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读揭秘 > 正文

女医生被人肉服500片安眠药自杀 男孩家长被人肉

海力网 来源:网易 2018-08-29 15:01:16

8月28日,四川省德阳市殡仪馆悼念厅内,35岁的儿科医生安颖彦的遗体被安放在悼念厅正中间的水晶棺里。她的丈夫乔伟(化名)在几个同学的陪伴下,招呼着前来悼念的亲友。

乔伟对上游新闻记者说,三天前的8月25日下午,安颖彦向自己谎称外出散心,在自家车内服用了近500片安眠药扑尔敏。安颖彦被找到后,立即送往了附近的德阳东汽医院抢救,但终因服用的扑尔敏剂量过大,抢救无效死亡。

安颖彦毕业于青海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她用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决绝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很快,安颖彦在德阳东汽医院接受抢救的视频传遍了网络,部分网友开始了关于“德阳安医生”的搜索,“德阳安医生”这一关键词,甚至上了微博热搜榜。

泳池里的纠纷

半年前,安颖彦和丈夫乔伟在德阳市中心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泳池办了游泳卡,工作闲暇之余去离家不远的游泳馆游泳成为了两口子的习惯。

8月20日晚上7点半,夫妻俩又来到了游泳馆游泳。天气炎热加上晚高峰,游泳者把不大的泳池塞得满满当当。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了一段事发时冲突的监控视频。8月20日19点44分45秒(监控时间),佩戴银色泳帽的安颖彦同泳池中同泳道的一名男孩发生了碰撞,从监控中清晰可见双方有肢体接触。

在短暂的停下来说了几句后,安颖彦继续往前游,男孩则随着游走的安颖彦转过身,就在此时即19点44分57秒,后来被证实为安颖彦丈夫的乔伟从泳池的岸边突然一跃而起,从男孩的后方将其短暂的按入了水中,并用手击打了男孩的头部。随后,视频剪切到了另外一段画面,安颖彦的丈夫乔伟面对面的指着两个男孩,情绪激动的在说着什么。

根据这段视频,部分媒体发布了相关新闻视频,报道引述被击打男孩母亲常女士的话,介绍了冲突发生时的情况。常女士说,自己的儿子和安颖彦发生肢体接触后,安颖彦就凶狠狠的“哼”了一声自己儿子,自己儿子就回头看了一下安颖彦,孩子的家长承认,自己的儿子“还做了一个鬼脸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小动作”。就在这个时候,安颖彦的丈夫乔伟冲上来了,按着男孩的头就开始打, “被打的鼻青脸肿,右脸已经完全肿了”。

更衣间里的殴打

8月28日,上游新闻记者来到了事发地德阳某宾馆的游泳池。这家泳池被承包给了一家健身房,这里对除了住客以外的客人也开放使用。

目睹事发全程的救生员说,他们看到安颖彦夫妇和两个男孩发生冲突以后,很快就介入调停,泳池里的冲突也很快结束。双方上岸之后,随即进入更衣室换衣服准备离开。

安颖彦的同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安颖彦在进入了更衣室之后,遭到了男孩母亲一方的殴打。这一情况在男孩一方的接受当地媒体的采访中从未提及。

上游新闻记者就此向安颖彦的丈夫乔伟求证,乔伟说当天从水里上来后,他和妻子安颖彦分别进入了更衣室洗澡换衣服,“我老婆从更衣室出来我才知道这一回事”。

乔伟说,据自己妻子转述,涉事孩子一方的三位女性家长冲入了女更衣室,然后对安颖彦施暴。乔伟发现妻子的头、颈部、左右小臂都有抓伤、指甲印,右腿的膝盖上方还有一个很清晰的牙印,此后淤青扩散非常大。乔伟说,他当时没有保留相关的图片证据,只是在5天后妻子被抢救时,才用手机拍摄了妻子身上的伤痕,“触目惊心,伤痕累累”。

不过,乔伟关于妻子身上伤痕的说法,是否与泳池冲突当天有直接关联,尚未有官方定论。

警方失败的调解

离开游泳馆后,安颖彦夫妇和两个孩子及家长一起到了德阳市公安局庐山路派出所。

被打男孩的母亲常女士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确认,安颖彦的丈夫乔伟在派出所中向两个男孩道歉。

乔伟在和上游新闻记者的交流中也多次表示,对于动手打了小孩此事感到十分的后悔,“当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原因,是觉得孩子侮辱了我妻子”。

乔伟说,在警方的主持下,两个孩子已经接受了他的道歉,并且再三确认没有其他诉求。但孩子家长常女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乔伟道歉时还说了一句:“叔叔和阿姨的感情好,所以很激动地冲上去打了你”,所以自己的孩子在回家后表示“自己根本就不接受叔叔的道歉”。

乔伟则表示,自己在道歉后确实说出了“叔叔和阿姨感情好,才很激动冲上去打了你”这句话,但这句话并没有恶意。但听到这句话后,对方家长似乎被激怒了,“你们感情好,我们感情不好吗?”,一直在调解室中大发雷霆,派出所于是将安颖彦夫妇和孩子一方分开。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派出所警官称孩子一方已经离开,同时让安颖彦夫妻双方“下来以后做做工作,谈好就行了,过来签个和解协议书”。

乔伟表示,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和妻子安颖彦都以为此事就到此结束,自己妻子在更衣室所遭遇的暴力也就过了,毕竟自己有错在先。但随后事态的发展,将事情推向了另一个维度。

讨要说法的家长

8月21日上午,男孩的家长一行来到了乔伟工作的德阳市某市直机关,要求面见乔伟的领导,提出该机关开除乔伟的党籍和公职的要求。当天下午,两个孩子的家长一行人又来到了德阳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同样向院方提出了开除安颖彦的党籍和公职的要求。

