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排队买票的人少了 自动取票机多了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7-01-19 10:41:50

工作中的栾雪莲。 

讲述人:栾雪莲,大连火车站售票车间售票员
    2003年,栾雪莲来到大连火车站售票车间担当售票员,13年来,她从职场新人成长为售票车间公认的“售票大王”,也见证了售票方式的变革,在40天的春运中加班30多天,连续干24小时只休息1小时的日子终于成为了历史。
春节被春运闹得没年味
    13年前,售票集中在二楼的12个购票窗口,在春节期间,还会增设临时售票窗口,说是窗口,其实就是一台电脑一个人,窗口增加了,就需要售票人员加班。
    栾雪莲说,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早上卖预售期第一天的票,而是零点开卖,预售期不像现在这么长,只有10天,旅客抢票也更激烈。“我们是干24小时休48小时,早上8点上班,第二天8点下班,要是平常,我们晚上22点就可以休息了,第二天早上5点再开始卖票,8点下班就可以回家了。春运期间就得坚持到下半夜三四点,休息一个小时,再接着卖票。下班也不能正常休息,晚上还得来,卖零点开售的票。 ”栾雪莲说,这种连轴转的工作状态是非常难熬的。 40天的春运中,有将近30天栾雪莲和同事们是这样度过的。
    为了避免窗口空着,售票员的吃饭时间控制在20分钟内,“我算是比较快的,十几分钟就够吃饭,刷饭盒的。 ”此外,找不到人接替的时候,售票员想上卫生间只能憋着。
    因为春运期间大部分时间都在车站,所以栾雪莲和同事们没时间购置年货、收拾家,一般都得年后才有时间逛逛商场,所以春节对售票车间的工作人员来说是没有年味的。
每天卖第一张票的时候最紧张
    在购票压力全部集中在窗口的那几年,春运期间在接待第一个购票者时,售票员是最紧张的。“比如零点开始放预售期第一天的票,我们提前几分钟就开始敲键盘,就怕出不来。 ”因为一趟车有上百个窗口在卖,排在第一位的旅客也未必能买到票。
    “那个时候排队的人都能排到车站外的电车道,至少得提前五六个小时排队,有的还要排十几个小时。 ”栾雪莲说,有了这样艰辛的排队过程,如果抢不到票,排在前面的几位旅客情绪特别容易失控。“会朝着我们喊,认为是我们把票留下了,特意不给他。 ”栾雪莲说,春运期间,武警和公安都会在现场维持秩序。“虽然心里难受,但我们还是要站在旅客的角度想问题,理解他们。 ”栾雪莲说。
    2011年以后,电话订票、网络购票的出现减轻了购票员的负担,2012年车站又陆续增设了自助取票机,窗口的压力就更小了,现在来车站取票的多于来窗口买票的。“春运来窗口买票的人还没有暑运多,从1月20日往后可能需要加十多天班,其余时间可以正常休息。 ”栾雪莲说。
实名制购票给旅客带来方便
    在售票车间十几年,栾雪莲也体会到几点变化,首先是预售期的变化。栾雪莲刚参加工作时,预售期还是10天,2014年前后延长到20天,自2014年12月1日起,铁路互联网售票、电话订票的预售期由20天逐步延长至60天,车站窗口、火车票代售点仍然延后两天。今年春运互联网、电话及手机APP预售期为30天,车站窗口、火车票代售点仍然延后两天为28天,与去年春运60天、58天相比,预售期大幅度缩短,使得旅客购票计划准确性进一步增强,春运售票高峰期间退票、改签客流的压力将进一步减轻。
    此外,由于铁路售票网站系统的不断升级,行程冲突购票的情况消失了。“部分旅客为让自己有更多选择,经常会购买同一日期不同车次的车票,而客票系统调整和完善后,冲突票将再也买不出来,这样我们办理改签或退票的工作量就小了很多。 ”栾雪莲说。
    实名制购票也给旅客带来了方便,很多旅客买了联程票,在取票机上取票,有时勾选了两张票,取完一张票就走了,还有一张票落在取票机上了。这种情况下,售票员通过旅客丢失的票,就能查到联程票的信息,将票送到旅客第一段旅程需要经过的检票口,实在不行还可以上车找到旅客。此外,挂失补票功能也能为旅客挽回损失。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黄凤桐文/图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