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24小时 > 正文

兄妹陷传销窝点 警方历经12小时将其解救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8-06-02 21:24:29

兄妹三人

牛文欣(左)与本报记者

5 月 19 日,甘肃 22 岁女孩牛文欣从太原乘飞机来连看望二哥,意外的是女孩抵达大连后兄妹俩全部离奇失联。担心弟妹落入传销陷阱发生危险,近日兄妹俩的大哥从甘肃来连寻人,并求助本报。在本报报道了甘肃兄妹失联的消息后,引发全城关注,特别是我市警方对此事高度重视,全力开展走访查寻工作终确认甘肃兄妹陷入传销窝点,警方历经 12 小时奋战成功将兄妹俩解救。

前情回顾:22 岁女孩看望亲哥失联

失联的女孩牛文欣是甘肃人,今年 22 岁,刚毕业目前在太原上班。5 月 19 日,她向家人和朋友透露,自己从太原出发前往大连看望自称出车祸受伤的二哥,可抵达大连后不久女孩手机关机失联。

担心弟妹陷入传销陷阱 大哥来连寻人求助报社

牛家兄妹三人,在与妹妹最后一次通话中,大哥牛红斌感觉出了一些异样,而且不仅妹妹失联,二弟的手机也关机不通。担心弟妹俩陷入传销陷阱,5 月 31 日凌晨,坐了 4 个多小时的飞机,牛家大哥牛红斌和老家亲戚抵达大连寻人。由于没有头绪和丝毫线索,当天历经短暂休息,一早牛红斌就先来到报社找记者求助。

出于信任牛红斌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整个情况,希望本报能够帮助他们。在得知女孩抵达大连后去了瓦房店,还曾给家人发过地址定位,记者建议牛红斌立即到瓦房店并向属地派出所报案。同时本报对此事也进行了重头报道,官方微信头条也推送了这条消息。在报道发出后,此事引发全城关注,特别是我市警方对此事高度重视。

报道当晚警方成功将甘肃兄妹从传销组织中解救

在牛红斌离开报社前往瓦房店后,本报记者一直与之保持联系。次日,牛红斌在微信中告诉记者,警方对此事十分关注,已经成立了专案组,他们一直在焦急的等待着。当晚 8 点多,记者再一次接到了牛红斌的电话,他兴奋的说,弟弟妹妹找到了!随后,记者也从警方处了解到,此前失联的牛家兄妹俩确实陷入了瓦房店市一传销陷阱,在警方的不断努力下,当晚成功将兄妹俩解救出来。

女孩和二哥平安与家人团聚,大家高兴之余也都有很多疑问。女孩这几天到底是怎么度过的?二哥为何会让自己的亲妹妹来连落入传销陷阱?这些种种疑问,记者只有见到女孩后才能得到解答。

本报记者与兄妹俩面对面,兄妹倆讲述进入传销组织的经历

6 月 2 日下午,牛红斌兄妹三人从瓦房店坐火车回到大连,这是记者第一次见到牛文欣。虽然陷入传销组织数日,心里受到巨大伤害,但牛文欣的状态还算稳定,牛宏强倒是一直低头不语。初次相见,牛文欣拉着记者的手讲述了她这几天的全部遭遇,记者也将读者们关心的问题做了逐一了解。

1、女孩为什么会来大连?

牛文欣说,她之所以来大连看望二哥,是因为此前收到了二哥发来的一段视频,视频中哥哥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旁边有人说哥哥受伤很严重,没有人照顾,希望她能够过来照顾哥哥。正是因为担心哥哥,懂事的牛文欣特地跟公司请了一周的假来大连看望二哥,然而她却不知道这是传销组织精心策划的骗局。

2、这几天女孩是怎么度过的?

5 月 19 日中午,牛文欣抵达了大连瓦房店与二哥牛宏强相见。当天除了二哥之外还有其他人,并要求牛文欣去"师傅"家吃饭,牛文欣拒绝了,当晚她住在宾馆。

5 月 20 日,牛文欣依然拒绝邀请,表示"师傅"照顾二哥,希望请对方出去吃,由于"师傅"没有时间,饭局没成,当晚她又住在宾馆。

5 月 21 日,二哥牛宏强的同事打来电话,强烈要求牛文欣退房,到"师傅"家做客。这天牛文欣退了房间,来到了一座居民楼的 6 楼。"那个房间是两室一厅,6 楼还安装了防护栏!"牛文欣说,一走进房间她就种不好的感觉。当晚,陆续有 10 多名男女回到这个房屋,而且几乎都是 20 多岁的年轻人。那晚,牛文欣才知道,这个房间是"公司宿舍",她被安排在女生房间。

5 月 22 日,公司带她上山组织了野餐,下午就在山上开始上课,这是牛文欣第一次听课。据牛文欣回忆,上课的地方是在一座山的半山坡,一块很平整的地上聚集着四五十人,有"老师"讲课,黑板挂在两棵树中间。此时牛文欣确认自己进入了传销组织。那一晚,牛文欣整宿未眠,担心,害怕,恐惧,所有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压得这个只有 22 岁的女孩心里难受不已。

5 月 23 日,早上 4 点多宿舍的同事们就已经起来陆续去山上听课了,她是新来的,当天 8 点多上的山。

5 月 24 日

……

以后的日子牛文欣几乎每天都在山上听课中度过。牛文欣说,每天上两节课,一节大课(发展课),一节小课(制度课),而且每天的制度课程内容都是一样的。"说财富掌握在 20% 人的手里,我们要争取挤进这 20% 的人群里 …… "这是牛文欣能回忆起来的内容。

3、这几天在想什么?是否想要逃跑?

