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读揭秘 > 正文

女生自述被老师性侵后割腕:日记本记下6次性侵记录

海力网 来源:北青深一度 2018-02-11 14:39:24

小凡手腕上的疤痕已经变成了紫红色,一个多月前,她想用一把水果刀结束自己的生命。

自去年9月份,这名河南荥阳第二高级中学的高三女生,曾分别告知姐姐、同乡和好友,自己遭遇了班主任任中浩的性侵。身边人的反应各不相同,有的尝试和涉事老师“斡旋”,有的告知了校方,但谁都没能帮助小凡走出困境。

今年1月初,小凡割腕后,父母知道实情立刻报警。目前,任中浩已被撤销教师资格,警方介入后对其采取了刑事拘留措施,目前正在对案件进行补充侦查。

病房里,小凡和父母睡在一张病床上,但她还是常常做噩梦,梦见自己扒在悬崖边缘,挣扎后依然坠落。

来自班主任的“邀请”

见任中浩的第一眼,小凡就觉得他很严厉。2017年7月,河南荥阳第二高级中学重新分班,任中浩成为高三九班的新任物理老师兼班主任。

小凡发现,新老师常把批改作业的事情交给物理课代表,有时候自己也会去办公室帮忙。

“任中浩有时候找个借口,突然把头凑到我们俩脸旁边,近到能听见呼吸声。第一次批改完试卷,我就悄悄告诉物理课代表,害怕到腿直发抖。”

小凡说,任中浩也有严厉的一面,他喜欢“罚抄”,物理考试没有达到预定的分数,班里半数人被罚抄大题,小凡也在此列。“要抄几百遍,一个本子都不够。”

在荥阳二高的贴吧里,有自称曾是任中浩学生的网友发帖称:“他对班上女生很热情,对男生就绷着个脸。”小凡也有这样的感觉,班主任对男声和女生的态度截然不同,课间她曾看见任中浩与女同学打打闹闹,也给很多女同学买过零食。

由于被叫到办公室的次数比较多,班里有人传出了班主任偏爱小凡的声音。寝室被扣分了,小凡说还有室友开玩笑:“你去班主任身边吹吹风呗。”

她生气这样被人起哄,但也不想多解释什么,“有些事情越抹越黑。”

按照小凡所说,事态发生本质的变化,是在2017年9月27日,她向深一度记者讲述了那天的经过:

“那时第二天就要开运动会了,班里很乱,很多人都没心思学习。晚自习的时候,任中浩把我叫出教室,说让我去他家批改作业。我开始不愿意,他又说让我帮着整理家务。我没再拒绝,觉得他毕竟是老师啊。

任中浩的屋里特别乱,没处下脚,衣物鞋袜都堆在地上,阳台上还养了只大狗。印象中,我收拾了很久,几次说想回宿舍,任中浩都不让。而且我发现大门从里面被反锁了,不好开,必须两个手才行。

任中浩一直站在旁边玩手机游戏,他说都12点了,宿舍门已经关了,今天别回去了。说完就抱住了我,捂住我的嘴“,说我要是叫对谁的名誉都不好,然后就……

我一直在推他,但不管用。事后我问他,老师你为什么要这样,他也不说话。

之后,任中浩还会趁办公室人少的时候把我叫过去,趁其他老师不注意时拉我的手,摸我的屁股……

我有记日记的习惯,会在本子上画好一个月的日历表,用来记录一些重要的事。比如考试的日子,我会在上面打个勾,要是发生了“那种事”,我就在日期下面画个波浪线,我记得,本子上一共画了6次波浪线。”

 

三个知情者

小凡第一个倾诉对象是同乡小杰,9月28日,他注意到小凡的黑眼圈,小凡不敢多说,只提“老师欺负我”,因为曾听到过任中浩和小凡关系好的传言,小杰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

小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觉得这件事不能就这么过去了。9月30日早上,他把小凡的事情告诉了校长。当天,任中浩给了小杰1000元,让他带小凡出去放松心情,忘了这件事,“当时我就知道他已经承认了。”

后来小杰把1000元给了小凡的姐姐。他决定回家,觉得学校“很恶心”,不想再去了。准备离开时,小杰说校长找过自己,让把这事儿忘了,不要再提。

小凡说,9月30日上午,有老师叫自己去校长办公室,校长问班主任欺负自己的事是不是真的,小凡说“不是真的”,但一直在哭。

校长让她不要理会外面的传闻,并告诉小凡有什么事他能做主。但小凡并不相信,“他只能管住学校里面,管不住学校外面。”任中浩曾威胁自己,即使告诉校长,校长也会站在老师那一边。小凡最终没说出事情经过,她认为没人愿意“趟这趟浑水”。

9月30日下午,小凡到郑州找姐姐小可,她认为姐姐比自己年龄大,应该有办法解决问题。小可立即给任中浩打了电话。

小可回忆称,10月7日,她和任中浩约在荥阳植物园附近见面,任中浩让她去自己车里,为防止录音,一上车就拿走了小可的手机。他承认欺负小凡的事,并提出给小可7万元。“威胁我不要告诉任何人,如果告诉,就拿刀杀我全家。”

10月11日,任中浩催促她再次见面,小可向深一度记者承认,那次见面,她收下了任中浩的钱并写了收据,并且没有告诉父母妹妹的遭遇。

“任中浩承诺再也不打扰小凡了。我想既然他坦诚地承认了这种关系,又作为小凡的班主任,我没让他写保证书。妹妹还在他的班上,我害怕老师有报复心理。”小可如此解释自己当时的想法。

但小凡称,此后自己又受到了任中浩的威胁,她向深一度记者提供了一张“保证书”的照片,内容是:我们的误解,给班主任老师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特此声明,我和任中浩老师直接根本没有什么,完全是清白的。

