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帮帮这孩子!让他能为妈妈撑起一个家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7-08-10 10:28:21

庄河市高级中学学生韩学富,高考前父母遭遇车祸,父亲抢救无效死亡,母亲骨盆粉碎性骨折险些瘫痪。韩学富是家中独子,爷爷奶奶早已去世,车祸后母亲高昂的治疗费用不但花光了家中微薄的积蓄,还欠下了不少外债。处在人生巨大变故中的韩学富,今年高考以理科614分的高分进入大连理工大学,自己的学费、生活费,母亲的治疗费,都压在了这个年仅十八岁的瘦弱男孩的肩头。

高考前父亲车祸身亡,母亲粉碎性骨折险瘫痪 
        6月8日下午,随着一声清脆的铃声,2017年高考宣告结束。考生们陆续走出考场,奔向焦急等待着他们的父母。然而,来自庄河市高级中学的学生韩学富,却一个人默默地走出考场,没有拥抱,没有询问,没有喜悦,等待他的,是病床上几近瘫痪的母亲。 
        家庭的不幸还得从4月27日晚讲起,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走了韩学富父亲的生命,母亲骨盆粉碎性骨折,昏迷不醒。还在学校为高考努力奋斗着的韩学富,第二天才从班主任夏名山老师口中得知了这个噩耗。
        从不愿浪费一分一秒学习时间的他,整个下午没说一句话,只是把胳膊撑在桌子上,紧紧地把自己抱住,细瘦的胳膊挡不住他不断淌泪的双眼。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脆弱,可那天,他的悲伤和他的眼泪,高三十五班的每位同学都记得。班里的团支书王颖是韩学富的后桌,回忆起那天,她说:“他不想让别的同学看见他在哭,一直坐在座位上忍着不出声,我抬头就看见他的后背一直在颤抖,他忍着难受,大家看着更难受。” 
        韩学富是家中独子,爷爷奶奶去世的早,父母就是他唯一的依靠。努力学习,考个好大学,就是希望能给父母更好的生活。如今,有能力的孩子长大了,最该停下来歇歇的亲人却永远地离开了。

高中时总是最早坐到班里学习,考上大工是“最好的安排” 
        内向寡言,勤学善思,韩学富的身上带着农家学子特有的气质。父亲在世时,和母亲一起给貂厂打工,收入不多,能维持家庭温饱。懂事的韩学富知道父母为供他读书有多辛苦,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成绩一直很优异。高中入学后第一次考试他就是班上的第一名,此后大大小小的考试也都稳定在全年级前六十名,在上千人的高三年级中,是第一梯队里的尖子生。 
        班主任夏名山老师说起这个孩子,最称道的就是他的刻苦。每天早晨,第一个坐在班级里学习的肯定是他。周六下午两点多钟,班级里别的同学还在返校途中,他也早早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按照计划开始复习。 
        对他来说,唯一的娱乐就是看书。由于书读的多,知识面也广,同学们都很喜欢跟他交流。有时遇到难题,韩学富还会热情地帮他们答疑解惑。 
        高考冲刺100天时,他在签名板上写下的志愿是上海财经大学。事故发生后,他把理想改成了中国医科大学,“我想学医,不想这样的事发生在更多人身上。”受事故影响,今年高考他的发挥并不是很好,最终以614分进入大连理工大学。虽有遗憾,但好在离家近,相比医科大学,学费也少了许多。对他来说,这或许就是“最好的安排”。

后悔没跟父亲多说几句话,如今唯一愿望是照顾好母亲 
        父亲离开韩学富和母亲已经快四个月了。高考结束后,韩学富终于有时间可以照顾母亲。如今,开学在即,韩学富更加珍惜能和母亲在一起的时间,靠拄着双拐才能勉强活动的母亲为了能让儿子安心上大学,开始做复健,忍痛练习走路。韩学富不忍心看母亲这么勉强却也拗不过她,做复健时,总是用自己瘦弱的双臂环抱着母亲,“小时候我妈就是这么教我走路的。”平时陪母亲讲话,也总会鼓励她多想一些开心的事,安慰她也安慰自己。 
        但每每想到父亲,韩学富的心里满是遗憾与悔恨:“出事那天我还跟他打电话,才说了几句话,晚上他就不在了……”面对父亲的离去,想到母亲之后的治疗,今后不仅要靠自己一副瘦弱的身躯扛起这个家,更为困难的是,母亲的治疗需要一年的时间,后续的医药费、治疗费,和他自己上大学的费用,都成为压在他身上的千斤重担。 
        事件发生后,庄河一高高三年级组的老师同学们,自发为韩学富捐款六万余元,但在高昂的术后费用面前,仍旧是杯水车薪。韩学富感激所有帮助过他和母亲的好心人。有时,韩学富也会想起曾经平淡,普通,但开心的一家人。难受一会,又得擦擦眼泪告诉自己必须得努力,靠自己改变这个家。他很喜欢韩寒书中的一句话,也借此勉励自己——“我是一块金子,我要发光的。”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来庆新     实习生张瑞华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