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大连小伙菲律宾另类上岗记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8-08-15 09:47:03

应聘出国做客服,实则通过QQ假扮美女,引诱国人参与网络彩票赌博

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国,憧憬着出去打工赚钱,可大连小伙小魏此趟菲律宾的求职体验却不太好。交了1.5万元中介费出国做客服,可在异国他乡却被要求通过QQ扮美女引诱中国人参与网络彩票赌博。“被骗到国外做违法的事,于情于法我都不能干。”几经周折,小魏终于逃回了国。面对那些深陷网络彩票迷局的年轻人,小魏希望通过讲述自己这段特殊的求职经历,希望他们能迷途知返。

A出国

应聘做“客服”高薪“低要求”

“每分钟打字40个”两年保底24万

“菲律宾、柬埔寨客服招聘:18-32岁,男女不限,打字每分钟40字左右,两年保底24万……”2017年9月,看到这样的招聘信息,30岁的大连小伙小魏有些心动。去年五月份,小魏所在的瓦房店一家模具厂裁员,下岗后迫于生活压力,小魏急于找到一份稳定赚钱的工作。

小魏说,自己从未出过国,之所以被打动,一是因为工资高,活不累;二是招聘条件低,只要求每分钟打40个字;最重要的一点,发这条消息的人是自己的前同事,为此也多了几分信任。跟家人朋友商量过后,小魏决定出国打工赚钱。

在同事的推荐下,小魏找到了这家位于开发区的中介公司,说是中介其实隐藏于一栋居民楼内。出于对朋友的信任,小魏当时并没有查看该中介的资质。出国需要中介费1.5万,2017年9月27日小魏先用微信给中介公司负责人转了1000元押金,一周后过去面试。面试时对着电脑视频,对方能看到小魏,而小魏这头的摄像头却看不到对方。

在规定时间让小魏打字,测试他的打字速度。“一分钟40个字,这个标准对我来说太容易了。”不出所料,小魏出国的事儿被敲定。交了剩下的14000元钱,中介为小魏办理护照、签证以及机票。“在等待出国的那段时间,我一直问中介,客服主要做些什么?可中介却说就是简单的回答几个问题。”小魏说,中介始终没有透露具体的工作内容,而他认为就是那种电商平台的普通客服。

去年10月11日,小魏带着些许的兴奋登上了飞机,在厦门转机后当晚抵达了菲律宾首都马尼拉。

B上岗

每天工作12小时,挂3个QQ扮美女拉人

“哥哥在吗?”加几千个QQ,十几人回复

当晚11点多,小魏在机场见到了迎接他的人,同样是一位中国人。过了约半个小时,又有4名中国人从不同城市先后抵达了马尼拉的机场。过了零点,包括小魏在内的5个人坐上了面包车,约20分钟车程他被送到一座26层楼高的大厦,这里是他的宿舍。宿舍三室一厅,分上下铺,所有的人都休息了,小魏也直接上床睡觉。

2017年10月12日8点30分,小魏与室友起床洗漱,之后被送到一座4层楼高的大厦,一层是食堂,小魏所在的公司在大厦的3层。每层楼都有很多家公司,进入公司前上交个人电话。小魏回忆,大厦从管理人员到普通员工,都是清一色的中国人,只是来自中国内地不同的城市。经过简单了解,他发现大家跟他一样,都是被中介介绍来的,只是费用不同,有的人说没花钱就可以来这里工作。

正式上班之前,有简单培训。主管给他安排了座位,给了他3个带有等级的QQ号。小魏说,到了公司按规定先给自己起名字,真实姓名不能告知别人。小魏给自己起名“大为”,坐在他旁边的来自沈阳的同事叫大刘,组长安排大刘先带小魏。

大刘年长小魏几岁来自沈阳,在马尼拉工作半年。他告诉小魏这些QQ号码需要以女性身份登录,为了更加真实,需要在网上找些美女照片来装扮QQ空间。

做客服为何要“男扮女”?经过了解,小魏才明白出国前中介说的“网络客服”原来是到菲律宾从事网络博彩的推广,而且为了引诱更多的人参与,需要“男扮女”。

“这事儿是违法的,我干不了!”了解了工作内容后小魏抱怨道,可大刘却小声劝他不要声张。早上9点钟到晚上9点钟,12个小时面对电脑,小魏的心里倍感压抑。

工作第二天,组长给小魏发来几千个QQ号码,让他加人。小魏照做可通过验证的却只有十几个人。“哥哥,在吗?”这是为了扮演女性,大刘教小魏发出的第一句话。小魏说,通过验证后大部分人都会回应说“在”。可因为没经验,当自己再问“了解彩票游戏吗?”这时往往就会被人拉黑。

