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深入昂赛大峡谷揭秘雪豹之乡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7-08-29 10:12:52

 湍急的澜沧江在玉树州杂多县昂赛乡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便形成了风景壮丽的昂赛大峡谷,这条峡谷是三江源区域甚至是青藏高原发育最完整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而昂赛乡则被誉为“雪豹之乡”,仅昂赛乡下辖的年度村去年就发现了24只雪豹,而澜沧江源园区扎青乡地青村和昂赛乡年都、热情村去年共发现了46只雪豹、5只金钱豹。 
        新闻背景 
        三江源地区位于我国青海省南部,平均海拔3500~4800米,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腹地,是长江、黄河和澜沧江的源头汇水区,是亚洲最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和全球最敏感的气候启动区之一。8月20日,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正式启动,本报记者与全国近50家媒体在10天中将共同揭开这片神秘土地的面纱。 
        雪豹,国际濒危物种,被我国列为一级保护动物,有“雪山之王”的美誉,有报道称,全国雪豹数量约2000至3000只,甚至少于大熊猫。堪比大熊猫稀有的雪豹为何频繁在这个至今尚未开发的神秘土地活动,8月23日,记者沿昂赛大峡谷一路追寻,试图找寻到雪豹的踪迹,揭开雪豹驻足的秘密。 
        一段佳话 
        22天,创造人类与雪豹相处最长纪录 
        一只受伤的雪豹让昂赛乡这个三江源腹地的小城名动天下。这座只有3000多人口的小乡镇位于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的深处,澜沧江的源头扎曲河流经于此。昂赛之于雪豹似乎有着极为深厚的缘分,每位乡民几乎都见过雪豹,而其中缘分最深的无疑是土登和俄索,在那个令世人震惊的故事中,他们便是主角之一。 
        时间回溯到2016年1月6日,土登和巴丁骑着摩托车准备去县城一趟,刚走出乡里,两人就注意到远处山坡上有些异常,“是雪豹!”土登至今仍记得当时的场景:一只周身雪白点缀黑色斑点的豹子在山顶的护网附近焦躁地游走。土登立即掏出手机远远地记录下这一幕,这还是他第一次与雪豹如此亲密接触。 
        但很快土登和巴丁便意识到不对劲。“那只雪豹好像受伤了,在原地打转,后来趴下不动了。”土登壮着胆子翻过护网走近观瞧,这才发现雪豹遍体鳞伤,四肢更是血迹斑斑,更重要的是雪豹似乎已经昏迷了,看不清人儿。土登立即把雪豹抱了起来,这只大约60斤重的雪豹被土登两人送到了乡政府。 
        谁也没想到,这只受伤的雪豹竟会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乡里立即对雪豹展开救助,并将它安置在村民俄索家中。“记得刚到我家时,它连肉都咬不动了,我把羊肉切碎了一小口一小口地喂到它嘴边。”俄索说,那时他们特地通过北京方面的专家联系到了雪豹研究专家,专门为小雪豹制定食谱,每天要喂食两次,甚至半夜都要专人值守。 
        22天,5只羊,俄索至今还保留着雪豹在他家那段日子的视频。“我也说不清楚和它的感情。”俄索更不清楚22天与雪豹共处的日子意味着什么,直到后来,他才知道自己竟创下了人类与野生雪豹共处最长的时间。 
        还记得放生小雪豹的那天上午,俄索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已经恢复野性的小雪豹迟迟不愿走进笼子里,大家折腾了3个多小时才将它安置好,而当笼子抬到野外,打开笼门时,小雪豹如箭一般腾空而起,头也不回地离开,消失在茫茫群山之中。“心里空落落的。”俄索总想着有一天还会见到小雪豹。
        有关救助受伤雪豹的消息在全国引起极大反响,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昂赛乡这座只有3000多人口的小镇一时间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这片至今仍未被世人熟悉的小镇为何会吸引雪豹频频出现,甚至创造了人类救助雪豹的佳话?这也是记者此行期望揭开的秘密,而当真正走进昂赛乡时,一切似乎又那么理所当然。 
        一江春水 
        300多平方公里,堪比科罗拉多大峡谷至今尚未开发 
        8月23日一早,记者一行从玉树出发历经5个小时车程前往杂多县昂赛乡,沿途之中茂盛的草场成为了动物天堂,水草丰茂处更有成群的牦牛在嬉戏,不时有牦牛横跨公路追逐着。随行记者曾捕捉到难得一见的场景:就在公路旁的山坡上,几只灵动的藏原羊突然闯入了我们的视野。更有人发现了草原狐的踪迹,至于旱獭、草原鼠更是数不胜数,几乎与人零距离接触。 
        湛蓝的天空下,一切景色仿佛失真一般突兀地展现在人们的眼前,清澈的溪水在肥沃的草甸上蜿蜒流长,远山尽被青草覆盖,如同《指环王》中的魔幻世界。当记者进入澜沧江流域后,景色又是一变:两侧青山绵延不断,如同披上绿色的呢绒大衣,厚厚的一层,记录着成百上千的岁月的原始植被虬髯苍劲;公路之下,湍急的河水呼啸着向东奔流,阳光洒在曲折蜿蜒的河面上泛起银色的光。 
        车行几个小时也没有同行者,更很少看到有车子从山中而来。“这里至今尚未开发,甚至我们本地记者也几乎从未踏足此地。”《西海都市报》的同行告诉记者,这里是杂多县最神秘的乡镇之一,除了一些年度活动外,从无游客或旅行者进入。 
