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54年“读龄”攒下20000多册书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7-05-03 09:53:31

“桑老师,您说您1天就能看完一本书,怎样才能提高阅读效率?”“桑老师,您藏书两万册,哪些书值得看?”……“世界读书日”前夕,在开发区图书馆,刚刚做完讲座的桑文武被听众团团围住,希望他多分享一些读书心得。“书都是有生命的,应该给这些有生命的书籍以人的尊严”、“读书不在于环境而在于心境”,桑文武的经典语录已经被用心的听众记录下来,而他与书的故事,不仅让阅读爱好者会心一笑,更引发了人们内心的思考。他桑文武今年62岁,“读龄”54年。从宣传工作岗位退休后,目前仍担任大连市委党校客座老师,桑文武拥有一个两万多册书籍的“宅书城”,出版了9本书、发表了5000多篇稿件,讲了130多场课。法桑文武有自己的一套读书方法,比如“闲记闲理法”,他兜里总会揣着小纸片和笔,在零散时间翻书时记录心得;再比如“走路记忆法”,他把锻炼和背诵经典文章相结合。此外,为了更深入地总结读书经验,将书本内的知识用起来,桑文武还总结出“写作思考法”和“记日记”两种方法。如今,桑文武依旧每天读书两小时、平均每天写作两小时。读书故事小时候 51年前偷5块钱买书被暴揍
    桑文武今年62岁,“读龄”却有54年了,关于他读书的“糗”事还真不少。
    桑文武自小读书成癖,上小学时,他是“小人书”摊上的常客,不吃不喝可以看一天。他常常在吃饭的时候还捧着书读,有时看书入了迷,嘴里夹着筷子含着饭就忘了咽,为这经常挨父亲的筷子打头提醒;晚上,为了省电,他会一个人跑到路灯下看书;还从住在农村的爷爷家带回一盏小煤油灯,作为夜读的必备工具。“小时候,我最羡慕的工作就是将来能当上一名新华书店或县图书馆的职工,那样就可以不花钱也能天天看好多好多喜欢的书了。”桑文武说。
    那时候桑文武一家虽然住在瓦房店县城里,父母都是双职工,但日子仍然过得很紧巴。11岁那年,为了买一套心仪已久的《敌后武工队》、《三国演义》连环画册,他实在忍不住,偷了家里的5元钱,被母亲流着泪暴打了一顿,3天没有起来炕。上学时借不到的珍贵书籍就抄下来
    竖排版繁体字的三国演义,连猜带读两天就能看完;至于向老师同学们借的书,基本上是当天借第二天就能还上。还把270页的毛主席语录背得滚瓜烂熟;380页的工农兵学生字典也都翻卷了边……
    上中学后,桑文武又成了新华书店和县图书馆里的常客。每当书店来了他喜欢的新书,买不起书,他会一连几天睡不着觉,直到母亲叹着气把买书的钱给他。而在县图书馆,借书单里最长的一串名字就是他。“就是到现在,已经80岁的当时的县图书馆馆长张馆长还记得我的名字。”对不容易借到的珍贵书籍,桑文武就效仿古人,用蘸水钢笔一字一句抄录下来。至今,他还珍藏着冯雪峰著的《文学的本质》、蘅塘退士选编的《唐诗三百首》、秦似编著的《现代诗韵》、马国凡、高歌东编著的《歇后语》等“手抄本”。参军后爱书成痴,曾为书籍办“葬礼”
    1974年上山下乡,桑文武用发给每个知青的120元“安家费”,到新华书店买了整整200本书,这些书一直伴他到现在。
    1976年,桑文武应征入伍来到黄海前哨某守岛部队。在部队,紧张的施工训练之后,读书、写作成了他最大的业余生活,藏书也日益丰厚。及至准备结婚时,他从岛上搬下4个大木箱,装的竟是整整800本书,让妻子的闺密们好顿奚落。
    在部队的24年军旅生涯中,最让桑文武难以忘怀的还是那些读书故事。艾青写的《诗论》是桑文武最喜欢的一本书,这本书是他在下乡当知青时用自己挣的工分钱买的,用牛皮纸包的书皮,平时总是放在身边随时阅读。有一年冬季,部队住在坑道里搞了一个月的训练演习。一天早晨,他准备晨读时,突然发现放在书包里的《诗论》被耗子啃了,边沿部分被啃得惨不忍睹,有些书页已被啃得像一捧锯末子一样堆在那里。“我当时简直快要气疯了,发誓要报仇雪恨。”桑文武说。
    经过精心准备和埋伏,桑文武亲手除掉了徘徊在坑道附近的老鼠。然后,用这只恶鼠作为祭品,为那本被恶鼠糟蹋的《诗论》举行了一个小小的葬礼。“我觉得,书都是有生命的,应该给这些有生命的书籍以人的尊严。只要书好,便是晴天!” 交流经验摸索出独到的读书方法
    1999年,桑文武转业到了市委宣传部。读书的环境好了、平台宽了、书友更多了,桑文武的读书热情更加一发不可收拾。刚转业那两年,曾经每个节假日都是在市图书馆里度过的。在那里,广泛涉猎了各种读物,摘抄制作了很多读书卡片。他每月的工资大约有三分之一用来买书。看到书店书市总是流连忘返。每次陪爱人上街,只要看到书摊,总要停下来看看书。爱人常说他:“一看到书你就挪不动步啦!”
    如今桑文武坐拥着一个两万多册书籍的“宅书城”,还出版了9本书。桑文武说,凡是他的书,永远都是清爽干净的,永远都享受着最尊贵的礼遇。“这些书籍,就像我的老朋友,我闭着眼睛就可以找到想看的书。每次走进我的‘宅书城’,我总是先向这些书籍朋友们深情地凝望一番,然后再与它们倾心交流。”桑文武说。
    与书籍相伴半个世纪,桑文武也有自己的一套读书方法,比如“闲记闲理法”,桑文武兜里总会揣着小纸片和笔,方便其在零散的时间翻书时记录读书心得,有时间再进行系统整理;再比如“走路记忆法”,桑文武把锻炼和背诵经典文章相结合,既锻炼身体,又锻炼记忆力。此外,为了更深入地总结读书经验,将书本内的知识用起来,桑文武还总结出“写作思考法”和“记日记”两种方法。如今,桑文武眼不花、耳不聋,依旧每天两小时读书、平均每天两小时写作,雷打不动。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黄凤桐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