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读揭秘 > 正文

少年被父亲逼迫假摔碰瓷致颅骨骨折 如今考试拿到A

海力网 来源:网易 2018-07-16 15:41:04

新闻回放

去年10月,浙江省宁波市火车南站,来自宜宾县复龙镇的14岁少年小金,在父亲罗某勇和母亲刘某芬多次胁迫跳车假摔诈骗钱财后,终于被受害人识破并被派出所解救,罗某勇和刘某芬被警方挡获。因被亲生父母胁迫假摔,甚至在被摔到颅骨骨折后,父母仍未放过小金且逼迫其抓住机会多摔几次,小金的遭遇经成都商报等媒体报道后引发关注。

最新进展

成都商报记者近日获悉,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已于今年三月认定小金父母多起诈骗犯罪事实,其父罗某勇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刑徒一年;母亲刘某芬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同时,小金申请撤销父亲罗某勇的监护人资格得到法院支持。

诈骗罪成立,狠心父母获刑

鄞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称,被告人罗某勇、刘某芬为骗取他人财物,经事先商量,多次带儿子小金、女儿小美一起乘坐三轮车,在乘坐三轮车过程中强迫儿子小金跳车。以小金假装被三轮车摔伤的方式诈骗三轮车主陈毛头等人钱财共计人民币15200余元。

成都商报记者从法院判决书中看到,检察院指控小金父母一共实施了六起诈骗犯罪行为,诈骗金额最多的为3600元(2次),最少的一次700元;犯罪行为发生地集中在浙江台州临海和宁波。受害人都是以拉三轮车为生的老人或残疾人,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宽裕。

2017年10月28日15时许,被告人罗某勇、刘某芬再次带儿子小金至宁波市火车站搭乘被害人郑会水的三轮车,车辆行驶至宁波市鄞州区新河路自来水厂附近时,小金跳下三轮车后受伤。罗某勇、刘某芬以此要求郑会水赔钱,被郑会水识破报警。刘某芬被扭送至公安机关,同日罗某勇被电话传唤至鄞州区公安分局福明派出所接受调查,后被逮捕。

据了解,案发后被告人罗某勇、刘某芬分别赔偿了受害人吴贤从、吴小五、陈毛头、陈烈鸣人民币700元、800元、2000元和2000元,取得了受害人谅解。被民警解救的小金及妹妹则被鄞州警方安排到了临海市一所学校,得到学校方面妥善照顾。小金曾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每次碰瓷都是父母逼着他去的,他曾经想过举报父母但是于心不忍。

成都商报记者近日获悉,今年3月20日,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审理该案,认定刘某芬、罗某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合伙采用隐瞒真相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刘某芬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被告人罗某勇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刑徒一年,并处罚金5000元。

原谅了妈妈,爸爸被剥夺监护权

小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对于父母逼迫自己假摔碰瓷,他感到倍受伤害。

小金说,在案发前的一次碰瓷过程中,他跳下去时没站稳真摔倒,后脑勺着地,导致颅骨骨折。当天检查结果出来,医生就让小金住院。可赔钱那个人刚走,罗某勇就非让小金出院,然后在小诊所花了两百多元输液。“当时我头痛得不行,一直吐。”小金说。

在父母被抓后,小金多次声称想要逃离被逼迫碰瓷的家,他想回宜宾老家乡下读书;哪怕是回去跟着年近80岁的奶奶一起种地,也不愿意继续和父母在浙江碰瓷骗钱。案发后,因母亲刘某芬悔改,小金谅解了母亲,愿意继续和母亲一起生活,但不想再和父亲生活。

今年2月27日,刘某芬、小金共同向鄞州区人民法院提出申请:撤销被申请人罗某勇对申请人小金的监护资格,原因是罗某勇多次逼迫小金以跳车假摔的方式诈骗车主钱财,致命小金多次受伤,其中一次为颅脑骨折后,入院治疗期间罗某勇还给正在上学的小金请假,逼迫小金跟他出去碰瓷骗钱。

