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时事天下 > 正文

71岁老农独自骑行23国 在澳洲为活命曾吃3只死袋鼠

海力网 来源:网易 2018-09-21 10:55:00

专访人物:徐玉坤,男,1947年5月生,农民,河南南阳人。

专访背景:一顶帐篷卸风寒,一口铁锅路边餐。已独自骑行23国、10万公里的河南71岁农民徐玉坤为了实现自己骑行五大洲的梦想,日前在郑州街头举办骑行故事展,为即将启动的美洲和非洲之行筹集费用。昨日,华商报记者专访了徐玉坤老人。

谈初衷

骑行想法年轻时就有

50岁后特别强烈

华商报:您的职业是什么,什么学历,家里都有哪些人?

徐玉坤:我是普通农民,家住河南省南阳市郊区,高小毕业(相当现在的初中水平),家里除了老伴,还有四个子女,均已成家立业。

华商报:您什么时候产生了独自骑行的念头?家人支持吗?

徐玉坤:骑行世界的想法年轻时就有,50岁后特别强烈。由于几十年来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夜里经常失眠。1999年的一天,我暗自决定开始骑行计划,没想到遭到全家人反对,最终没有成行。家里人不同意我外出骑行,一是出于安全考虑,二是观念上不太理解。

华商报:第一次骑行始于什么时候?都去了哪些地方?

徐玉坤:2007年我60岁时,儿女们都已成家,他们不再让我为家里的事操心,叫我好好休息,安享晚年。当时,我觉得是时候实现自己的梦想了。担心家人再次反对,2007年4月7日,在没给家人打招呼的情况下,我第一次骑自行车从南阳出发,进军北京。第二天,我才给老伴打电话,告诉了我的计划。第一次出行,主要是宣传北京奥运,从南阳到北京,骑了12天,行程1000多公里。之后,从北京一路向北,经过山海关、大连、丹东、长白山、珍宝岛、漠河等地,然后折返,经过哈尔滨、长春,最终到达沈阳结束旅行,用时2个多月。

2007年至2010年,我分七次骑行了除台湾省以外的全国33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

华商报:您骑行的自行车是一般的自行车还是特制的自行车?

徐玉坤:第一辆是老永久,以后换成了山地车。科技含量高的山地车还是好,速度快而且省力。

华商报:骑行过程中要携带哪些物品?吃住如何解决?

徐玉坤:除了自行车,还要准备好帐篷、睡袋、相机、笔记本、修理工具、小铁锅、充电宝,以及必要的衣物、食品等。每天至少骑10个小时,100公里左右。骑行途中,除了大风暴雨等极端天气需要住旅馆,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就地撑帐篷住。饿了就在路边支起铁锅,就地找柴火煮面条,热馒头,怎么简单怎么来。为了节省成本,吃住能省就省。骑行中,我的口号是“花最少的钱,走最长的路”。

谈艰险

在澳洲无人区骑行时

为活命吃了三只死袋鼠

华商报:骑行途中,自行车出过故障吗,如何解决?

徐玉坤:出故障是经常的事,比如轮胎被扎破,辐条折断等小故障,都是我自己修,如果出了大问题,就得想办法运到城市专修店解决。

华商报:截至现在,总共骑坏了多少辆自行车?

徐玉坤:6辆。

华商报:10年骑行生涯,遇到的最大危险是什么?

徐玉坤:10年来,经历的危险很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场面也有几次。例如2011年4月,在新疆罗布泊无人区的一个晚上,我准备去公路旁的桥涵下搭帐篷住宿,没想到,桥涵下卧着一只像熊一样的动物。当时我们只有几米远,好在它睡着了,我赶紧推起自行车沿公路向远处逃命的过程中,始终感觉路两边有熊在追我,跑了大半夜,看到了一处汽车加水点才停下。

2016年9月,在澳大利亚南部近一千公里的无人区骑行时,为了防止蛇等动物伤害,晚上只能在没有草的地方搭帐篷,燃起篝火,一直到天亮。由于事先准备不足,带的食物吃完了。庆幸的是,那里的袋鼠比较多。为了活命,只好将路上汽车撞死的袋鼠用锅煮熟充饥。走出无人区,总共吃了3只袋鼠。

华商报:当地政府允许吃袋鼠吗?

