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生孩子有多疼?6位体验者用表情告诉你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7-09-20 09:51:18

生孩子有多疼?“无加持”的顺产到底有多痛?最近这个话题随着陕西榆林孕妇跳楼事件的发生,再次引起人们的讨论。为此本报征集了6位“勇士”,在大连市妇幼保健院的孕妇学校通过分娩镇痛模拟仪,来模拟体验生产的痛感。 
        体验者1李飞龙 
        准爸爸提前感受勇敢挑战到10级 
        李飞龙33岁,妻子11月就要生产,作为一个准爸爸他表示提前帮妻子感受一下生产的感觉。 
        表现:体验开始,李飞龙的表情很淡定,当体验到3级时,其表示腹部开始有痛感;达到5级时,其表情开始不淡定,能够与记者正常交流;当达到7级时,李飞龙表示如同用装修的大锤在敲击腹部,此时李飞龙已经开始冒汗;“我已经很不淡定了!”当达到8级时,李飞龙用略带颤抖的声音说道;当强度达到9级时,李飞龙表示“感觉内脏在翻滚,肚子都要飞出来了”,交流时,其反应变得迟钝;在现场人员的鼓励和期待中,李飞龙挑战到了10级,“结束了吧,虽然我还能坚持个两三分钟,但到时候就好叫出来了,”在10级体验了大概15秒后,李飞龙表示。 
        感慨:女性生孩子真是太不容易了,到时候希望妻子不要遭太大的罪,但是这个过程也是避免不了的,我要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帮她缓解疼痛。 
        体验者2宋远强 
        媳妇,我以后要对你再好一些 
        宋远强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两个孩子都是通过剖宫产娩出的,这次来感受一下自然分娩的感觉。 
        表现:“哎呀,有点像触电的感觉。”宋远强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的,此时是二级的强度;“强度增加的时候不要有抗拒心理,否则会更疼。”当强度上升为四级时,宋远强如是说。 
        同行的妻子表示,丈夫生活中是一个对疼痛比较敏感的人,丈夫现在的表现她已经感到意外。“啊啊,不行了,太痛了,停停,不来了不来了。”当强度上升到6级时,宋远强忍不住喊道,最终他体验到了6级。 
        感慨:“哥们儿,我挺佩服你的;媳妇,我以后可要对你再好一些,为我生了两个孩子,真是太不容易了。”这是宋远强在现场说的话。 
        体验者3黄蓉 
        疼哭了仍要求加强疼痛等级 
        黄蓉是6位体验者中唯一的女性,33岁的她已婚但尚未生育,自己是一个比较怕疼的人,因此她想提前感受一下分娩的疼痛,以便有所准备。 
        表现:黄蓉表示自己每月都痛经,能痛到用头撞墙的程度,当等级达到3级时,她表示痛感类似于每月经历的疼痛,只是疼的位置不太一样。疼痛等级达到4级时,黄蓉表示“疼”,面对记者如果放入现实中此刻会不会萌生赶紧剖宫产的念头时,黄蓉表示“不会”。体验过程中,黄蓉很认真地在感受,当等级达到5时,她忍不住哭了,但她没有要求结束,只是请求在强度提高时和缓一些,同行的母亲一直在旁边为她鼓气,站在旁边的记者能明显感受到她的呼吸很急促。在适应和坚持中,黄蓉最终体验到了7级。 
        感慨:在休息平缓了一段时间后,黄蓉弯曲着身体离开了座位,面对上前搀扶自己的母亲,黄蓉忍不住表示“妈妈我爱你,你生我时太不容易了”。 
        体验者4孙宝强 
        一定要孝敬妈妈关爱妻子 
        31岁的孙宝强是三岁孩子的父亲,此前在网上看到过类似视频,他想借此机会体验和挑战一下。 
        表现:体验开始,孙宝强要求强度直接到3级,在“没有感觉”的情况下,又从3级直接挑战到5级,结果强度一到5级,孙宝强忍不住发出类似于“妈呀”的叫声,他表示此时有种类似于被电击的疼痛,当想到距离最高等级还有5级时,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自己预测能挑战到8级。 
        当强度上升为6级时,孙宝强表示“感觉肚子要裂开了”,此后他要求直接提高到10级。在医生的建议下,先把强度调整到8级,此时孙宝强已经无法正常交流,当强度上升到10级时,孙宝强开始翻白眼,脖颈后仰,在大喊了一声后要求结束,此时他对10级的体验持续了大约三四秒。 
        感慨:在体验结束后,孙宝强有些激动,他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一定要孝敬自己的妈妈,妈妈生我们真是太伟大了,也要关爱和呵护自己的妻子,她们生孩子也真的太艰辛了。 
        体验者5李宇震 
        调整呼吸和抬腿来减轻疼痛 
        李宇震29岁,妻子怀孕17周。 
        表现:尚未上场,李宇震表示“很紧张,手在抖动冒汗了”。体验初期,他很淡定,强度达到5级时,开始出现多种表情包;达到6级时,他通过分娩呼吸法来自我调节,并对记者表示“我已经不能和你聊天了”;随着强度上升到7级,他再次抬起双腿进行自我调节,李宇震表示双腿抬起来这个姿势能够相对舒服一些。“现在有种烫的感觉。”当强度达到8级时,李宇震忍不住表示;而强度达到最大的10级时,伴随着“啊啊、耶耶、哎呀”的呼喊声,他蜷缩的双腿也开始乱撞。李宇震的体验过程大约10分钟,是体验时间最长的一位。 
        感慨:如果把这10分钟的感觉延长成几个小时,这得需要忍受极大的痛苦,需要极大的忍耐力,还是那句话,母亲和妻子真的太辛苦了,我们一定要好好爱她们。 
        体验者6李子蔚 
        妻子心疼丈夫挑战到4级喊停 
        李子蔚是10个月大宝宝的爸爸,他的爱人是顺产,在妻子待产的四个小时中,他能看到妻子的痛苦,这次打算自己也体验一下。 
        表现:强度刚达到3级,李子蔚就禁不住长吁了一口气,“太佩服你俩了。”伴随着长吁短叹,他禁不住向前两位体验者感叹,随着强度上升到四级,他时而低头时而后仰,身体蜷缩不停地晃动,面对记者的采访,他只有点头示意,妻子见状很心疼丈夫,帮忙中止了体验。 
        感慨:在捂着腹部缓和了一段时间后,李子蔚表示,“当时陪产时看爱人那么痛我就很心疼,现在自己感受到了,认识就更不一样了,妻子太伟大了。” 
        
