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谁在海里撞死我父亲?在读博士5万元悬赏目击者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8-07-10 09:42:09


 

53岁男子星海湾游泳遭遇不幸 右大腿被切断身亡
  
  7月6日晚10点,在海边发现父亲的衣物和手机时,不祥的预感在小刘脑海里出现,那一夜他和母亲尚抱着一丝侥幸,但是次日在法医中心,所有的幻想破灭了——父亲身上还挂着游泳时的红色“跟屁虫”,右大腿从中间位置切断,仅有一点皮肉相连。父亲生前发生了什么?小刘一直在寻找真相,而这个过程中针对旅游快艇这一肇事怀疑对象引发了网友的广泛关注和讨论。
  
  微信平台求助   父亲命丧海中   在读博士跪求目击者
  
  7月8日下午,半岛晨报微信公众平台收到一条“寻找目击者与提供线索人”的信息,内容如下:2018年7月6号(星期五)下午1:30至下午2:30左右,我爸爸在大连星海湾浴场东面游泳,当游到星海渔港对面至跨海大桥中间时,被旅游载客快艇撞击身亡,当时我爸爸身上绑有醒目的游泳标志性漂浮物(红色跟屁虫)。但快艇不仅不避让,还肇事后逃逸,跪求目击者能提供更多线索!让肇事者得到应有的惩罚!
  
  于此同时,这条求助信息也很快在微信朋友圈中被转发,转发信息中增加了“悬赏5万元”的信息。
  
  记者随后联系上了信息的发布者小刘,如果没有这场意外,这个28岁的在读博士生,周末两天会和往常一样回家吃顿饭,然后和父母出去逛一逛,然而这一切在上周五晚上戛然而止了。
  
  儿子讲述   死者生前在事发海域已冬泳3年
  
  小刘说,最先发现异常的是母亲,当天她多次拨打父亲的电话,但是始终无人接听。父亲今年53岁是个冬泳爱好者,一年四季都在固定的地点游泳,此前也有晚归的时候,但是从不会这样长时间不接电话也不回电话。
  
  当晚10点,小刘和母亲来到了星海广场,在星海渔港酒店附近的大坝上发现了父亲的衣物和手机,这里是父亲所在的大连情趣冬游俱乐部成员的聚集地,换衣服的棚子也是父亲搭建的,父亲每天从这里下水,游到跨海大桥,一天两三个来回,已经坚持了三年左右。“当时我们就有不祥的预感。”小刘说,但是他仍然安慰母亲“有可能跟队友喝酒去了”,然而当发现父亲的车还停在海边时,所有的理由都显得很苍白。小刘拨打了110报警,接线员告知当天下午3时许,在该海域打捞出一漂浮男子,死者是一名中年男子。

  
  事发现场   右大腿中间被切割仅剩点皮肉相连
  
  按照警方的指引,小刘和母亲以及一位陪同的叔叔来到了星海湾边防派出所。在这里他们获悉,下午2点多,有人骑摩托艇在海上玩时,发现漂着个人,“警方说打捞上岸时身体还有温度,说明事发不久。”小刘表示。
  
  警方考虑到家属的情感和承受能力,没有让他们辨认尸体照片,小刘说去看的叔叔回来眼睛是红的,他已经猜出了几分。
  
  那一夜,他和母亲仍然抱着一丝幻想,寻找着各种可能的理由。但是第二天在法医中心,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再见到父亲时,他躺在那里,身上还系着红色“跟屁虫”,“父亲的右大腿从中间位置被切断,只剩一点皮肉相连。”小刘说。
  
  警方推测   死者生前或遭快艇外挂螺旋桨绞割
  
  “法医说是切割伤,是生前伤。”小刘告诉记者,父亲生前水性很好,在排除了溺水或呛水等意外后,最大的可能就是在游泳的过程中被利器切割,导致丧命。目前,警方初步怀疑,这是一起海上交通事故。肇事的怀疑对象首先投向了那些带有外挂螺旋桨的旅游快艇。
  
  采访中,记者联系上当时同在该区域游泳的范先生,他是小刘父亲生前最后一个发生对话的人。范先生说当天13时35分,自己在距离岸边还有100米时遇到了正往海里游的老刘,两人还打过招呼。14时左右,他在岸边寻找老刘的身影时,并没有看到他。“看到一艘快艇正在海里打转儿。”范先生说,“我当时还纳闷,快艇平时都是直行,为何会在海中打转儿”。而这成为小刘等人怀疑是快艇肇事的理由之一。
  
  事后,小刘从父亲生前的冬泳群中获悉,该海域经常有旅游快艇出没,尤其是夏季,非常频繁,也正因为如此,游泳者会在身上挂上红色“跟屁虫”以示提醒。“父亲身上有系着,但是没得到避让,对方还肇事逃逸了。”小刘说。在他看来,如果事发后,父亲能够及时得到救助,或许就不会命丧海中。
  