        绵延数百公里的澜沧江在昂赛乡转了几道弯,便形成了独特的峡谷风貌。直至2015年,中国地质科考团在此发现了300余平方公里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中国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宣称,“这是三江源区域甚至是青藏高原发育最完整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 
        昂赛乡党委书记扎西东周是位十分健谈的人,说起乡里的情况,他滔滔不绝。“之前我们曾组织一次国际漂流活动,来到这里的外国专家认为,昂赛大峡谷堪比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扎西东周说,昂赛乡不但有着极其优美的生态环境,同时也是野生动物的天堂,这里不但有雪山之王雪豹,棕熊、猞猁、野牦牛、白唇鹿、岩羊、藏野驴等野生动物也是这里的“常住居民”,这里的生物多样性堪称一本高原生物百科全书。 
        稍显遗憾的是,记者一行并未如愿见到雪豹的踪迹,扎西东周表示,目前正处高原上最好的季节,天气炎热并不适宜雪豹活动,只有在冬季,雪豹才会翻山越岭来到昂赛乡猎食。 
        一次创新 
        4470人、100台红外线相机,保障澜沧江园区生态 
        优质生态来自于自然馈赠,更来自于人们的保护。昂赛乡隶属于杂多县,而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园区全境便设在杂多县,包括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果宗木查、昂赛2个保护分区,规划总面积13736.19平方公里,占国家公园的15.5%。 
        如何来保障这么大面积的保护区生态环境,如何处理野生动物与人类共处的问题,是摆在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面前的一大问题。首先是建立生态管护机制,记者从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了解到,2017年初园区共安排生态管护岗位4470人。 
        生态管护员是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体制建设的重要一环,其中多数为退牧还草或公益参与的牧民,他们的职责包括对整个管护区域生态情况的监控、巡查偷猎、盗采等违法行为、清理巡防区域的垃圾等。 
        生态管护员每个月可获得1800元的资金补助,这是记者在三江源国家公园多个园区所了解到的基本情况,而为了进一步促进管护员的工作热情,昂赛乡提出了新的办法。“我们建立了考核机制。”扎西东周告诉记者,乡政府在补助金中拿出30%的比例作为绩效考核内容,另外70%则为基本工资,只有通过年度考核,才能拿到剩余的30%补助金,而没能完成考核的,这部分资金将作为奖励发放给获得“年度之星”的管护员。 
        两三年前开始,在昂赛乡的山野中,一种特殊的装置为保护野生动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就是红外线相机。记者查询资料了解到,仅2014年上半年,红外线相机已在杂多县拍摄到雪豹36次。而今,澜沧江源园区已布设100台红外相机,覆盖面积近2000平方公里,捕捉有效照片超过25万张。 
        野生动物的活跃也对人类生存造成一定影响。扎西东周介绍说,2015年,雪豹、狼、棕熊以及豺等捕食家畜户均损失在4.6头左右,最多的一户达到23头,户均损失达到5000元。 
        如何在保护野生动物的同时,更好地处理人兽共处的问题,一项首创式的“人兽冲突保险基金”于2016年在昂赛乡年都村试点。这份保险基金由政府、民间组织、牧民投保共同组成,其中牧民每头牲畜仅需投保3元,每头牲畜最高补偿标准可达1500元,最低500元。而牧民对自家牲畜的管理也纳入补偿审核之中,管理得当者可获相应奖励,因自身管理不善,导致牲畜遭野生动物攻击死亡则不予补偿。 
        通过这种补偿机制的建立,牧民的积极性有了明显提高。扎西东周介绍说,2017年至今全乡仅仅发生了17起野生动物攻击家畜死亡的情况。 
        多知道点 
        三江源究竟是什么? 
        三江源地区位于我国青海省南部,平均海拔3500~4800米,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腹地,是长江、黄河和澜沧江的源头汇水区,是亚洲最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和全球最敏感的气候启动区之一。 
        三江源素有“中华水塔”美誉,长江总水量的25%,黄河总水量的49%和澜沧江总水量的15%都来自这一地区。是国家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维系着全国乃至亚洲的水生态安全命脉。 
        三江源地区还具有十分丰富独特的生物多样性。有野生维管束植物2238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69种,省级保护动物32种,生息繁衍着藏羚羊、雪豹、白唇鹿、野牦牛、藏野驴、黑颈鹤等特有珍稀保护物种,是全球“高寒生物自然种质资源库”。 
        2005年,国务院批准三江源一期工程规划,十年来累计完成投资85.19亿元,2014年1月,启动二期工程,估算总投资160余亿元,截至目前下达中央预算内投资18亿元。2015年11月,青海省委、省政府向中央上报了 《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2015年12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试点方案》。2016年3月5日,中办、国办正式印发《试点方案》。半岛晨报、海力网首席记者王博文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