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人才强则城市强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7-11-28 09:40:34

大连 放宽视野 突破人才制度瓶颈 一位博士的初心:就想为大连做点什么 
        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大学的赵伟博士,目前就职于大连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研究院,对于选择在大连发展,他的理由非常简单:“尽管个人的力量很渺小,但就是想用自己的努力,为大连做些什么。”基于这种想法,30多岁的他就作为主持和主笔完成大连市高新区管委会《大连高新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2016-2020)》、大连市经信委《大连市电子信息十三五规划》,近三年来,他主持和主笔的项目达到35项,远远可以回答为大连做点什么这个问题。而在这个过程中,他意识到,大连在这一方面所需要的是具有专业背景和素养的中高端人才,而自己经过了十几年的历练,也成为被需要的人才之一。 
        不是没有犹豫过,博士期间,自己就用了两年时间就达到了博士要求,专业水平非常突出,现在随时都受到外地百万年薪的诱惑,但自己还守住初心的原因,就是特别喜欢目前的工作,喜欢高新区创新创业的活力,以及自己对家乡的爱。 
        他认为,一个城市的人才,是这个城市发展的第一资源,而对人才的重视程度,也是人才寻求自我价值的一个标准,他希望能在这个标准之上,找到自己的职业价值和生命价值。

对标、复制上海经验:加快大连人才机制体制改革 
        2015年,大连出台了史上最强、国内领先的人才组合政策,在吸引各类人才到大连创业就业的同时,也令国内媒体目光纷纷投向大连。大连市人社局提供的资料显示,本市实施“5+22”新一轮人才政策以来,共引进海内外高层次人才54名,已发放高层次人才安家费4056万元。其中引进国家“千人计划”专家、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等国家级领军人才15人;引进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人选、国家青年“千人计划”人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人员等地方级领军人才39人,引才数量大幅增长。此外,引进装备制造、港航物流、软件信息、石油化工、新能源、新材料等产业发展急需紧缺人才446名,认定申请享受租房补贴的市内四区新就业或自主创业的高校毕业生8604名。在此基础上,协同落实人才住房保障、子女就学、医疗保健等待遇。 
        这些高层次人才和紧缺人才分别在本市教育、科技、医疗、石化、企业管理等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在团队建设、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技术开发以及服务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等方面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在人才政策领先的情况下,大连仍然把眼光放得更远。11月2日,上海市人社局主要领导带领人才、外专等相关部门一行6人应邀来大连市开展对口合作。双方就加强务实合作进行了深入座谈,并在引进上海知名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入驻大连产业园,邀请相关领域专家或管理人才来连指导,推动本市建设国家级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区;推进与全球知名社交平台“领英”合作,举办“大连-上海引智成果招聘会”,促进海外人才、海外专家项目落地及成熟智力成果引进;引进上海行业协会管理模式、行业标准制定等先进经验,建立人力资源服务专业机构交流机制;合作举办人力资源高端峰会、高端论坛,依托专业技术人才高级研修班等载体,开展人才培训合作等多个方面达成一致。 
        对标上海,大连仍在做出自己不懈的努力。

上海 放宽门槛 人才集聚做“加法” 
        2017年11月11日下午,位于上海四平路的同济大学校园沐浴在秋日的阳光里,这所始建于1907年的大学校园散发着浓郁的人文气息,在前校长李国豪(1913——2005)的雕像前,放着几束鲜花,这种致敬方式让人心生感动。 
        对王立光的采访就在同济大学的校园里,正值周末,他带着孩子在校园里玩,采访抽空进行。 个案 高校吸引力足可吸引青年人才 
        王立光是同济大学工学学士、管理学硕士,香港科技大学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是项目管理与项目融资、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曾先后任中信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助理工程师、华润城市交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主管、上海济邦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监,现任上海砖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合伙人、深圳市砖济公共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我其实选择上海的原因比较简单,因为我爱人毕业留在上海了,在同济大学教学,我毕业后去北京工作了一年,随后因为爱人的关系,回到上海定居。” 
        王立光老家在哈尔滨,尽管他选择在上海创业的理由很简单,但这也是基于这个城市对人才的高度吸引力。“气候、人文环境、公共服务设施、创业环境,这都是上海吸引众多人才的原因。”而对于他来说,更重要的是这里的高校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使得他的同学包括校友成为他重要的合作伙伴,“所以我认为,一个城市高校的吸引力不足,不能够吸引更多的青年人,那么人才的储备也会成为问题。” 
        2016年9月25日,上海正式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加快推进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人才“30条”),在这一人才政策中,提出“完善创新型科技人才培养模式”,印证了王立光的思路:提出要在上海建设若干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一流大学,在自主招生、教师评聘、经费使用等方面开展落实办学自主权的制度创新。鼓励不同类型高校差别化发展,建设若干具有国际一流水平的标志性学科,重点培育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创新人才。建立上海市高校岗位结构比例动态调整机制,对符合条件的高校,正高级岗位结构比例不低于同类型在沪教育部直属高校,增量部分向上海市重点发展学科和科技成果转化岗位倾斜。建立上海市高校学科专业、类型、层次和区域布局动态调整机制,推进部分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高校转变,优化职业教育体系,促进人才培养更加符合职业岗位特点。