在德阳市中西医结合医院,上游新闻记者找到了一位当时目睹了孩子家长在医院“讨说法”的医生。这位医生说,当时孩子一方的家长到达科室的时候,先是以病人的身份非常礼貌的询问,“安医生在不在”,在得到否定答案后,便开始在医院的就诊区域诉说20日晚上发生的事情。这名和安颖彦同一个科室的医生说,当天安颖彦以自己家来了亲戚为由,向科室领导请了假,所以21日下午并不在医院。

德阳市中西医医院的新闻发言人王秀林在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就8月20日的泳池冲突事件,医院方面绝对没有考虑过开除安颖彦的公职,从始至终医院方面都是以警方的证实调查结论为准,在没有警方结论前不会做出任何处理。

对于记者提出的希望了解涉事孩子家长一行来医院时情况的要求,王秀林表示需要德阳市相关部门批准后才能进行公开。

舆论漩涡中的安医生

在8月21日安颖彦最后一次去了医院后,便一直在家休息。

安颖彦和乔伟有一个即将上小学的女儿,请假在家的安颖彦正好可以陪陪孩子。

乔伟说,他明显感觉到了妻子对于泳池冲突事件的紧张。在事发后的第二天,正在上班乔伟收到了妻子发来的关于泳池冲突的报道链接和截图,乔伟安慰妻子说,过两天淡下去就好了。

虽然口头如此说,但乔伟自己也有点发慌。

事发后两三天内,德阳本地的微信群中,流传着他们夫妻详细的姓名、电话、工作单位和照片等个人基本信息,伴随着夫妻俩“公务员”、“医生”的身份标签,结合孩子家长一方关于泳池里冲突的描述,吸引了大量的关注。

此外,随着后来的短视频被省级电视媒体转载和播报,德阳本地的一些微博大号也在转载这些视频,这些更让乔伟和安颖彦夫妇感到压力巨大,生活中认识他们的朋友也纷纷致电或者发信息给他们。乔伟说,这一切让妻子陷入了巨大的压力之中,自己能做就是尽快找到涉事孩子一方,尽快完成调解。

虽然乔伟多次联系,但涉事孩子的母亲常女士除了接受了媒体采访之外,却再也没有见过乔伟。乔伟说,这期间夫妻俩公务员和医生身份被不断炒作,妻子安颖彦多次难受的在车上流泪,“她(安颖彦)经常说是她害了我”。

服药自杀的安医生

8月25日下午,安颖彦称自己想去外面一个人散散心,乔伟便没有多想就让她一个人出去了。

当天下午4点过,正在家里休息的乔伟收到了妻子舅舅的电话,称安颖彦发消息给自己希望能看看舅舅的照片,因为“再也看不到了”。与此同时,安颖彦的母亲也收到了来自女儿的绝笔文字,“我突然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乔伟赶忙骑着电动车上街寻找妻子安颖彦,并报警求助。

在警方和朋友的帮助下,8月25日晚上约7点15分,安颖彦驾驶的轿车在路边被发现,安颖彦被紧急送到德阳东汽医院进行抢救,但没过多久,医生宣告安颖彦死亡。

乔伟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妻子因为这样一起算不上冲突的事件而想不开走上绝路。他认为自己妻子的死亡,涉事另外一方的家长误导舆论,相关媒体在不经查证的情况下随意发布信息,最后直接导致了妻子走上极端。乔伟表示,将在处理完妻子的后事之后,对相关各方采取法律措施,维护自己和妻子的合法权益。

上游新闻记者多次拨打了被打男孩母亲常女士的电话,但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发送的采访短信截止发稿也没有回复。

网络上曾流传指,被打男孩的小姨在德阳某小区开设了一家咨询服务公司,上游新闻记者根据这一信息进行了探访。但该小区的门卫表示,网络上流传的工商登记信息中的地址根本不存在,小区里也根本就没有这样一家咨询公司。

男孩的母亲28日中午通过媒体进行了回应表示,所有的事实都以第一次接受采访的为准,她对派出所所说的都是真实的情况。常女士说,目前的结果谁都不想看到,她也没有想到安颖彦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道歉和人肉搜索

8月27日晚10点,曾经转发过此事报道的德阳当地一个知名微博账号发布了道歉声明,称转载的微博没有任何的个人隐私泄露,没有任何的话语引导和点评,对于悲剧的发生感到深深的自责。但不久之后,这篇道歉声明和8月20日事发后关于此事的报道一起消失了。

与此同时,曾经发布了关于泳池冲突报道的媒体删除了这一事件的报道,但仍有大量的网友留言谴责媒体当时的片面报道。

“德阳安医生”这一关键词,更是上了微博热搜榜。

对于8月20日当天的监控视频如何流出并被上传到网络的情况,德阳市某宾馆泳池的工作人员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他们的监控只对公安部门提供,他们没有向其他个人提供过。

上游新闻记者联系了德阳市公安局相关部门,试图了解公共场所监控视频的保存与使用的相关规定,但对方表示案件的具体情况仍在继续调查中。

目前,有网友组织了专门的QQ群,对涉事男孩一方的家长进行人肉搜索,目前已经找出了对方所在机构、电话、住址等信息,并发布了大量侮辱性的语言。

上游新闻记者就此人肉搜索询问乔伟的态度,他表示,“我对此不持态度”。乔伟正在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想找一个合适的理由,给5岁的女儿解释这一切,解释妈妈安颖彦永远的离开。

[编辑:栾晓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