徐玉坤:活的袋鼠不清楚允许不允许猎食,但被汽车撞死的袋鼠可以食用。再说,在那种环境下,除了吃袋鼠肉,没有其他选择。

谈收获

10年骑行10万公里

感人的事数不胜数

华商报:截至现在,骑行了多少个国家和地区?总行程多少公里?

徐玉坤:截至2016年11月,除了咱们国家33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外,我还骑行了亚洲、欧洲、澳洲23个国家,总里程约10万公里。

华商报:骑行这么多地方,花费了多少钱,这些费用是怎么来的?

徐玉坤:具体也没算过,大概有三四十万元吧。一部分是子女给的,一部分是街办、体育局给的。

华商报:会说外语吗,每到一个国家,语言不通怎么交流?

徐玉坤:不会说,在国外与外国人交流,全靠手机翻译,虽然不是很方便,但简单的对话还可以。

华商报:骑行过程中,经历了哪些感人事、难忘事?

徐玉坤:2014年六七月的一天,记的是在德国,我在市区公交站旁搭帐篷住了一晚。早上起来,一位德国市民不仅给我送来了西餐,还邀请我去他家做客,之后打印了一张中国国旗和世界地图,与我合影留念。在欧洲骑行期间,因为不住旅馆,最大的困难是充电难。手机没电,导航就不能用,就无法辨别方向,骑行也就难以继续。在欧洲的一天傍晚,我随身携带的两个充电宝都没电了,由于语言不通,问了几个人对方都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最后,两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向我走来,询问我需要什么帮助。明白我的意思后,她们将两个充电宝拿回家充电,之后又给我送来好多吃的。第二天一大早,她们给我送充电宝时,还给我送了一个印有英文图案的围巾。事情虽然不大,但很温馨。一路上,这样感人的事情数不胜数。

华商报:骑行给你带来哪些好处?

徐玉坤:正像古罗马哲学家圣·奥古斯丁所说,世界是一本书,不旅行的人只能看到其中的一页。骑行给我带来的好处有两个方面,一是眼界和胸怀更加开阔,知识更丰富;二是原来的心脏病和肠胃病经过骑行,现在彻底好了。

谈未来

计划再骑行三次

实现骑行五大洲的梦想

华商报:每到一个地方,你会做些什么?

徐玉坤:好的旅行家会通过旅行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而不只是走路。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去当地邮局盖戳,了解当地的民俗民情;我会选择当地最具代表性的景点、建筑合影留念;2007、2008年,在国内骑行时,我打的是宣传奥运的旗帜,之后,我又打出了“全民健身、保护环境、低碳生活”的旗帜。

华商报:骑行到过陕西吗?对陕西景点和陕西人有什么印象?

徐玉坤:骑行到过陕西很多地方,记得那一年是从四川穿越秦岭进的陕西,经过佛坪、周至、西安、黄帝陵、延安、榆林。陕西是历史文化大省,陕西人的好客热情,连同兵马俑、西安城墙、黄帝陵等名胜古迹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华商报:亲戚朋友、村民对你骑行怎么看?

徐玉坤:起初大家都不理解,风言风语,有人说我是吃饱了撑的。这几年,大家的观念慢慢转变了,基本没人说什么了。

华商报:您的座右铭是什么?未来有什么打算?

徐玉坤: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敢拼才会赢。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我不想白白浪费自己的生命。活着,就要活得精彩一些。我的梦想是在有生之年骑行完世界五大洲。未来我计划再外出三次,两次去美洲,一次去非洲。我要将自己的骑行经历写成游记。

华商报:听说为了筹集经费,8月起你在郑州办展。

徐玉坤:我办展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想让大家通过我的骑行经历,开阔眼界,了解世界;二是筹集下一步的骑行经费。

华商报:经费筹集理想吗?

徐玉坤:虽然不太理想,但我不会放弃,只要努力,骑行五大洲的梦想一定会实现。

[编辑:栾晓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