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八旬翁拎水上山浇灌干枯黑松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7-05-23 09:34:04

 

七贤岭森林公园有黑松因干旱面临枯死;连续半个月浇了200多棵树30多岁的记者,拎一桶30多斤重的水,到山顶得歇10次需要20分钟在高新区七贤岭森林公园,大量黑松树因干旱面临枯死,远远望去,山坡上一片一片的枯黄树叶。自5月7日开始,一位老人的出现,让枯树盼来了生的希望,80岁的王学忠老人发扬愚公精神,拎水上山给树浇水,连续半个月浇了200多棵树,带动几十名市民爱林护林,他也被网友们称为“当代愚公”。22日上午,记者在山上,找到了这位可敬的老人。 80岁住在高新区华录园的居民王学忠,今年80岁,经常在附近海域游泳、在山上健身。 300米山脚到山顶有300多米,老人就是凭着一股劲儿,将水提到了山上,拨开荆棘,给树浇水。 10次 30多岁的记者拎了一桶30多斤重的水,提到山顶得歇10次,需要20分钟。老人说,他得用一个小时。

网友报料八旬翁提水救树被赞“当代愚公”
    5月19日,本报以《连续三年降水少,近郊松树“太渴了”》为题报道了发生在大连周边森林的现象,林业专家表示,枯黄是“生理干旱”,受灾最严重的正是日本黑松。
    在高新区七贤岭森林公园也有成片的黑松林面临着干渴的状态,自从5月7日开始,一位经常在附近的锻炼身体的老人看不下去了,他要救树!这位老人就是住在高新区华录园的居民王学忠,今年80岁,经常在附近海域游泳、在山上健身。
    王师傅从家里找来水桶,在山下找到了一处山泉水,用水桶往山上提水来浇灌濒临死亡的黑松,山脚到山顶有300多米,他就是凭着一股劲儿,将水提到了山上,拨开荆棘,给树浇水。
    这位王师傅一坚持就是10多天,直到5月21日,有网友发现了这位老人的善举,并得知这位老人已经80岁了,网友将老人的事迹拍摄成视频传到网上,很多网友称赞他是“当代愚公”。

现场探访有人帮提水,老人连连鞠躬感谢
    5月22日7点多钟,记者就来到高新区七贤岭森林公园,翻了几座山头,终于在公园的东南坡上找到了视频中的“当代愚公”,一位身体健硕的老者。
    记者见到他的时候,王师傅正在山顶凉亭的旁边,和一棵树在对视、对话,他手里拿着一个自制的钩子,一边在树底下耙开枯草,一边说:“你们可长出绿叶了,有救啦,有救啦!”
    “您就是天天来浇树的王师傅吗?”记者上前握住他的手和他打招呼,他说:“是啊,这棵树就是我浇的,5月18日浇了6桶水,我在看这棵树有没有变化。”老人热心地绕了树半圈,指着几根露出绿尖的树枝说,“这树有救了!”
    王师傅说,这棵树还得浇点水,让它尽快缓过来,当记者提出要帮助他下山提水时,老人家双拳举到了胸前,连连作揖说:“太好了,太好了,我谢谢你,这些树就是我的儿子啊,谢谢你能帮我。”
    说着,老人家就领着记者沿着台阶往山下走,走到半山腰了,遇到了和他一起游泳的同伴们,他们又讨论这些树是招虫子了,还是干渴死的,这时候他还从兜里掏出一张折叠的报纸来说,“你看,报纸上都写了,这些松树是因为干旱快要渴死了!”他拿出的正是《半岛晨报》5月19日的报道。

