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2岁男童跌落台阶额头留永久伤痕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8-07-23 09:53:24

在58到家花高价服务费雇保姆看娃,结果出意外……

家属怀疑保姆玩手机忽视孩子,认为服务平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听到童童哇哇大哭,母亲张女士赶紧从卫生间跑了出来。此时,她看到两岁的儿子摔在了客厅的下沉台阶上,额头发肿。看娃的保姆站在台阶上方,手里握着手机。一起意外,让只有两岁的童童额头留下一个三四厘米长的坑,成了永久的“记号”。花比家政市场价高的服务费,雇高价保姆,却发生这样的事情,童童父母认为,这家名为58到家的平台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两岁男童摔伤额头保姆正在远处握着手机

事情发生在今年1月份。据童童的母亲张女士介绍,当天她跟保姆都在家,事发前她委托保姆照看孩子,自己去卫生间。可不一会儿,她就听到儿子哇哇大哭。匆忙从卫生间跑出来,张女士看到儿子摔在了客厅的下沉台阶上,而保姆却站在台阶的上方,距离儿子摔倒的位置很远,而且最让她生气的是,保姆手里一直握着手机。

张女士说,当时她赶紧抱起孩子,发现儿子的额头虽然没出血,但是却肿得厉害。“当时没有去医院,但咨询了医生,因为孩子太小做CT恐怕对孩子有其他影响,所以医生建议先观察。”张女士说,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她发现儿子童童并没有什么异常,可欣慰之余她发现孩子额头消肿后留下了一个三四厘米长的坑,而且一个多月过去始终没有恢复。

如坐针毡的张女士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医生明确告知,童童额头上的坑自行恢复不太可能,除非今后做整形填充。也就是说,两岁的童童额头上将永久留下这道“记号”。

花高价服务费找保姆到家连暖壶盖都打不开

童童一家住在中山区港湾广场,家里经济条件优越。去年下半年,通过网上了解58到家平台后,觉得靠谱便与公司签了合同。合同约定,信息服务费一年5500元,保姆工资每月5000元,其间若保姆不满意可以免费推荐其他人。童童的父亲刘先生说,当时工作人员告诉他,他们家的保姆(育婴师)都有证,不仅带孩子有科学的方法而且都会做儿童营养餐。刘先生说,虽然他家信息服务费同比家政市场价要高出数倍,但他认为这钱花得值。

签了合同之后,保姆上门。可两三个月的时间,童童家的保姆换了六七个。刘先生说,保姆到家当然要双方磨合,可他发现来的保姆根本不像最初家政公司推荐时说的那样:有着丰富的育儿经验,而且还有育婴师证。保姆到家后,刘先生发现,有的人甚至从来都没干过这活,连简单的暖壶盖都打不开,更别提照顾孩子了。“沟通后我大吃一惊,保姆说她是外地人,到我家是第一次干活,拿证才一个月。”

此外,刘先生说,他家的面积有300多平,但家政公司隐瞒实情,告诉保姆他家实际面积200多平。有一位保姆到家干了两天,就以“家太大,干不完”为由不干了。“我去找过家政公司,这样双方糊弄,对我们都是极其不负责任。”

涉事保姆整天玩微信手机或是工作失职原因所在

说起最后这位保姆,刘先生说这位保姆还算干的时间比较长,在他家工作了两三个月。可这位保姆平时手机不离手,整天玩微信,为此他们之前也十分担忧。刘先生说,因为家里雇佣保姆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看护孩子,家人不好说太多,但曾向公司反映过这个问题,可保姆玩手机的问题却始终没有改善,直到出了意外。

由于家中没安装监控设备,所以并不能确认孩子摔伤时保姆正在玩手机,但当时保姆手里确实握着手机,刘先生认为手机或是保姆工作失职的罪魁祸首。

家长:不满服务平台解决问题的态度

发现童童额头上的伤无法自行恢复,又因为与保姆之间的矛盾激化,刘先生家将情况反馈给了58到家。之后确实有工作人员上门看望。但让刘先生一家不满意的是,从始至终他们没有见到过相关负责人,而且此后每次都是客服与他们电话联系。

刘先生说,因为工作较忙,他也确实没有持续与对方交涉。时隔半年,直到几天前,他的朋友出面协商,公司才出具了书面协议书,但看到内容后他更加不满意。“从内容中没有提及58到家的问题,似乎撇清了所有责任,完全是我们跟保姆之间的服务纠纷,这种态度我不能接受。”

记者看到了58到家出具的协议书,上面注明,“一次性补偿人民币4000元,此次签约的信息服务费5500元全额退还,且无需支付保姆本月工资5000元。”刘先生认为,他是通过58到家购买的服务,而且不单是这件事,58到家推荐的其他保姆与之前承诺的也有很大出入,他认为58到家的服务存在严重疏漏,应该主动承担责任。最近自己的朋友确实因为气愤提出过其他赔偿要求,但相对于经济赔偿,他本人最在意的是事发后公司处理事情的态度。

58到家:赔偿金未达成一致,协商未果

采访当日,记者接到了58到家公关部李姓工作人员的电话,电话里对方表示,事情确实时隔很长时间,公司也是事发一个月后得知,但一直积极处理解决。针对孩子的伤势,公司也通过整形行业进行过了解咨询,所以给出了赔偿4000元钱的处理意见。他表示,之前针对这种处理意见童童的家属是同意的,直到几天前童童家另外一位朋友的介入,其朋友提出过赔偿2万元的要求,但对于这笔赔偿,公司暂时无法接受。

家政行业屡出问题,谁之责?

前段时间杭州保姆纵火案,使得家政用工问题再次成为了全社会热议的话题。本报也曾报道过,“男护工掌掴大连七旬老人”的事件。虽说这些只是极端个案,但往往保姆照顾的都是老人和小孩,所以一旦出现问题,就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问题保姆的出现,除了个人素质原因,家政企业的监管不严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在58到家的网站上,记者看到有这样的字样,“爱家如你值得托付”。那么这些到家的保姆是否能真正做到“爱家如你”,确实很难说。目前一些家政公司聘用保姆时,对被聘用者的情况缺少严格审核,这样一来保姆到家雇主只能自求多福。

记者了解到,去年,上海长宁区家庭服务业协会公布了拟定的黑保姆的多项标准,包括有犯罪记录,有偷盗等前科履历及相关作假,居民同事反映人品极差的等。当然这些标准不是法律法规,只是一个建议性的行业规范。但希望将来这些规范能够真正纳入法律法规,提高家政人员的准入门槛,从而提高家政行业的整体服务标准。(为保护当事人,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孙熳

[编辑:栾晓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