小凡还把自己“遭遇性侵”的事情告诉了好友小卉,小凡说她很难过,嘱咐小凡离老师远点。因为不想让朋友担心自己,后来类似的事情小凡再也没告诉过小卉。

事发之后,小凡回学校拿过一次行李,在场的同学大多没有跟她说话,当时上课铃已经响了,但小卉依然帮小凡把东西提到了校门口。

2月5日,深一度记者在学校找到小卉,说明来意后,小卉后退了一步,不断摆手,表示不想谈及小凡的事,也婉拒了小凡带给她的零食。

 

“不要和男孩说话”

向亲人和朋友吐露自己遭遇性侵后,并没能帮助小凡走出困境。2017年10月,小凡萌生了自杀的念头。

她想买安眠药,但药店没有,小凡不好意思说出真实的原因,花几十块买了店员推荐的助眠口服液。她也尝试让姐姐在网上帮忙买药,但不敢说出安眠药的名字。

12月20日,姐姐小可回家,发现桌上多了两把新的水果刀。小凡解释说用来防身。此后她一直把刀放在书包里。

2017年的最后几个月里,小凡没法避免和任中浩见面,上物理课,小凡不想看讲台的那个人,脑子里都是“他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没法集中心思,小凡的成绩滑到了班里倒数。

12月31日,小凡回家,家人问起她成绩为什么下降,小凡只说自己不想去学校了。

1月1日上午,小凡从书包里拿出水果刀割向自己的左手腕。妹妹回来看见大喊“妈妈,姐姐自杀啦”,母亲王梅回到房间看见小凡趴在地上,衣服上占满了血,已经昏迷。

家人猜不出是什么原因,去给任中浩请假时,还说了谎话:“小凡被狗咬了,生病住院”。

醒来后,小凡一直哭,在家人追问下,她终于告诉了父母,自己被班主任任中浩性侵,家人随即报警。

母亲王梅想起来,开学不久时,任中浩开车送小凡回家过一次,当时她对任中浩印象并不好,“看着像社会上的人,不像文化人,不严肃。”她还觉得老师对女儿过分好了,“天下哪有掉馅饼的事呢”。

2011年7月,小凡一家人因南水北调从南阳搬迁至300多公里外的荥阳。王梅在阀门厂工作了4年,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负责装箱打包。因为厂里噪音很大,她有点耳背,记忆力也下降了。

小凡还是小学生时,刚转学时常因方言发音不同被同学嘲笑。她把自己遭遇的欺负,多归结于家庭的弱势和“外来户”的背景。

以前,学校发生什么事情小凡都会和家里讲,但上高三后,王梅说她“在学校不好好学习,天天乱八卦。”父亲同样是强势的角色,和女儿交流很少。“女孩子,在学校的事情找他妈她姐,一般就是要钱找我。”

父母的文化水平有限,有时一件小事都解释不通,在新闻上看到“高材生”一词,小凡无论怎么解释,母亲却只能理解为“高中生”。对于和异性交往的问题,他们只是教导“不要和男孩子说话”。

 

“教师公寓,学生禁入”

报警之后,性侵的事在家里仍然少被提及。父亲他至今没有问过女儿被老师侵犯了几次,觉得“不太方便”。小凡也不愿意说起这些,她是个听别人说脏话都会脸红的女孩,“强奸”两个字,她对父母说不出口。

除了姐姐小可,小凡还有两个弟弟妹妹,都是快上高中的年纪。家人也没有告诉他们姐姐自杀的真实原因。

根据荥阳当地官方通报,小凡家人报警后,任中浩已被撤销教师资格,警方介入后对其采取刑事拘留,目前正在对案件进行补充侦查。

小凡家人称,报案后,小凡曾到医院进行相关检查,目前结果已被警方拿走。此外,还有一部留有任中浩联系小凡去家里聊天记录的手机,也已被警方作为证据取走。

1月29号,有媒体跟随小凡父母到荥阳市政府部门了解情况,当地公安局政委张毅凡表示,目前案件还有一些问题没有调查清楚,根据检察机关的建议,再加上期限要求,给任中浩办理了取保候审。他同时也提出:“该案件发生于2017年9月,元月5号才报的案,这本身就给公安机关侦破案件增加了一些难度。”

事发后,高三九班换了新的班主任,教师公寓楼入口处新装上了“教师公寓,学生禁止入内”的标识牌。

对于有学生曾向校方反映小凡被“欺负”的情况,副校长吴华阳表示“不清楚”,自己是从1月4日之后才得知小凡的事情,并表示“我也是受害者之一”。

2月3日,深一度记者来到荥阳二高。几名高三的学生均表示老师没有在班里讲过小凡这件事。而高三九班的学生显得更为谨慎,一名男生说,新任班主任“稍微提了一下”,大意是希望这件事不要影响大家的学习。一名女生表示,班里有人流传小凡“自愿”一说。也有学生感慨:“我们班现在都成“污班”了,什么都不能说。”

一名高三九班的学生家长透露,自己的孩子和小凡住一间宿舍。有一天孩子回家哭诉小凡被欺负的事,说自己也很害怕。还说小凡回到宿舍就一个人躺着,不说话,看起来有点吓人。“新闻真真假假辨别不清楚,毕业班了,就是害怕影响孩子的学习。”

小凡说,她一直不喜欢班里的氛围,出了事,同学们只会看笑话。虽然九个人住一间宿舍,但大部分时间,她都是一个人出去玩。

她曾在班群里看到过一句“反正她和老师睡过”,转述时,小凡露出了一点凶狠的表情。她已经剪短了头发,不想再见任何从前的同学和老师。

2月1日,小凡发现,自己被移出了高三九班的QQ群。

(文中受访者,除任中浩均为化名)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