老人观察浇过水的树,冒出了新枝儿
    为什么会想到救树呢?当记者问到这个问题时,王师傅的话匣子一下子收不住了。他说,自己当了一辈子兵,在部队退休的,退休后来到这附近生活几十年了,几十位爱好冬泳的市民经常在附近的“三脑袋”海域冬泳,大家也经常上山锻炼身体。
    5月初他就发现这些黑松枯黄,看上去已经干枯了,“我对这些树很有感情,尤其是松树,看到他们快要死了,我特别难受,我就从家里找来了几只桶,提着水给树浇水做实验,结果过了两三天后,树枝上就翻出了新尖儿,我就看到了希望,开始天天给树浇水。”
    为了验证树是因为缺水干渴而干枯的,王师傅也费了很多劲儿,他先是在山脚下的山泉处观察,发现距离山泉较近的区域的黑松树不但没有死,反而吐出了长长的穗子,而远离水源的地方,黑松树都快干枯死了。
    王师傅说,在七贤岭森林公园山上,还有叶松、槐树等,唯独黑松干枯的严重。为了再次验证,他还坐着公交车到西山水库附近观察其他树种,“我看到很多山上的松树也有枯死的现象,在大连理工大学北山的山上,也有这种情况。”“我老了,没那么大的力气了,能救一棵算一棵吧!”王师傅说,越是关注这些黑松树,他对这些面临死亡的松树就越有感情,就越舍不得它们,这半个月来,他自己就用铁桶、塑料桶提水,塑料桶摔碎了10多只,碎了,就再回家去找,再拿来提水,有的树需要浇5桶水,有的则需要更多的水。

一呼百应受感染,很多人加入“提水救树”
    这些天来,王师傅的举动带动了很多人,大家敬佩老人家的执著劲儿和善良的精神,也都加入“提水救树”中来:游泳队的人来了,大连海事大学的教授、研究生来了,就连在附近工地施工的工人也受到感染,天天来帮他提水,还有好几个家庭,带着孩子来浇水。
    就在记者采访时,很多健身的市民都来帮忙,而且已经是多次参加“提水救树”行动了,其中一位是在附近隧道施工的福建人林先生,还有3位来自小平岛的健身爱好者。
    上午9点多钟,记者和王师傅以及刚刚健完身的林先生一起拎着5只桶来到山脚下。沿着木栈道下到山底,在山沟中有一潭泉水,老人家和林先生一起将5只水桶装满了,相互协作着将水桶提到了木栈道上,看到有了两个帮手,王师傅兴奋地说:“你们帮帮我,我把木栈道旁边山坡上的几棵树给浇浇水。”
    王师傅说的这几棵树在山坡上,他抓着树藤,费了很大的劲儿爬上两米多高的坡,老人这一连串的举动,看得人心惊肉跳。“把水递给我!”听到王师傅的口令,林先生把水桶递了上去,老人家使劲儿将一桶水泼了出去,伴随着他急促的呼喊声:“嗨!嗨!”
    记者注意到,他将水洒在了干枯松树的四周地上,而不是挖一个坑,对此他说:“我还要救救这些草和虫子,它们是一个生态系统,再说了,树根是错综复杂的,已经延伸出很远了。”
    好不容易浇完了3棵树,王师傅又抓着树藤下来,这时候,林先生又提来5桶水,在木栈道上,王师傅和林先生一起泼向了另一棵树。
    每一次举起水桶泼出去之前,老人家都会提前喊着号子聚起劲儿,“嗨!嗨!嗨!嗨!”声音从一位80岁老人的口里传来,显得格外有力量,也有一种鼓舞士气的劲儿。

记者体验提一桶水到山顶得20分钟
    从山脚到山顶300多米,为了体验上山的不容易,记者也加入到提水山上的队伍中,这时候,从小平岛来健身的3位女士也一起来帮忙。
    5个桶中,2个大桶3个小桶,大桶能装30多斤水,小桶能装10多斤,记者提了一个大桶,沿着木栈道往上爬,走出去20多米,记者就气喘吁吁了,坚持到五六十米的地方,就得停下来休息,再拎起来走一会儿,就得再停一次……就这样,记者爬上山顶凉亭处的时候,歇息了10次,用了20分钟。“还是人多力量大啊,你们帮我,我可高兴了!”王师傅说,记者拎着这桶水,要是他自己完成的话,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拎小一点的桶的话,每次能拎两桶。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来庆新 文/图
    “尽管这是最笨的方法,我还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在力所能及的时候,来救救这些树,要是每个人来浇一棵树,这些树是不是就有救了呢,每人来浇一棵树,这片松树就活啦!”——王学忠最新进展黑松枯黄引起重视正寻找更好的办法
    在山顶上,记者拨通了负责七贤岭森林公园维护的高新区城建局绿化处的办公电话,记者将该区域的黑松枯黄以及老人救树的事情反映给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表示,山上黑松枯黄的事情已经引起关注,他们会把这些情况一起向上反映,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案。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