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大连姑娘在可可西里做志愿者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7-08-30 08:55:56


迟雪的嘴唇干裂发紫,皮肤晒得黝黑,看上去与当地人几无差别,这是过去1个月,可可西里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记。今年7月初,可可西里入选世界自然遗产,迟雪是在这个历史时刻之后,最早走进可可西里的志愿者之一。从7月29日到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索南达杰站(以下简称索站)做志愿者,这位大连姑娘已在这里生活了一个月时间,8月28日,记者探访可可西里时,与迟雪不期而遇。 一首情歌带来高原志愿者梦 
        从黄渤海到可可西里,从海岸线到雪域高原,上千公里之遥,更要跨越心理的遥远。也许很难理解为何迟雪会选择到可可西里做志愿者。“这是因为一首歌。”迟雪告诉记者,刀郎演唱过一首《西海情歌》,这首家喻户晓的歌曲来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在可可西里较早的志愿者团队中曾有对情侣,他们在可可西里不同的保护站工作,谁知男志愿者在工作时不幸遭遇车祸意外身亡。刀郎在可可西里采风时得知此事,并创作了这首歌,颂扬这段爱情故事的同时,也将可可西里的精神传递给世人。 
        迟雪便是被这首歌所打动,并关注到可可西里的。在得知可可西里招募志愿者时,她第一时间便报名了。“今年5月就开始网上报名了,我看到后立即填表报名。”在迟雪看来,申报过程并不复杂。首先考虑报名者的是身体素质,看看能否适应高海拔的恶劣自然环境。其次要考察报名者的环保意识、是否热爱野生动物,以及责任心等等。“刚好我在2015年到四川大凉山做过半年支教的志愿者,也许这一点打动了他们。”迟雪顺利地通过网上考核,并被分配到著名的索站。 
        索南达杰,这位环保勇士在与盗猎藏羚羊的不法分子搏斗时英勇牺牲。正是他让更多人了解到可可西里,了解到藏羚羊。在索站做志愿者有着非凡的意义。 
        记者了解到,每年都有上万人报名可可西里的志愿者,能够最终入选者凤毛麟角。今年7月初,可可西里正式入选世界自然遗产目录,在这一历史时刻之后入选志愿者更有着非凡意义。对此迟雪极为珍惜,她甚至辞去工作只身前往可可西里。 直击受伤藏原羚救治行动 
        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南侧沿线共设置了4座保护站,自东向西分别是不冻泉、索南达杰、五道梁、沱沱河等4处,其中,索站的主要任务就是野生动物的救助。 
        就在迟雪进站的第三天,她便现场直击了一次救治行动:8月1日夜里10点多,从五道梁保护站紧急送来一只受伤的藏原羚。“那只小羊可能是遭遇车祸了。”迟雪告诉记者,109公路沿着可可西里一路向西连通了青海和西藏,每天有大量物资往返两地,同时沿线又有很多野生动物穿越公路,如有不慎便可能出现车祸,而受伤的动物一般都送到索站救治。 
        整个救治行动历经漫长的夜,受伤的藏原羚鲜血直流,四肢都有伤势,右后腿骨折。现场气氛令迟雪感到窒息,她忍不住一边流泪一边帮忙。队员们紧急包扎小羊的伤口,固定骨折处。那一刻,迟雪第一次感受到保护站的意义。 
        不幸的是,那晚救治的藏原羚终因伤势过重,于3天后死亡,但对于迟雪而言,她意识到保护站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并更全身心地投入志愿者工作。 为数千位游客解读可可西里 
        志愿者们的工作并不复杂,迟雪每天主要工作是喂养保护站救助的野生动物,为前来参观的游客讲解索站和可可西里保护区的整体情况。 
        在记者采访当天,先后有两拨自驾游和旅行社的游客来到索站参观。“每天都有上百位游客,多的时候,我曾经一天迎来1000多位游客。”就在昨天,因游客较多,迟雪没能吃上午饭。 
        “大多数游客最关心的是藏羚羊和盗猎的情况。”迟雪说,随着这两年生态保护和反盗猎盗采的工作持续进展,目前可可西里地区藏羚羊种群数量已从1万多只上升到了6万多只,同时自2009年以来,可可西里地区已再未响起盗猎的枪声。 
        虽然很多游客都知晓可可西里,知晓索站,但在迟雪看来,大家对可可西里的认知还存在很多偏差。“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藏羚羊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并曾是北京奥运会吉祥物。”迟雪说,大家到这里常常要拍照留念,要提出深入保护区里看看。“这可能是最大的误读,大家以为可可西里保护区就像景点一样可以随意深入。”其实这是不对的,可可西里是一处封闭的、隔离的保护区,不允许人们随意进出,以免破坏环境和伤害野生动物。 
        而这样的误读也在改变着,就在记者采访迟雪时,几位来自上海的游客对索站进行了参观。一位女游客看过站内的博物馆后感慨万千,止不住地流泪说,“太不容易了,可可西里的保护是这么的难,真希望有更多人来看看这片土地,她是那么脆弱,急需我们保护。” 可可西里不只是一片净土 
        对于平原上生活的人很难体验到高原上的艰辛。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全域4.5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人迹罕至条件恶劣。 
        迟雪进站的第二天就出现明显高原反应,发热、失眠、头疼、呼吸不畅。“那段时间站里的队员们就像哥哥一样照顾我,在这里就像在家一样。”迟雪说,其实站里的条件很艰苦,他们要到60公里外的不冻泉站挑泉水当饮用水,站里也没有常规电,都是太阳能发电,遇到阴雨天,用电就很紧张。吃的主要是米饭,有时是挂面,实在忙碌时只能靠方便面,“但是这里有股劲儿。”“我们的队员有的在这里坚守了20年,还有10多年的。”迟雪告诉记者,队员达才进站已有8年时间,而他的父亲当年就是可可西里老一辈保护队员,他是接过了父辈的旗帜继续坚守可可西里,“他有个儿子,他告诉我,等孩子长大了,依然会让儿子守护可可西里。”这份常人无法理解的情感深深地打动了迟雪,“在这样高寒缺氧环境恶劣的条件下,不是一般人所能坚持的。”在迟雪看来可可西里就像是高原卫士,就是一种坚守的精神。 
        这就是可可西里,这就是可可西里的守望者们。“可可西里就是生命的禁区,是不允许亵渎的圣洁之地,是人类与动物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国。”迟雪说。
        半岛晨报、海力网首席记者王博文 文/图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