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一看见警察“患病”乞讨者爬起来就跑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7-05-07 15:52:11

 5月5日11时30分,软件园路大连理工大学北门路段的人行道上,一位老人躺在地上,盖着被子,看不到表情,旁边跪着一名中年妇女,不停地磕头,嘴里喊着“谢谢你”、“谢谢你”。这一幕被有心的网友发现并给本报报料,“这不是5月5日被《华商晨报》报道的职业乞讨者吗?”记者赶到后一核实,还真是网上被屡屡曝光的张兴发一家,警察赶来后,躺在地上的病人立马爬起来一路小跑离开了,而记者注意到不停磕头的中年妇女还戴着金耳钉。报料刚被曝光的职业乞讨者来大连了
    5日11时30分许,本报记者接到读者刘先生报料称,在软件园路大连理工大学北门路段的人行道上,一位老人躺在地上,身上盖着被子,旁边跪着一名中年妇女,不停地磕头,嘴里喊着“谢谢你”、“谢谢你”。报料人说,乞讨者很像是被沈阳媒体刚刚曝光的职业乞讨团队。
    随后,记者赶到现场。乞讨者是两名女性,一名老者躺在人行横道上,中年妇女手里拿着一块卫生纸,时不时地擦擦眼泪,地上放着病历材料、药盒和一个收钱的纸箱子,这时,很多人从理工大学校内出来,路过时,有人拿出钱投进了纸箱。
    记者搜索发现,5月5日,沈阳《华商晨报》报道了题为《这一家子在沈‘职业乞讨’,家里两套楼20亩田还有车》的新闻,这篇文章在微信朋友圈也被广泛传播。记者根据《华商晨报》见报的照片比对了一下,这组乞讨者正是沈阳的“当事人”。
    记者在理工大学北门附近还看到了被《华商晨报》重点介绍的乞讨者张兴发,因为其秃顶,所以特别具有辨识度,记者在跟踪他的时候,他正在马路边往车站方向走,后来,两位妇女告诉记者,张兴发是从理工大学北门坐车去了兴工街,那里还有一组乞讨者。现场民警到场后“病人”爬起来跑了
    这个被媒体屡屡点名的张兴发是何许人也?记者上网输入“张兴发、乞讨”百度了一下,相关页面有532条,信息指向的正是这位近期出现在沈阳、大连的职业乞讨者,资料显示,张兴发来自安徽省濉溪县任圩镇张家庄村。
    在记者观察的10多分钟里,有十多位路人向纸箱里投了现金,当红灯亮起时,跪在地上的中年妇女会直起腰,捶捶背,一看到有人经过,立马进入“工作状态”。在附近工作的一位市民告诉记者,他观察这两位乞讨者有半个小时了,“估计这会儿能收入100多元了,比我一天的收入都多。”
    随后,记者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几分钟后,110警车赶到现场。看到警车在旁边停下,跪地的妇女反应很迅速,一把捞过盛装着钱的纸箱子护在身下,然后招呼躺在地上的老人起来,这时候,老人一翻身就起来了,两人赶忙收拾被子和塑料袋准备撤离,还能小跑。民警到场后拦住她们,提出查验她们的身份证,她们称没带在身上。
    跪地乞讨的妇女只拿出了一张火车票,上面显示始发站是沈阳,车次是K56列车,开车时间是4日13时48分,购票姓名显示该女子名叫张某云,身份证信息显示她是1976年出生,身份证开头的数字是“340621”,记者上网查询发现340621身份证开头归属地是濉溪县(安徽省淮北市),与之前媒体报道过的信息相吻合。
    ■对话当事人乞讨妇女向记者证实: “名人”张兴发家里有二层小楼民警在询问后,对她们采取了劝离的方案。民警坦言,遇到这样的情况,很难采取其他措施。随后,两位妇女快速地离开了。记者跟踪过去,原先躺在地上的老人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打了约1分钟后,两个人又在马路边坐下,像是在等人。随后,记者走上前去试着和她们接触,出乎记者意料的是,她们并不反对,跪地的妇女与记者聊了起来,和唠家常一样,表现得很健谈。 1、这次乞讨团队共有4个人