3月20日,在鄞州人民法院适用特别程序不公开审理期间,被申请人罗某勇称申请人刘某芬、小金所述属实,愿意撤销对儿子的监护权。

“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对未成年子女负有抚养、教育和保护的义务;监护人实施严重损害被监护人身心健康行为的,应当依法撤销其监护人资格。”法院认为,罗某勇作为小金的监护人,多次逼迫小金以跳车方式碰瓷诈骗,严重损害了小金的身心健康。“申请人提出撤销被申诉人罗某勇监护人资格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当庭宣布终审判决:“撤销被申请人罗某勇作为小金的监护人资格。”

多方面帮扶,孩子重拾信心

小金被父母逼迫假摔碰瓷案发后,宁波市、台州市及小金家乡所在地宜宾县,办案机关、政府部门及慈善机构、学校均给予了小金和妹妹小美诸多帮扶,帮他们渡过生活难关,重拾生活信心。

据鄞州区公安分局福明派出所所长林烜介绍,在办案过程中了解到小金的不幸遭遇,家庭经济困难且父母被羁押导致生活无着时,福明派出所立即组织全所民警捐款,不到一天就捐了6800元;此后,派出所又向荆州区福明街道办事处申请,街道办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为小金兄妹解决了6000元困难贴补。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朱检察官说,在办理小金父母的批捕手续时,检察机关充分考虑到小金兄妹需要家长照顾的特殊情况,只对罗某勇予以批准逮捕,未对小金母亲批准逮捕,以便她及时回家照顾孩子。此后,检察院的心理干预专家对小金进行了心理测评,并进行心理疏导。

小金所在的临海市某学校蒋校长告诉记者,台州市慈善总会给小金兄妹每人捐助了1000元现金,学校免除了小金和小美每人每学期2200元的学费书本费,及每年住宿费、伙食费等5000余元。同时,学校还给小金兄姐买了书本、书包等学习用品。目前两个孩子生活安宁,学习、生活得到保障。

成都商报记者从小金老家宜宾县复龙镇义兴村了解到,罗某勇78岁的老母亲唐泽芬已知道儿子的违法犯罪行为和判刑情况。去年罗某勇和刘某芬碰瓷案发时,唐泽芬刚刚摔断手臂。义兴村小组长罗宏尧说:复龙镇政府为老人解决了600元困难救济,目前老人仍坚持独自生活。

回 访

儿子:成绩有进步

母亲:要攒钱交罚金

小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自己学习成绩不好,但语文进步很大,期末考试第一次得到“A”。小金说他会努力学习,帮助妈妈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情,保护妹妹不受伤害。

去年11月底,刘某芬在被羁押一个月后返回临海市前江村租屋,独自承担起了照顾小金和妹妹的责任。回家后的刘某芬又喜又忧,喜的是经过宁波的医院检查,小金的颅骨骨折已愈合,经鉴定没有留下残疾或后遗症;忧的是经历此事,小金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和叛逆,经常和自己对着干。刘某芬告诉记者,小金个头已经超过1.70米,高出她一个头。

“案发那会儿,确实内心还是很埋怨儿子。如果他不说实话,大不了就是被抓住那一起(诈骗),后果不会这么(判刑)严重。”刘某芬说,转念又想:“这也对,说明这孩子诚实,不撒谎,至少他还没有学坏。”小金曾多次要求回到宜宾,刘某芬并不同意,一是担心他在乡下无人管教走上邪路,二是担心他生活上没有着落。

刘某芬被判缓刑并处罚金后,通过打工并省吃俭用攒钱,她先后分两次交了3000元罚金,还欠着法院2000元。“罗某勇的罚金还一分没交,只有等他出来,打工挣钱去交。”罗某勇获刑后,在宁波市看守所服刑,刘某芬去看过他两次,每次罗某勇都会详细询问儿女的情况。“他说刑满释放后要老老实实做人,靠双手勤劳挣钱。”鄞州区人民检察院朱检察官告诉记者,在检察院介入后,罗某勇、刘某芬的认罪态度很好,确有悔罪表现。

[编辑:栾晓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