    ■体验说明 
        在体验之前,工作人员先介绍了分娩镇痛模拟仪器的使用方法,即将4个接触片贴在腹部上来模拟宫缩时的疼痛感,工作人员介绍机器输出的功率总共分10个等级,当等级为3级时,相当于宫缩过程中宫口开到三厘米的感觉,当功率达到10级时相当于宫口全开的痛感。值得注意的是,现实中的宫缩只是第一产程,还有胎儿娩出的第二产程和胎盘娩出的第三产程,其中前两个产程的痛感是非常漫长的。 
        
    ■专家解读 
        专家:大连市妇幼保健院(大连市妇产医院)麻醉科主任黄东林 
        过度疼痛对产妇和胎儿都不利 
        记者:网友体验的与现实中的生产有多大的相近度? 
        黄主任:网友体验只是生产过程中的第一产程,也就是从有宫缩反应到宫口开全的过程,第二产程才是胎儿娩出的过程。现实中第一产程的疼痛要比我们模拟的还要重,因为除了宫缩的阵发性疼痛还有宫颈管扩张产生的疼痛,另外过程也很漫长,可以长达几个小时或十几个小时,疼痛是很难忍受的,这让我想起在2003年分娩镇痛引入我们妇产医院之前,产房中的景象可以用鬼哭狼嚎来形容,哭声此起彼伏。 
        记者:传统观念认为女性生产就是应该疼的,这是否科学? 
        黄主任:很多传统观念认为生孩子就应该疼,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过度疼痛对产妇和胎儿都是不利的,像我们体验者,在体验的这么短的时间内都已经出现了流汗现象,现实中产妇在第一产程过程中很容易因为疼痛造成体力的大量消耗,以至于到第二产程时没有体力,甚至出现宫缩乏力,而产妇消耗的体能太大,容易造成胎儿缺氧,出现胎儿窘迫。因此说生产的疼痛是一个正常的机体反应,但过分的疼痛是有害的。现在一个很好的方法就是分娩镇痛,这项技术在妇产医院从2003年到现在已经应用了十多年,是很成熟的。 
        记者:您说的分娩镇痛和我们常说的无痛分娩是一个概念吗? 
        黄主任:分娩镇痛只是通过药物阻滞产妇的感觉神经,但是运动神经并不受影响,使用分娩镇痛能解除产妇60%至80%的痛感,把产痛降低到三级左右,保持在产妇能够承受的范围内。而麻醉大夫可以通过药物剂量的调节做到一点痛感都没有,但是会导致产妇一点都感受不到生孩子的感觉,连宫缩都感受不到。另外,如果麻醉剂量过量的情况下,会造成产妇运动神经阻滞,这样连生都生不动了。 
        记者:很多网友关心使用分娩镇痛是否存在风险或者说副作用? 
        黄主任:首先要知道分娩镇痛使用的麻醉剂量只是剖宫产的1/10,要说风险有没有,理论上是有的,但是一个很实际的道理是,医务人员比家人更加关注产妇和胎儿的安全,如果风险大,医务人员是不会选择做这件事的。分娩镇痛最常见的并发症是头疼,但是这个概率很低,以我们医院为例,只有不到0.1%,这是因为在穿刺时硬膜穿破使得脑脊液流出造成的,但是头疼的感觉三五天就会消失,不会对产妇造成影响。 
        记者:自然分娩的产妇中选择分娩镇痛的概率有多少? 
        黄主任:目前,妇产医院的这个概率是在70%至80%之间,像一些高龄产妇存在一些合并症,也是不适用于分娩镇痛的。需要说明的是,麻醉医生走进产房,除了减轻产妇的疼痛外,更重要的是对产妇和胎儿提供了安全保证。比如在生产过程中,假如出现胎儿窘迫现象,麻醉医生通过对麻醉剂量的调整,在产科大夫到位的情况下,3至5分钟就可以从自然分娩转为剖宫产,从而保证产妇和胎儿的安全。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于雅坤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