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大连新闻 > 正文

夫妻俩AA制 孩子生病爸爸拿不出钱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8-12-10 10:15:03

 丈夫擅自借款投资失败、丈夫透支信用卡用于网络赌博、丈夫胡吃海喝没钱给孩子治病……近年来,大连离婚率居高不下。近日,记者采访了辽宁青松律师事务所的王金海律师,根据他今年经手的案件总结,大连夫妻离婚主要原因竟然是经济纠纷导致的夫妻关系不和。 
        丈夫擅自借款投资失败   妻子担心成为被告提出离婚 
        小萍和刘刚二人2015年5月份登记结婚,2016年夫妻二人贷款50万元购买了一套60平方米的住房,两人婚后有了一个女儿。刘刚是一家电子公司的工程师,每月收入6000余元,小萍每月收入4000余元,虽然有双方父母的接济,但还是感觉夫妻二人的工资难以维持家庭开支。 
        一个偶然的机会,刘刚从同事那了解到一家投资公司有一款理财产品,年收益30%。刘刚动心了,如果投资50万元,一年后自己连本带利可以拿到65万元,这15万元比自己一年的工资还多,真划算啊! 
        2017年9月份,刘刚向同学、朋友借了50万元,购买了这款理财产品,而这一情况却瞒着妻子小萍。今年9月份,本来可以从这家投资公司兑付65万元,令他没想到的是投资公司因经营不善根本无法兑付,并给他一个书面的《兑付方案》,从2019年1月15日至2020年4月15日止,按比例兑付,最终达到本金40%。刘刚欲哭无泪,同学、朋友的50万不能不还,无奈之下,他用自己的房子作抵押又向一小贷公司借款50万元还了同学和朋友的钱。小贷公司每万元每天利息是30元,刘刚根本无法偿还,结果到了11月30日,小贷公司的工作人员向刘刚的妻子小萍打电话催款,并称准备到法院起诉夫妻二人,要求法院把他俩列入黑名单。 
        小萍一气之下,要求与刘刚离婚,对于刘刚未经自己同意的借款要求作为刘刚个人债务由刘刚自己承担。刘刚默默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离婚后女儿由小萍抚养,刘刚每月给付抚养费1000元,离婚协议还约定,个人债务在谁的名下由谁清偿。 
        丈夫透支信用卡用于网络赌博   妻子担心涉嫌共同犯罪提出离婚 
        小莉和小军2016年8月份登记结婚,二人结婚后,小军主动把自己的工资卡交给小莉,称以后这个家就归小莉管。 
        虽然二人是一个单位的,但小莉却没想到小军喜欢网络赌博。虽然工资卡交给了小莉,但小军却另有办法,他有8家银行的信用卡,还有一张用小莉名字办的信用卡,需要用钱时,便通过透支的方式取款,然后又通过其他卡透支偿还。到了今年2月份,小军的几张银行卡已经透支了20多万元,小莉的信用卡也透支了5万多元。银行催款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打了过来,小莉才知道小军透支银行卡的钱全部用于网络赌博输光了。 
        小莉知道,透支银行信用卡不还是一种犯罪行为,小军也跪在她面前痛哭流涕,表示痛改前非。小莉原谅了小军,把夫妻二人婚后在中山区青云街购买的一套价值100万元的房子卖了,然后在机场附近买了一个价值60万元的小房,剩下的钱把两人的银行卡透支的钱全部还清。随后,他们一起到银行把名下的信用卡全部注销,每人只保留一张储蓄卡。 
        今年11月11日,小军告诉小莉,今年9月份,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偷偷地又办了几张信用卡,透支了一些钱在网上赌博,没想到又赔了15万。无奈之下,小莉拿出自己的私房钱和夫妻二人积攒的12万元先替小军还了信用卡的钱,尚欠3万多元没有出处。小莉知道,信用卡透支超过1万元就够成信用卡诈骗罪,担心小军被银行当作诈骗犯报案,小莉决定提出离婚。小军这次没说一句话,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二人离婚后,在甘区购买的小房归小莉所有,小军自愿净身出户。 
        夫妻生活AA制   孩子生病爸爸却没钱 
        小蓉与小山2013年10月份登记结婚,女儿今年4岁了,平时生活中夫妻俩为AA制,双方工资都是自己花,夫妻没有一点共同存款。小蓉经常带孩子到自己父母家吃、住,小山有时到自己父母家吃,有时跟同学、朋友在外面吃大餐,总之,自从小蓉生下女儿后,夫妻很少见面,但每次见面都会因为由谁交物业费、水电费、供暖费吵架。 
        今年5月份,小蓉的一个“闺蜜”说小山在外面有人了,让小蓉提防着点,当天晚上,女儿果果感冒发烧,小蓉让小山拿钱到医院帮助办理住院手续,小山居然称自己没钱,自己的几张信用卡还是透支状态。 
        由于夫妻生活中AA制,导致双方缺乏互信,小蓉婚后很不开心,长期忍受着丈夫的冷漠,女儿有病小山也不管,这让她无法忍受,于是到法院起诉,要求离婚,女儿由自己抚养,小山每月承担生活费2000元。 
        小山也要求抚养女儿,称虽然自己没有经济能力,但自己的父母可以帮助他带孩子。称如果法院将孩子判给小蓉,自己没有正式工作,如今信用卡还透支,自己根本无力给付抚养费。小蓉则认为,小山没有责任心,日常生活中对孩子漠不关心,坚决不同意把女儿判给小山。最终法院判决双方离婚,女儿由小蓉抚养,小山每月给付抚养费1000元。 
        王金海律师说,孩子的成长是父母共同的责任,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分或全部。抚养费一般按照不抚养子女一方个人收入的20%至30%,没有固定收入的,可以参照社会平均工资确定。抚养时间为孩子年满18周岁,或高中毕业。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佟亮 

[编辑: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