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题 > 正文

百米购票长队成为回忆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7-01-18 16:47:36

讲述人:韩建成,2006年来到大连站,2007年从事客运工作,接触春运工作已有10年,目前是大连火车站站长韩建成用“翻天覆地”四个字形容这十年来铁路春运的变化。曾经售票员敲键盘的手都是抖的:同一趟列车,全国几百个窗口在卖,工作人员查票的时候还有,一瞬间就会被抢没。工作人员觉得没法跟旅客交代。如今人们对互联网和电话购票的操作熟练,以及铁路部门科技投入,售票平台建设趋于完善和稳定,足以应对高峰期购票的需求。
    韩建成用“翻天覆地”四个字形容这十年来铁路春运的变化。十年来,他见过上百米的购票队伍,看到了电话购票和网络购票带来的方便,见证了高铁开通运力翻番,体会着春运期间服务质量的提升。
10年前排队买票队伍长达上百米
    2007年,网络还不发达,回家的票有多难抢,当时还是售票车间主任的韩建成深有体会。今年已经是他参与客运工作后的第十个春运,他说,那种一票难求的紧张局面依然历历在目。
    2007年,还没有电话购票和互联网购票,所有的火车票都是从售票窗口售出的,旅客为了能够顺利买到一张返乡的票,往往需要提前一天到火车站排队。“那个时候,排队购票的人从大连站二楼购票厅顺着引桥一直排到火车站前面的电车道,能有上百米长。这么多人排队,很容易发生危险,现在想想还让我感到胆战心惊。 ”韩建成说。
    让韩建成印象深刻的还有春运售票高峰期售票员紧张的情绪。“比如大连到佳木斯卧铺票很紧张,全国几百个窗口在卖,有的窗口工作人员查票的时候还有,一瞬间就会被抢没。工作人员觉得没法跟旅客交代。”韩建成说,据他观察,窗口售票人员敲键盘的手都是抖的。为了防止售票员作弊,同时维持良好的售票秩序,火车站还要派出监管人员巡查。
6年前实名制、互联网引发购票方式变革
    2010年韩建成任大连站副站长,2011年前后,电话、网络购票及实名制等新鲜事物开始对春运产生积极影响。
    韩建成说,在实名制之前,票贩子比较多,窗口只能用每人限购3张票的方式遏制这一行为,同时公安干警每年配合开展专项整治行动。实名制以后,这样的现象就越来越少了,还增加了挂失补票等新功能。
    售票窗口减负的同时也面临一定的挑战。人们经历了从不认识到认识,从不接受到接受,从不会用到会用的过程。
    比如推出电话和网络购票后,还有一些人认为抢手的票还能在窗口买到,却不知道互联网、电话订票的预售期比售票窗口提前2天,售票窗口和火车票代售点只能发售互联网购票、电话订票剩余的票额,如果没有剩余票额,则车站窗口和火车票代售点也无票可售。
    随着运能的增加,人们对互联网和电话购票的操作熟练,以及铁路部门科技投入,售票平台建设趋于完善和稳定,足以应对高峰期购票的需求。据统计,2017年1月20日-1月26日购票高峰期通过互联网、电话及手机APP预售量平均达到85%以上。
4年前车厢过道内拥挤不堪的情形逐渐消失
    2012年12月1日哈大高铁开通,正好赶上春运,开通第一年便承担了春运30%的旅客运输量,面对新事物,群众也有一个接受过程。“哈大高铁开通之前,社会有一种说法叫做‘被高铁’,大家对高铁没有体验和认可。高铁的票价比普通列车要高出很多,一些地区在开通高铁后调整结构,停开普速列车。所以大家有一种‘被高铁’的感觉。 ”韩建成说。
    哈大高铁开通使用后,大家感受到高铁的方便快捷舒适,逐渐从“被高铁”到喜欢高铁,离不开高铁。这个时候旅客出行的选择权更多了,商务流、学生流、旅游流是乘坐高铁的主要人群,在他们眼里时间是特别宝贵的。
现在运力充足 旅客手里的年货越来越重
    2015年,韩建成任大连站站长,他说,随着丹大线的开通,以及大连到延吉、珲春线路的开通,东北的高铁网更加密集完善了,大连站开行结构发生了变化。从2016年的春运开始,哈大高铁冬天不降速成为常态,给旅客带来了更好的体验。
    除了铁路运输技术的提升,服务不断升级,比如车站设有售票驿站,有电脑有工作人员,可以手把手教旅客网上购票,购完票以后可以直接到取票窗口和自助取票口取票。对重点旅客提供一条龙服务等等。
    同时韩建成在旅客身上也看到了国家的强大和社会的进步。“以前到窗口来买票的打工人员比较多,他们返乡的时候带着编织袋,装着基本的行李,那时候大连海鲜也比较贵,他们多是揣着钱回家,到当地再买年货,现在外来务工人员穿着体面,拿着各种箱包,装海鲜的泡沫箱子代替了编织袋。 ”韩建成说。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黄凤桐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