创新 “30条”与青年教师、大学生相关度高 
        “刚开始来上海读大学的第一年并没有归属感,因为从东北来,这里的气候什么的都觉得不习惯,觉得毕业不能留在这里。”王立光说,然而等到大学毕业,这种想法完全改变了。本科4年,硕士研究生3年,7年的时间,这个城市的魅力逐渐显现,他身边的同学和校友,能离开这所城市的少之又少,“这种对人才的吸引力不是短期所能建立起来的,所以政府强有力的人才政策支持,对吸引人才十分必要。” 
        新的人才“30条”增加的条例与高校里青年教师以及大学生相关度更高。鼓励高校、科研院所与企业联合共建新型研发机构,做大做强产学研用对接平台。鼓励企业建立高校、科研院所实践基地,联合培养研究生。深入推进青年大学生创业引领计划,积极落实创业贷款担保、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扶持、创业培训见习、税费减免、初创期创业补贴等政策。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人才“30条”还专门为青年优秀人才脱颖而出“打开一条通道”。要求优化博士后培养机构运作机制。深入实施企业博士后工作站独立招收博士后科研人员。鼓励支持研发能力强、产学研用结合成效显著的企业独立招收博士后。吸引国外优秀青年人才来沪从事博士后研究,扩大外籍博士后招生规模。

格局 上海鼓励高校海外办学 
        人才“30条”明确了一个主要目标,即到2020年,在人才发展体制机制的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基本形成与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和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相适应的科学规范、开放包容、运行高效的人才发展治理体系,率先确立人才国际竞争比较优势,使上海成为国际一流创新创业人才的汇聚之地、培养之地、事业发展之地、价值实现之地。 
        围绕这一目标,人才“30条”鼓励有条件的高校在海外建立办学机构、科研院所在海外建立科研机构,鼓励企业在海外投资设厂、并购、建立研发中心和高端孵化基地,吸引使用当地优秀人才。吸引海外一流高校来上海开展合作办学,鼓励外资研发机构与本市高校、科研院所、企业共建实验室和人才培养基地。鼓励跨国公司在上海建立地区总部或者研发中心,吸引各类国际组织、学术论坛落户上海。 
        人才“30条”还首次提出要“保障和落实用人主体自主权”。推进用人制度改革,保障高校、科研院所用人自主权,在符合条件的高校、科研院所等公益二类事业单位,实施岗位聘任、考核评价、收入分配等管理权下放。 
        高校、科研院所在编制限额内自主引进人才,编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主管部门不再进行前置备案和审批,引进人才到岗后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备案相关事项。深化简政放权,消除对用人主体的过度干预,取消一批在人才招聘、评价、流动等环节中的行政审批和备案事项。 人才“30条”再突破再创新 2016年上海发布的人才“30条”与2015年的人才“20条”相比,突破创新程度更加提高:

突破创新1.人才集聚制度做“加法” 
        外国留学生直接留沪就业,2015年试点条件是硕士及以上学位,2016年放宽到本科,下一步将积极探索在非上海地区高校获得本科及以上学历外国留学生直接来沪就业政策。俗称“上海绿卡”的海外人才居住证(B证)2015年有效期从最高5年提高到10年,2016年进一步提高B证“含金量”。 
        国内人才集聚方面,除了继续强调“户籍政策”的激励导向作用、完善梯度人才引进政策,此次新政特别强调了“重点”和“优先”,即重点引进“四个中心”、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和科创中心建设的紧缺急需人才,优先引进重大科学工程、重要科研公共平台、大科学研究中心、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高层次人才。

