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父子俩安空调坠楼 19岁儿子当场身亡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7-09-25 08:59:49

安装空调外挂机时,父子俩共用一根安全绳,分别绑在了两人的腰上。未料,父亲突然坠落,把儿子也给带下来了。9月21日下午,中山区顺阳街13号楼(三八广场附近)发生一起惨剧。两人在给五楼一家住户安装空调时,发生意外双双坠楼。父亲全身多处骨折身受重伤,19岁的儿子则不幸当场身亡。

父子俩发生意外双双坠楼 
        事情发生在9月21日16时30分左右,出事的李师傅父子俩在沙河口车家村附近经营一家电器维修站。现场视频显示,父子俩双双掉落到居民楼前,李师傅捂着头,还能轻微移动,他的儿子头部下方都是血迹,两人腰间绑着同一根安全绳。 
        120急救车和民警赶到后,将李师傅送往医院救治。视频显示,5楼一家住户的外墙面处,一台空调外挂机倾斜着悬挂在空中,旁边的晾衣架已经变形。附近居民告诉记者,当时这两人正在给5楼住户安装空调外挂机,未料发生意外双双坠楼。目击者看到,儿子坠落地面后,嘴里不断出血,父亲趴在他眼前,捂着儿子的嘴,似乎想以此种方式为儿子止血。父亲意识清醒,还能给家里人打电话。

安装工是通过58同城找来的 
        安装空调的住户刚搬过来不久。按照计划,住户把原来房子的空调拆下来,想安装在这套房子里。住户称,他通过58同城网站联系了一家空调安装维修店。当天来的两名工人,就是李师傅父子俩。 
        住户称,在安装空调外挂机时,他看到两人用一根安全绳分别绑在了两人的腰上。随后,住户就到其他房间去忙了,没有看到两人坠楼的情况。“我跟他们说要注意安全。当时他儿子在里边,爸爸在外面。”住户称,未料李师傅突然掉了下来,把他儿子也带下来了。 19岁儿子不幸当场殒命 
        不幸的是,李师傅的儿子严重受伤当场身亡。李师傅被送到友谊医院救治,经检查,他骶骨翼粉碎性骨折、耻骨联合分离、右足开放性骨折,且伴有左侧气胸等症状。医生表示,伤者来了以后,血压呈持续下降状态。经急诊手术治疗,术后伤者血压比较平稳,基本脱离了生命危险。 
        据悉,李师傅是安徽人,今年45岁,在事故中身亡的儿子年仅19岁。李师傅一家人来大连生活多年,靠经营电器维修站为生。为了拓展业务,李师傅将信息放在了网上,父子俩平时在网上接单,上门安装和维修电器。

安装空调危险性大事故频发 
        按照国家规定,高度超过2米就属于高空作业。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空调安装工人是整个家电行业中最危险的职业,有时经常要在几层甚至十几层楼高的高空环境作业,一旦有闪失就会酿成人员伤亡的惨剧。 
        2015年7月,在甘井子区南松路附近的一个居民区内,一个小伙在给3楼一居民家窗外安装空调外挂机时不慎坠下。小伙坠楼后,左侧太阳穴插入楼下花园栅栏的尖端,不幸身亡。今年6月,在鞍山海城某小区,一名40岁左右的空调安装工在四楼安装空调外挂机时,脚下踩的花台松动,男子和空调外挂机一起从四楼掉了下去,送医抢救无效身亡。 
        根据我国《家用和类似用途空调器安装规范》,空调的安装必须由受过专门培训且获得安装从业资格证书的专业人员完成,其中涉及高空作业的还须有安监部门发放的特种作业操作证。 
        记者咨询一位有资质的空调安装工了解到,高楼层安装空调室外机时,一般两人一组,室外操作人员身上的安全带必须安有两个挂钩,一个挂在室内操作者身上,一个挂在室内固定设施上,目前警方和安监等部门已对这起事故进行调查。 工人坠楼谁负责,你能想到有这么复杂吗? 
        空调安装工属于高危行业,工作季节性很强,工人流动性大。一旦发生意外事故,由谁来承担责任?记者采访发现,这事儿还真就挺复杂。辽宁宏展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刘万昕说,上门服务的空调安装工人,有的是厂家派来的,有的是业主从分类网站上打电话叫来的,也有的是没有经过任何专业培训就上岗的“游击队”。这其中,业主、工人、用人单位之间可能会涉及到劳动关系、承揽关系和雇佣关系等多种情形。正是因为其复杂性,有时工人出事后面临着索赔难的尴尬。 
        同时,案件中的一些因素也会影响到责任认定。例如,业主是否尽到了提供安全施工条件的义务,安装工人在作业过程中是否存在重大过失等。在司法实践中,法院会综合各种因素进行判决。 
        刘万昕建议,市民在找人安装、维修、移动空调时,应尽量找正规的安装公司上门作业,在涉及高空作业时,最好要查看安装工人的从业资质。同时,空调安装有很大难度及危险性,市民对工人要多一些理解,在工人安装空调时,不要催促他们,不给他们增加心理压力。 
        半岛晨报、海力网首席记者满文飞     实习生邵宽明(报料人:巩先生;线索费:60元)本报有奖报料热线 82488888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