C回国

内心煎熬,装病拿回护照逃回国

目前仍有很多“假中介”骗人出国

那段时间小魏每天都想回国,但由于护照被扣,又没钱买机票,所以迟迟没能如愿。但一件事儿的发生让他回国的想法愈加强烈。小魏说,在他之后公司又来了一位22岁的厦门男孩。“上班期间公司要求只能在电脑上登录公司发的QQ号码,但这个男孩登录了自己的QQ号码,而且还与朋友聊天。”小魏说,或许是聊天内容敏感,公司发现后将男孩带走。几日后小魏再次见到男孩时,男孩说自己被关了起来,还挨了打。

几日后小魏佯装生病,以需要治病为理由,几经辗转要回了自己的护照。在菲律宾工作半个月,虽然没有赚到一分钱,但也没有诱骗一个人上当。回国那天,飞机落地的那一刻,小魏心里才终于踏实。

回国后,小魏多次找到中介公司,可对方没有过多解释,交纳的中介费也没有退回。小魏说,目前还有很多“假中介”在以高薪为诱饵,蒙骗像他一样的年轻人到菲律宾、柬埔寨等地做这样的工作。甚至有人告诉他,他也可以送人到国外,机票、护照等费用博彩公司出,至于他要多少中介费,完全可以自己定价。

揭秘网络彩票赌博内幕

群里发布的预测号码,全是“客服”瞎蒙的

小魏所在的公司经营的是“如意彩票”,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拉人,如果拉人成功就给对方发过去网址链接,引诱对方注册会员。由于缺少经验,而且本身对这个工作排斥,所以几日下来小魏一直没有拉人成功。

小魏说,为了能够拉人成功,其他同事有的先不急于跟对方提及“彩票”,而是用女性身份跟对方培养感情,聊天内容尺度很大,言辞露骨。男人扮演女性身份,为避免露出破绽,对方发来视频时,就由公司的女同事负责聊一会儿。

“这个工作让我特别内疚,我确实是干不了。”小魏说,自己的心理压力特别大。但来的时间长的同事有很多干得不错,底薪加提成,拉的“有效客户”越多,提成就越高,有人甚至以成功拉人上钩而兴奋甚至是炫耀。

有同事告诉小魏,像他们这种针对中国内地的网络博彩公司,在马尼拉有很多。在菲律宾工作了半个月,小魏终于彻底了解了自己受聘的“网络客服”到底是份怎样的工作,虽然他们是在菲律宾工作,但这样的博彩网站从老板到招募的员工全是中国人,目标人群也完全指向中国内地。他们公司所推的“如意彩票”,吸引了很多中国内地的玩家,动辄几十倍的地下博彩翻倍率,让很多人沉迷其中,最多的每个月赌资上千万……

今年6月,本报曾经报道过一篇新闻,32岁的大连小伙张岩被高额回报所吸引,痴迷网络彩票,从银行贷来5万元钱全部投入网络彩票网站中,结果一天赔光。之前采访时,张岩就曾说,在彩票网站会员群里每天都有专人发消息,预测各种彩票的中奖号码,基本上群里的会员都会跟着投注。虽然有赔有赚,但会员却愿意相信。

小魏告诉记者,在工作期间由于自己一直没有拉到人,组长曾让他管理其中一个会员群,群里都是加入该公司的玩家,确实需要每天往群里发布各种彩票的预测号码。那么预测的中奖号码是从哪里来的消息?记者提出这个问题时,小魏则说,“看心情”。事实上,这些所谓的预测号码根本没有规律,更没有准确的信息来源,靠的就是蒙。

可惜这些内幕包括张岩在内的玩家是不会知道的,他们只会一次投注未中后,再翻倍投注,越投越多,以为一旦中了就能将之前赔的钱赚回来。可最终只能是越赔越多,赚的只有博彩公司。

多知道点

公民在境外犯罪《刑法》仍可追责

小魏说,他在菲律宾工作期间,当他质疑工作的合法性时,身边的同事们都告诉他,在国外干这个不算违法。但事实上我国《刑法》第七条属人管辖权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本法规定之罪的,适用本法,但是按本法规定的最高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予追究。这就意味着只要是我国公民,不论其在世界上的哪个国家,也不论在外国居住时间有多久,他所实施的行为只要符合我国刑法中犯罪的规定,我国刑法都可以追究其刑事责任。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孙熳文/图

[编辑:栾晓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