突破创新2.下放权力、放宽门槛、放开空间 
        针对高校院所普遍反映的用人自主权问题,新政提出推进用人制度改革,保障高校、科研院所用人自主权,在符合条件的高校、科研院所等公益二类事业单位,实施岗位聘任、考核评价、收入分配等管理权下放。高校、科研院所在编制限额内自主引进人才,编制、人社等主管部门不再进行前置备案和审批。 
        专家指出,《实施意见》提及深化“双自联动”建设国际人才试验区,将是上海人才制度改革的一块试验田。张江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为确保政策落实,张江专项资金制定了新的政策,加大政策引导和支持力度,其中人才专项资助政策对政策服务体系建设、人才创业、培育、保障等方面提供百万至千万元级资助。

突破创新3.以市场价值回报人才价值 
        “30条”改变了科技成果转化的单一定价方式,强调高校、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转化可以采取协议定价、在技术交易市场挂牌交易、拍卖等多种方式确定价格。“30条”还明确,高校、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扣除其处置过程中直接费用后,其净收入的70%或以上可用于奖励个人和团队。“30条”还提出,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奖励、通过“公开竞标”获得的科研项目中用于人员的经费等收入、引进高层次人才和团队等所需人员经费,不计入单位绩效工资总量。深化完善上海市科研项目人员经费的相关政策,改进结转结余资金留用处理方式,推行有利于人才创新的经费审计方式。

人才新政实施一年上海有啥变化? 
        2017年8月,《科技日报》发表“上海人才‘30条’实施满1年,落地征程走了多远?”为题的报道,从政策到实际细分、落实、执行,关注了人才“30条”的落地情况。 
        该报道提到,过去,对于科研院所的科研人员而言,企业任职或个人创业,还能保留编制,这无疑是天方夜谭。即使这样做了,也要承担很大风险。如今,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科研人员企业任职或个人创业,并保留编制,已成为常态。 
        按照国务院《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若干规定》以及《中国科学院工作人员兼职管理规定》,微系统所修订、完善了操作细则,从2016年4月开始正式执行。 
        按照管理办法,微系统所核定10%-15%的流动岗位用于到相关企业任职或个人创业。所里科研人员签订协议后,可以去企业任职、在岗创业或离岗创业,年限为3年,期间科研人员编制保留3年。 
        离岗创业,副研究员徐德辉是上海微系统所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徐德辉的研究方向是微纳技术及器件集成。去年,徐德辉结合微系统所成果转移转化工作,在新微创源孵化器园区内创办上海烨映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开始他的创业。上海烨映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成立后,依托中国科学院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以产学研合作的方式进行MEMS热电堆红外传感器成果转化,是国内首家掌握非致冷MEMS热电堆红外传感器产品核心技术的公司。通过与上海、北京、深圳等地方的专业的集成电路代工厂、后端测试、封装厂家建立合作关系,上海烨映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在国内首次建立了MEMS热电堆传感器从芯片设计、生产、测试到封装的完整的产品化生产链,很快将MEMS热电堆红外传感器产品推向市场,实现小批量销售,打破了境外MEMS热电堆红外传感器产品的垄断。 
        徐德辉对媒体表示,“很感谢国家和上海微系统所里给我尝试的机会和政策,让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创业。” 
        仅人才“30条”之前的人才“20条”,就有一些值得关注的数字:人才“20条”实施一年后,居住证积分达到标准分值并审核通过的有4180人,居转户年限由7年缩短为5年并审核通过的有343人,全部为企业科技技能人才;直接落户审核通过的有115人,其中企业高级管理和科技技能人才102人、企业家13人。 
        2015年,申城共办理非上海生源应届大学生落户19034人,留学人员落户7330人,人才居转户7083人,人才直接落户5829人。 
        作为“20条”升级版的“30条”,其效果不言而喻。 王立光 
        同济大学工学学士、管理学硕士,香港科技大学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是项目管理与项目融资、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现任上海砖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合伙人、深圳市砖济公共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采访王立光的第二天,他通过微信发来留言: 
        “2017年7月,成都市政府为吸引人才,启动‘蓉漂计划’,针对创业者有‘最高1亿元创业资助’、‘1.6亿元就业创业培训’,针对找工作的有‘本科及以上青年人才可凭借毕业证来蓉落户’,‘外地本科及以上应届毕业生来成都找工作,提供7天免费住宿’。看好政策的制定者!” 
        “我觉得成都的一些做法值得借鉴。” 
        “上海的基础毕竟超过国内城市太多,可能参考的意义不大。” 
        字里行间都是中肯的建议。 
        在采访过程中,也有人提出,政策的制定固然重要,但具体的执行和推行也至关重要,好的政策不但要制定,还要落地,这才是吸引人才的关键所在。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