"这些天你都在想些什么?是否想要逃跑?"对于记者的这个问题,牛文欣说,她到大连的第二天,二哥就把她的手机摔碎了,导致她没有办法跟外界联系。而且每天身边都至少有两个人在左右看着,就连上厕所也有人看着,所以逃跑是不可能的。牛文欣说,每天她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找机会跟外界联系,她不断的祈祷自己还能出去。

"如果外面的窗户没有栏杆,我想我会从 6 楼跳下去。"牛文欣说出这句话时记者很吃惊,但她说那个时候真的没有任何办法。"我不能表现的过于反抗,也不能表现的过于顺从。"牛文欣说,后来的她不得不接受了现状,到交了 2900 元钱时,"公司"的人稍微对她放松了警惕。

4、拖延时间等待机会,给哥哥打电话,暗示自己"被控制"!

由于牛文欣表现的很听话,在她多次要求下,组织里的人答应可以借用电话让牛文欣跟家人报个平安。牛文欣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妈妈,在电话里她只是告诉妈妈自己很好。之后她给大哥牛红斌打去了电话,在电话里她哭了,拜托大哥照顾好爸妈,她会照顾好二哥,但最后她还说了一句话,"虽然有些东西不容易控制,但我还是会尽量控制的。"牛文欣说,这句话她是在暗示哥哥自己"被控制"。由于旁边有人看守,她没有办法把话说的太明显,她希望哥哥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但此前牛红斌接受采访时只提到妹妹给他打的最后一个电话时大哭,而且语气不对,这最后一句话他没有想起来。

之后牛文欣还曾偷偷拿别人的手机上过自己的微信,看到很多人给她留言,她也得知家人已经来连寻找她,而且她也看到了"半岛晨报记者"加她微信,看到这些内容她内心既紧张又高兴,但这个年轻的女孩没有声张也没有回复,之后把内容全部删除,又偷偷下了线。

5、警察找到她时她还在山上上课 看到哥哥一家人抱头痛哭

牛文欣说,知道大家都在找她,她的心里有了一丝希望。6 月 1 日晚上 8 点多,她正在漆黑的山上跟同事们上课,这时来了多辆警车。看到警察时,牛文欣说自己依然很紧张,直到警察带她见到大哥时,她抱着哥哥才大哭起来,那一刻所有的委屈和恐惧在此刻全都释放出来。

亲哥为何会将妹妹带入传销陷阱?

虽然受此巨大伤害,但牛文欣说,她并不责怪二哥,她这样说:"从今以后谁的话我也不会再信了!"

牛文欣是自己的亲妹妹,作为二哥为何会拉入妹妹下水?记者也与牛宏强进行了深谈。

牛宏强一直很沉闷,但面对记者的真诚他也打开了心扉。牛宏强说,实际上他是去年 8 月份就已来到了大连,之前确实一直都在新疆打工,是一位同学打电话让他过来上班的。"对方说这边很好,我查了一下大连,觉得这座城市确实很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牛宏强来到了大连。

起初来大连的几天,也都是每天上课,牛宏强也感觉有些异样。"我问他们这是不是传销,他们说是直销。"随着不断被洗脑,牛宏强已经深深陷入其中,而且缴纳了高达 4 万多元的会费。"他们也说让我拉人,我并不是想害妹妹,我只是觉得她太单纯,应该快速的成长起来。"或许这真的是牛宏强的真实想法,他真的想让妹妹好,只可惜他自己走错了这一步,还几乎错上加错。

感谢大连所有的好心人

"这次一家终于团圆了!"找到弟弟妹妹的牛红斌心里终于踏实了。他多次向记者表达自己对这座城市的感激。"如果没有媒体的报道,没有警方的努力,没有大家的关注,我不可能这么快找到弟弟妹妹。"说出这句话时牛红斌的眼里流露出的是无尽的感激。"报道发出后,我接到了很多热心人慰问的电话和短信。"他希望借助媒体向所有帮助他们全家的好心人表示感谢。由于家里人担心,牛家兄妹打算尽快离开大连返回甘肃老家。

记者手记:她走出车站没说话先拥抱了我

6 月 2 日下午,大哥牛红斌给我发微信,说他领着弟弟妹妹乘坐下午 1 点 30 分的火车回大连。我早早地在大连火车站出站口等待着他们。

看着他们远远的走来,大哥牛红斌不断地向我招手。这是第二次见到他,与上次不同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文欣呢?"我还在疑问,这时,一个女孩突然间上来紧紧地拥抱住了我。"姐姐,谢谢你!"素未谋面,她是如此的信任我,依赖我,那一刻,我的心无比温暖!

警情通报:

6 月 2 日凌晨,在兄妹俩成功被解救后,瓦房店公安官方微博也发布了这起案件的警情通报,内容如下:

6 月 1 日 早 8 时许,瓦房店公安接到甘肃来的牛某斌求助称,多日前,其妹妹牛某欣来大连看望自称受伤的弟弟牛某强,然而妹妹到达大连与家人联系后,弟弟妹妹手机全部关机失联。疑似在瓦房店辖区误入传销组织。

接警后,瓦房店警方高度重视,立即抽调精干警力。根据报警人提供的线索,全力开展走访查寻工作。通过 12 小时的奋战,晚上 8 时 20 分许,警方成功将兄妹两人从一传销组织中解救出来,目前,兄妹俩 已经平安与家人团聚。瓦房店警方表示,将进一步加大对传销组织的打击力度,发现一处,打掉一处,以零容忍的态度,重拳清除传销毒瘤。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孙熳 文 / 图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