    当记者表明身份后,张某云上来就问:“你是从沈阳一路跟过来的吗?我看着你有点面熟,在沈阳就有人报道我们,拍我们。”记者说不是,然后她就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我们真是穷,真有病,这是我婶子,她家里有眼盲的儿子,家里有低保……”她嘴里所说的家庭困难还包括张兴发的嫂子患病、哥哥离世、父母年迈、孙子上学等等。
    她承认是叔叔张兴发带她出来乞讨的,这次出来的还有张兴发的父亲,她很熟练地说出大连“西安路”、“兴工街”的地名,说叔叔张兴发将她和婶子安排在理工大学北门后就坐车去兴工街了,“因为爷爷在那里。”
    张某云所说的爷爷就是张兴发的父亲。也就是说,这次出来乞讨的团队是四个人,根据多家媒体报道的内容来看,他们分工时有调整,躺在地上的病人有时候是张兴发的妻子,有时候就变成了张兴发的老父亲,甚至是他本人。 2、家里有房有地还有车
    当记者拿出手机给她们看媒体的相关报道,说在网上有很多张兴发的照片而且他有一定的知名度时,她们都笑了,躺在地上的老人甚至忍不住低下头捂着嘴笑了好一会儿。对于媒体的报道,她们表现得很漠然。
    张某云不喜欢记者称呼她是乞讨者,她说:“我们就是要饭的,不是乞讨。”当记者询问有何区别时,她说要钱也是为了买饭吃。而当记者询问她戴的金晃晃的耳钉时,她也没有回避,摸着耳钉说,“这才一克呢!”
    当记者向其求证张兴发家是否真有二层小楼时,她说的确有,在盖房子时还拿到补贴。对于媒体报道的张家在老家有房、有地、有车的情况,她们都没有予以否认。她们也说近期走几个城市,等到收麦子的季节就要回老家忙着收割了,一年走走回回,这就是她们的节奏,对于媒体报道的张家团伙乞讨三十年的说法,她说那是叔叔不是她。
    ■媒体报道起底张家团队“丐帮”风云30年
    据媒体报道,张兴发在老家的村子里,并不是穷人,他的家里有两套二层小楼,都是自己赚钱盖的,其中一大部分钱就是来自于乞讨。第一套花费3万多元,第二套花费十几万元。
    此外,张兴发家里还有农田20亩,目前由其儿子、儿媳负责耕种。令人惊讶的是,张兴发家里还有一辆朗逸轿车,曾经有报道称,这辆轿车因为家里没有人会开,甚至一度闲置。
    关于张兴发职业乞讨的争议一直不断,而这些所谓的两套小楼、轿车、20亩地,张兴发也并不否认,但他一直反复强调的是:“家里确实有实际困难!”
    张兴发曾对媒体说,之前确实有很多媒体曝光过他们,自己的情况都是真实的,不能去打工就乞讨。张兴发的“丐帮”如今已经“组建”了 30多年,最开始确实是因为穷才出来乞讨的,而他的队伍也从最开始的他自己变成了现在的十几人,重庆、济南、北京、河南等,包括沈阳都曾留下他们的足迹。这事儿你怎么看?
    针对此事,本报记者在理工大学北门附近也采访了几位行人,当记者向被采访者说明职业乞讨的事实后,大家的反应和观点也不尽相同。市民王先生:爱心同情心不能被欺骗 “她们都是有手有脚的,靠乞讨赚钱,还是不被社会所接纳的。你想想看啊,这毕竟是一种欺骗性的行为,因为很多人不知道她们的真实情况,给她们捐款的人都是抱有同情心的人,这种博取同情心发财的做法,是应该受到社会批判的。” 大学生小A:或许她们是真的有困难 “职业乞讨也是乞讨,或许她们是真的有困难。”大学生小A表达出了他的宽容,即使知道这两人是职业乞讨者后,他还是将钱投进了纸箱。法律界人士马律师:职能部门要介入调查 “社会文明程度在进步,城市治理水平在提升,相信职业乞讨者也会越来越少,面对这一问题,我想社会大众都有义务来参与,共同面对,仅靠他们的自觉是不行的。尤其是如果存在未成年人乞讨等情形时,相关职能部门要介入调查。”
    对这一现象,您持什么样的观点呢?欢迎留言!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来庆新 文/图(报料人:王先生;线索费:50元)本报有奖报料热线 82488888

[编辑: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