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热读揭秘 > 正文

小伙见义勇为扶老人反被讹 真相大白后欲起诉老人

海力网 来源:网易 2018-09-12 16:59:03

小伙称打算明天到法院递交起诉材料

被扶方称从未想过讹对方

希望上门道歉并补偿对方

近日,一篇名为“越觉得幸运,越感到生气(扶老人被讹的网友准备起诉了)”的网帖在网上引发关注。发帖人是浙江金华32岁的小伙子滕先生,他在帖中讲述了自己出于好心扶起一名骑车摔倒的老人,被路人指责,被对方报警称其为肇事者,由此陷入一起双方交通事故调查。

最终,交警找到事发地点附近的民用监控拍下的事发经过,确认这是一起单方交通事故,老人的摔倒与滕先生无关。滕先生称,自己终于清白了,但老人家属调查期间的指责,对其提出赔偿误工费和打车费的拒绝令他十分生气,因此发帖,并决定起诉老人及指责他的路人。滕先生说,讹人的成本太低,扶人的成本太高了,他起诉并非为了赔偿,希望为自己讨个公道。今天,滕先生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最近比较忙,已经准备好起诉材料,可能明天去法院递交材料。

男子扶骑车摔倒老人被路人指责

对方报警称其为肇事者

9月6日,金华的滕先生发了帖子“感谢婺城交警,还我清白”,在帖子中称,9月2日下午,他扶起一名骑电动车摔倒的老人,对方却报警称是他撞了自己导致摔倒。

9月11日晚,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滕先生,他称自己是在金华负责一个区的宽带维护,经常骑电动车出门工作,事发当天下午骑到双龙北街与解放西路交叉口附近时,由于看到左边的小路口有一辆红色轿车正在转弯,放慢了速度,此时,听到背后传来急刹车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一名老人骑着电动车摔倒在自己旁边。“他摔倒后跟我靠得很近,但两辆车并没有碰到,他是自己站起来的,我就下车帮他扶起电动车,推到路边,老人还轻声说了‘谢谢’。车刚立住时,一名骑电动车的男子出现,质问我为什么扶老人的车,他说看到我撞了老人,还骂我不道德。我当时懵了,不知道说什么。老人没说话,后来他就决定报警。”

据滕先生称,在交警到达现场前,路过的男子对其又骂了几分钟,就骑着电动车离开了,并未等交警到场作证。“交警先查看了伤者的情况,老人说我撞了他,我说没撞,交警先把我们的电动车都扣了,说还要调取监控再看看。后来,老人的家属赶到现场,将老人送往医院。当时我发现事发路段有监控,也是比较有信心的。”

扶人却被指责没良心、不垫付医药费

监控还小伙子清白

滕先生在帖子中称,9月4日,他和老人家属在交警队写材料,对方开口就指责他没良心,撞了人都没说一句关心的话,并在发现事发路段由于修路无法提供监控时说了更多气人的话。直到9月6日,交警发现事发路段附近一家钢材店的监控录下了事发经过,才还了他清白。

滕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9月4日,他去交警队交事故经过陈述材料,遇到老人的妻子,对方指责他没良心,撞了人也不问候、不去医院看望,还要求他垫付医药费。“当时我就说不出话来,挺生气的。知道现场监控录像调不了后,就开始担心,怕那个路过的男子会再跳出来作证。”

9月6日,滕先生接到交警队的电话,去了才知道,交警已经找到拍下老人摔倒经过的监控。“我到时,老人的妻子已经看完录像了,最后交警把双方交通事故改成单方交通事故,说明跟我没关系,老人是自己摔的,还了我清白。当时我要求对方补偿我因此损失的打车费、误工费和拖车费,总共大概2000多元,但对方笑了一下,说让我好人做到底,去医院看一下老人。我很生气,就说要起诉。”

摔倒老人的儿子周峰(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父亲今年47岁,他摔倒时肋骨骨折,肺也破了,当时可能也是有点缺氧,不太清楚自己好好骑着车怎么摔倒了,加上有路人指证是滕先生将其带倒,当时就报警了。“我们家从来都是尊重交警的判罚,不管是监控视频出来前或之后,从来没有要讹诈他的想法。交警在调查时,我妈确实指责过他不垫付医药费,也说过让他去医院看我爸,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但我妈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当时我爸还在病床上下不了床,站在伤者的角度,我们有权利怀疑他是肇事者。”

扶人者原计划商议婚礼酒席事宜被耽搁

真相大白后欲起诉

滕先生称,他是想起诉老人和说他撞人的路过男子。在他帖子里讲了自己的遭遇后,已有律师联系他表示愿意免费帮他代理,目前已准备好起诉的相关材料。

至于为什么要起诉?滕先生说,因为讹人的成本太低,扶人的成本太高了,好心扶人却因此受伤害,这个伤害该谁补偿?他想让大家知道诚信的价值,想为自己讨个公道。事发当天,他本该回家与家人商量结婚酒席的事,但后来卷入交通事故就耽搁了。“身边的朋友都调侃我说‘是家里有矿啊?敢扶?’”

交警调查的那几天,滕先生特别担心,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没想到自己的好心扶一下会变成这样,他睡不着觉的时候,查看了一些扶人被讹的案例,很担心没有监控录像,加上路人的指证自己要担责。“我还去找专业的人咨询,想通过现场的车辆痕迹计算速度,证明自己没撞到老人,还想了很多办法要证明自己清白,但要是没有监控,这些也没用。”

在真相大白后,9月7日晚上,滕先生接到周峰的电话,对方提出要上门道歉、补偿其打车费和误工费等损失,但滕先生拒绝了。“赔偿不是最重要的,其实当时在交警队他母亲拒绝补偿我才很生气要起诉,但如果当时答应,我可能也不会收,因为考虑到老人还在医院,也要花钱。现在我清白了,公司也表示不会扣我的误工费,我现在也不能接受他补偿,拿他的钱就答应不起诉,这算什么呢?”

对此,周峰表示,道歉赔偿他都接受,如果滕先生要起诉,他也没办法。“我理解他的想法,这几天如果没能证明他清白,判罚出来对他不利会有多严重的后果。”

滕先生说,如果没有监控还他清白,日后,他再上门给人家维护宽带,别人可能也不敢信任他,还可能丢了工作。也担心虽然领了证,但婚礼酒席还没办,妻子的娘家人会因此对他有看法。经过此事,他觉得扶人不能冲动,以后遇到这种情况要先拍照,或者找人一起扶,互相做个证。

[编辑:栾晓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