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百折不挠的读书习惯帮了我大忙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7-05-05 09:48:03

邓刚是从大连走向全国的著名作家。他以中篇小说《迷人的海》一举成名,一系列带着海腥味的作品,让邓刚相继登上了全国优秀中篇和短篇小说奖的颁奖台,奠定了他在当代文坛的独特地位。近日,邓刚接受本报“读到”特别策划的专访,分享他的阅读故事和读书经验。讲读书故事记者:讲一讲您自己的读书故事,有没有特别难忘的事情?每天奔波30里路就为看2小时书
    我爱好文学,走上写作的道路就是从爱读书开始的。小时候我看书成瘾,坐着看躺着看上厕所蹲着看。母亲在外面呵斥──“也不怕臭味熏死!”我依然照看不误。最厉害的一招是我能走着看书。我13岁就弃学进工厂干活,挣钱养家糊口。工厂离我家五站地,我不乘车,擎着一本书边走边看,一个小时的路我有时能走上三个小时,直到天黑看不清书上的字为止。
    改革开放后,我读书的劲头更足了。那时我已经是个年轻的焊工,上班时手持焊枪,在工厂的铁塔和钢架上忙碌。下班的铃声一响,我就拼命地蹬着自行车,从甘井子工地向中山区世纪街的大连图书馆飞驰。记得当时图书馆是晚上八点闭馆,我下班后不吃不喝,奔波将近30里路,直接冲进图书馆的阅览室,最多也只能有两个小时看书时间。所以,我几乎就像发了疯,路上所有骑车的人全被我“刷”到后面。
    那时我们全家七口挤在不足30平米的小房子里,睡觉都困难,哪有学习的条件,因此每天晚上我都是在图书馆里埋头苦读。星期天我干脆就在图书馆“过日子”了,一大早就带着饭盒,跑到图书馆门前排队,在开馆的铃声中,朝阅览室“冲锋陷阵”抢占座位。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坐落在世纪街的大连图书馆设备老化,空间狭小,每天都人满为患。有时,你费九牛二虎之力占领一个座位,在上厕所的一刹那就被别人“侵占”了。所以我只要坐到椅子上,就严守“岗位”,饿了嚼几口冷饭,渴了喝自备凉白开,并且练就尽量不去厕所的功夫,有时憋得要命,也咬牙坚持再看几页书。
    图书馆里的工作人员很快就注意到我,并对我多加关照。有位头发有些花白的女工作人员,还有一个头发有点钩儿、戴眼镜的年轻工作人员(可惜我不记得他们的姓名)对我很关心,只要有新书上架,他们总是在第一时间告知我。说读书目的记者:在您读书和写作的过程中,有哪些时期,哪些书籍给您帮助和触动特别大?最终如何影响了您?大量读书成就作家之路
    我最初读书是小人书,上小学五年级时开始读没有画的“大人书”,这才感到连环画太小儿科了。例如,我看《水浒》、《三国》、《西游记》的小人书时,只是觉得挺有意思,但是读原版著作时,才感到不仅是有意思,而是有意境、有意味。这使我眼界大开,看到了一个比现实更五光十色的世界。我过去不太会说话,看了很多书后,不但会讲话,敢讲话,而且还能讲得生动和幽默;我过去很愚笨无知,看了很多书后,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比我年龄大的人看我懂那么多知识,非常惊讶,我便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看书看的呗!”