  事发后,小刘一边承受着丧父之痛,一边处理善后事宜。然而多方寻找目前尚未发现有效信息,小刘寄希望于寻找目击证人,信息发布后,小刘收到很多信息回复,但是并没有看到事故发生时的情景。据了解,此案目前警方正在全力侦查中。


 

  深入调查
  
  虽然目前是否是快艇肇事尚未具体确定,但是此事发生后引起我市不少游泳者以及网友的关注和讨论。
  
  1.快艇驾驶从业人员及资格需严格把关
  
  一位微信名为某游艇俱乐部的专业人士留言称:死者腿被利器所伤,说明是带桨叶的船只所为,而不是摩托艇,因为摩托艇是吸水工作的,没有桨叶。他的意见是重点排查快艇和游艇,同时他指出,游艇视野较好,而快艇速度快且视野低,当发现前方有人时可能已经来不及躲避了。
  
  一位航海专业的网友称:驾驶快艇需要取得相应的资格证,遵守通行规则。在他看来目前相关从业人员素质和身份复杂,其呼吁主管部门重视对驾驶人员从业资格的把关和审核。
  
  而更多的网友把着眼点放在了亲海过程中与旅游快艇、摩托艇混行存在的安全隐患问题上。从网友留言的情况来看,这个问题不仅出现在该事件的发生地点,也包括傅家庄、星海公园、金沙滩、石槽等海域。
  
  2.游泳者与快艇混行矛盾时有发生
  
  7月9日上午9时,记者来到了小刘父亲发生意外的这片海域,大连情趣冬泳俱乐部的近30名成员也赶到这里。
  
  当天上午是个阴雨天,记者统计发现在1小时的时间里,大约有8趟快艇的往返记录,其驾驶方向多为东西横向往返。“我们一般都是南北纵向来回游,正好交叉,非常危险。”俱乐部群主卢先生表示,他告诉记者,此处对于大连冬泳爱好者来说是一处得天独厚的游泳场地,而近三年来,随着快艇的出现,也出现了“争海”的矛盾。
  
  按照他们的记录,这个有140多人的冬泳俱乐部,此前已经有4人与快艇驾驶者发生过直接矛盾:
  
  2016年,丛先生在海中央与一艘快艇相遇,因未系   “红色跟屁虫”,其浮出水面大声喊以示提醒,“我本来吓得够呛,他们还故意围着我转了一圈,还很挑衅的在笑”。此后69岁的丛先生改为横着游。
  
  2016年,穿着黄色脚蹼的周先生,因迎面躲闪不及,潜入海中躲避,但腿被快艇打伤,脚蹼被打碎,事发后驾驶者将周先生送上了岸,并承担了治疗费。从此周某改跑步锻炼身体。
  
  2017年,有人后背遭螺旋桨伤害,造成脊椎骨裂。
  
  2017年,詹先生在游泳过程中遭快艇驾驶者“撞死你”言语威胁。
  
  采访中,这些游泳爱好者表达了这样的心声:市民习惯亲海,不希望失去此处这块得天独厚的游泳场地。同时他们也希望能在一个有序的环境中和谐相处,共享大海的馈赠。
  
  3.旅游船舶(艇)不得在游泳区内航行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对于水上旅游运输工具的管理,涉及边防、交通局、安检局、海事局、工商局、水路运输管理处等多个职能部门.  根据《辽宁省水上旅游运输管理规定》,对于经营水上旅游运输业务的单位和个人,在审批筹建阶段,需要先后向交通行政部门取得《水路运输许可证(筹建专用)》《水路运输许可证》《船舶营业运输证》。对于无《水路运输许可证》和《船舶营业运输证》,擅自经营水上旅游运输业务的,责令停止营运,并视情节处1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罚款。
  
  在营运管理上,规定要求必须在核定的航区内航行和在规定的港(站、点)停靠。
  
  在安全管理上,除了对船舶(艇)进行安全技术管理,保持适航状态、配备的船员符合国家规定、对船员进行技术培训和安全教育,不得强令船员违章操作以及根据船舶(艇)的技术性能水文气象条件,合理调度船舶(艇)外,还要求旅游船舶(艇)不得在游泳区内航行,停靠港(站、点)应当避开游泳区。在游泳区内航行的,给予警告,并处3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于雅坤
  
  【寻找目击者】
  
  眼下小刘在寻找目击者的同时,也希望肇事方能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同时他也希望父亲的死能对夏季海上安全有所警示。如果你是目击者或获悉内情,请联系小刘:13019475685

[编辑:栾晓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