近50%。长客一方面是与高铁对接,接连开辟了多条高铁巴士线路,同时利用互联网技术,推出网络购票平台,10年前,北岗桥汽车客运总站还有12个售票窗口,现在高峰期也只有10个,旅客们不用起早去窗口买票。
半岛晨报、海力网首席记者王博文
特别征集
晒晒你春运路上的那些事儿
    “春运”被誉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的人类大迁徙。但对于每个参与春运的人来说,这只是一个身在异乡的游子普通的一次返乡之旅。漫漫归途中,或许有那么一件事儿让你倍感温暖,或许猝不及防、让你遗憾至今……无论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故事,你可通过邮箱、电话、微博或微信的方式,把你亲身经历告知我们,让我们一同分享和分担。
    只要是在春运路上,无论是归心似箭的焦急,抑或是久别重逢的团聚;无论是一个充满温暖的表情,抑或是一个助人为乐的举动;只要是触动人心的瞬间和故事,都可以联系我们。
    请写出你的故事及联系方式,并通过下列4种方式发给我们——本报记者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你的故事将有机会刊登于半岛晨报、ZAKER大连新闻客户端等媒体上。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