    我看书的目的是为了写作,所以最初看的是“明清小说”,例如前面说过的《水浒》、《三国》、《西游记》和《红楼梦》,还有《三言二拍》及《儒林外史》。作为一个中国作家,读明清小说相当重要,可以说是必修课。一是章回小说生动的故事结构,二是传统语言丰富的叙述品位。
    然而,中国传统小说有着相当明显的缺憾,就是少有幽默感。所以当年我从图书馆里淘美国作家马克·吐温和杰克·伦敦的小说来读。这两个作家非常有趣,一个是“一本正经地说胡话”,一个是“胡说八道吐直言”,两种截然不同的幽默方式,令我喜欢得发疯。倘若读者喜欢我的幽默,我得感谢这两位洋大师。
    也许我大量地读书,所以,仅仅是初中一年的文化,却能写出荣获全国优秀文学奖的小说,并考进北京大学作家班。我想,百折不挠的读书习惯,帮了我大忙。唠选书经验记者:您个人的阅读喜好有哪些?您如何选择书籍?读书不要太拘一格,最好自由一点
    书是人写的,人是各种各样的,书当然也会是各种各样的。站在图书馆成千上万本书的面前,完全像站在成千上万个人的面前一样,漂亮的、文静的、朴实的、严肃的、平淡的、庄重的,狡猾的,各种面孔各种表情煞是生动活泼。当然,透过这些面孔,也有千姿百态的内容和心灵,有老成持重的,幽默滑稽的,热烈浪漫的,循规蹈矩的,勇于创新的,夸夸其谈的,花言巧语的,平庸无味的。读一本书时,你也不要太恭敬,这就像你认识一个新的朋友,交往中你确实发现对方的知识渊博,对方的真情实感,你再恭敬也不迟。
    很多青少年瞪着幼稚的大眼睛,询问作家,询问名人,询问长者,应该读什么书?当然,除了世界上历经亿万人阅历检验过的名作以外,我不赞同名人名家给读者开必读书的书单,那只是从单一的角度,单一的内容与单一的思想出发,而忽略审美的多种情趣。不妨说书本知识犹如鱼和肉,而鱼和肉都有营养。可有人爱吃鱼有人爱吃肉,有人爱吃炒的,有人爱吃炖的,酸甜苦辣各有所好之味。因此我建议,读书不要太拘一格,最好是自由一点儿,广读博读。好似你到大海里打鱼,先大面积撒网。什么黑鱼、黄鱼、鲐鱼和偏口鱼,遇到什么鱼就捞什么鱼,品尝之中你就会自然选取你喜欢的味道了。也许有人反诘,你喜欢读的书不一定是好书。这有道理。但你不喜欢的书就是好书也毫无意义,因为你看不下去,就像你不愿吃的东西,即使是营养再高级也等于零。还有人会反诘,大面积撒网式的选读会浪费时间。必须有“导游员”指路才能最快时间找到最佳的书。其实不然,我坚定地认为,一个人能在一生中真正读到三五本好书,真正能将三五本好书的内容吃到肚子里,那足够他一生受益了。谈读书意义记者:阅读对于一个人的意义,您有怎样的理解?人不看书无异于接近动物思维
    人类和动物最明显的区别之一,就是人类看书识字,而动物从不看书。如果一个人不看书,无异于接近动物的思维。我在公安局挂职时发现诸多恶劣事件的发生,诸多家庭的不和谐,往往都是发生在不读书的人群中,或没有阅读习惯的家庭里。不客气地说,我们中国人读书指数,排在世界很多国家的后面。我们竟然有不少父母从来就没读过一本书。前些日子我在一所学校讲座,有家长焦急地问我,怎样提高孩子的写作水平。我问他们,你们读书吗?这些家长默然,我说连书都不读,那怎么能谈写作呢?
    我非常奇怪我们中国人会有这样的悲观论调──“人生读书忧患始”。但应该承认这句话说得很准确,人读了书才能有知识,有知识就会思考、分析和计算,就会懂得尊严、卑鄙和痛苦,就会预测艰难危险和灾祸……当然也就有了所谓的忧患意识。问题是在我们存活的世界,艰难和灾难是必然的,无论你读书或不读书它都会来到。动物不知道前面的诱饵是置它于死地的陷阱,不知道肚子痛是胃溃疡还是肠梗阻。尽管这种无知让它少有忧患式的恐惧,但这种无知却是可怕的。人类预知灾难会有恐惧,同时也会产生智慧的对策,面对危险会巧妙地绕过去或奋力战胜它。所以,人类还得读书!
    半岛晨报、海力网首席记者王琳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