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千人排队场景不再 5种方式购票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7-01-19 10:41:50

曾经这样等着买票,一等就几个小时。半岛晨报、海力网首席摄影记者周蕾 记者孙振芳 实习生迟铭

互联网的广泛应用,让购票和查询都非常方便。 

讲述人:徐贝丽,庄河荷花山镇人,一名普通旅客
    春运与我或许有着与他人不同的感悟,从公路到铁路,过去的12年我经历了不同形式的春运。12年,在老辈人眼中意义深远,一轮过去预示着新的开始,这12年,我眼中的春运也有着脱胎换骨的变化,尤以购票一环最为明显。
买票、买票、买票!
    每到春节前坐长客回家,早上天不亮就要赶到北岗桥买票,即便如此还可能会买不到座位票。成家以后,爱人是吉林人,每年跟他回老家过年,火车票几乎成为我们春运期间最集中的话题,排队购票、买高价票、上网预订,这样的事情都经历过。我觉得自己患上了春运综合征,一提买票就是各种焦虑焦躁。
    冷,闷热,购票经历就像冰火两重天一样,我记得每年去北岗桥车站买票时都是天不亮就出发,当时家里到大连只有一个班次,车票非常紧张,我印象里春运时的天气总是特别冷,排队时冻得瑟瑟发抖。进了车站则闷热难耐,十多个窗口都排着长队。即便如此,有时也会遇到买不到座位的情况。
    最羡慕的就是春运期间能搞到火车票的朋友。为了回家,我们夫妻俩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去售票网点捡漏,去过中南路、人民路、邮政大厦、西安路……为了回家的车票跑断腿也值得,不幸的是往往铩羽而归。后来是位朋友救了我们,这位朋友的同事能搞到车票,此后多年这位朋友一直被我们所累,他虽是大连本地人,可每到春运都莫名紧张。
售票大厅响起雷鸣般掌声
    第一次经历铁路春运经历是在2009年1月13日,当天早上5点半,我和老公就赶去火车站,此时售票大厅里已人头攒动,不少人甚至头天晚上便来售票大厅排队,购票大军从大厅一直排到车站外十多米远。
    排队到晚上七八点钟时,现场已有两千多位旅客排队买票,而大厅外,排队的人冻得直跺脚,数十名特警满脸汗水,维持现场秩序。那年春运车票提前11天预售,看到车站大厅排队的客流,我都有点绝望了。一位有经验的旅客称,要想排在队伍前10位,起码凌晨3点前就要赶到车站。
    当天大概晚上7点半,刚调整火车票预售时间的大连市火车站1楼售票大厅里,突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经站方协调,车票预售时间将提前20分钟。当时我们都挺激动的,终于能买到回家的车票了。
抢票软件大行其道
    在网络购票平台推出前,我曾买过一次高价票,一张车票加价100元,真心疼。2012年春运启动了网络购票系统,我们和春运购票大军一道转移了战场。在购票平台推出后,抢票软件应运而生。闪亮登场的12306网站很快便被购票大军们“攻陷”,一度瘫痪。
    2013年开始,从个人研发到互联网巨头进驻,抢票软件一时风头正劲。据说,抢票软件刷新速度一般以秒为单位,部分软件的刷新速度可达到毫秒。人工手动订票完败于抢票软件。我也曾尝试过使用抢票软件,但效果依然不够理想。
    最近几年,我们明显感觉春运购票悄然降温,一方面购票网站更加稳定,推行实名制购票排挤掉了部分倒票的黄牛党,另外高铁网络愈加细密,配车也更多,票源充足。我的春运综合征“不治而愈”,甚至可以任性地挑选座位。 2013年宝贝女儿降生,每年都跟着我们一起坐高铁,上车时孩子总是欢呼雀跃的。   半岛晨报、海力网首席记者王博文文/图

“票贩子”兴于春运衰于春运
讲述人:李社生,半岛晨报记者,跑铁路战线多年
    我从2005年开始跑铁路战线,至2013年卸任时,已有8年时光。如今车站里的购票大军不见了,“票贩子”也见不到了。在我心里,这是春运的巨变。
    在接手铁路战线的第二年春运伊始,作为一个新兵,我跟随便衣警察直击抓票贩子。回想起那次经历,当时的场面仍然历历在目。
    那是2006年1月末的一天晚上,当时是9点多,天儿“嘎嘎冷”。售票大厅前来排队买票的旅客已将队伍排至了站南广场上。人群中,一对男女主动搭讪旅客:“到哪里?我这有车票……”虽然男子搭讪时,嗓音压得很低,但这一切还是被便衣警察发现了。经过10多分钟的搭讪,只见这两名男女青年领着提着大包小裹的旅客,向站南广场东侧的一家旅店走去。“不要跟得太紧,”一名铁路便衣对另外3名吩咐着。后来,两名票贩子正在进行交易时,被抓现行。便衣警察当场缴获10余张大连—佳木斯等地的热门车票和一把管制刀具。
    “大连就这么大,怎么票贩子始终也打不掉? ”一位铁路老警察为我解开疑云。他说,大连—佳木斯、大连—齐齐哈尔等线路车票,一直是春运的热门车票。这些票贩子往往抓住旅客着急回家过年的心理,暗中倒票,根据车票紧俏的程度进行加价,每张车票加价50——100元不等。如果一次得手,交易10张车票就能挣上千八百元钱。正是在这种利益的驱动下,这些票贩子会屡屡冒险倒票。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