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读揭秘 > 正文

博士生送快递惹争议:老师说我有病 我只是接地气

海力网 来源:网易 2018-11-08 14:43:06

34岁的谭超是延边大学历史学博士研究生,8年前,为了考研,当起了快递小哥。

当被记者问到:“你本科毕业时应该能找到相比快递员薪酬更高的岗位吧?为什么选择了做快递员?”时,谭超是这么回答的: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啊,你没钱不得想尽一切办法去赚钱吗?你还有工夫管你是不是本科毕业吗?他告诉记者,刚毕业那会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同学结婚自己都没有合适的衣服穿,找工作也只干日结的,如果工资不日结,自己第二天就没饭吃了。

“你们能想到的底层工作我全部都干过,擦玻璃的、房产中介、收报纸收瓶子的、保安……”

当然了,当初做这些散工的初衷是为了考研,家人也劝过谭超放弃考研去找个工作,但他不是个听劝的人,“我要是听劝,我还非得走这条不同寻常路吗?”

而最后,谭超选择当一名快递小哥,一方面是因为做保安时刚好接触到了这份工作,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平时还要上课,不可能找一份全职的工作,相对而言送快递时间自由度比较高。

做着做着,谭超发现货量已经涨到了可以养家糊口的地步了,就一直做了下去。

8年间,也有老师指责谭超:“这么一个高学历的人抢低学历的活,脑子是不是有病。”

谭超不认同这种说法:“这是通过学历把人分成三六九等,而不是努力。我讨厌的是他那种鄙夷的神情,他那种根深蒂固的阶级分化的神情。

不管一个人是做学术也好,去送快递也好,去说相声也好,只要他能推动生产力发展就是一个好博士。

在这8年的送快递过程中,谭超通过自己的努力和高智商,自创了快递编号法共送出80万件送递。此数量如果只按照年工作11个月算,那么平均一天就得300件的送货量。相当于普通快递员二倍以上。

当记者笑着说谭超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个博士生,就像个实实在在送快递的时,谭超笑说:“那肯定嘛,我就是有点不修边幅,再说咱采访条件这么恶劣,你可以说我是一个特别接地气的博士。”

博士毕业后,谭超计划去高校求职,“我觉得我应该是教书育人,在推动生产力发展方面有一点小的成就。我的学术、我的理论能得到一定的传播,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大材小用?

近两年,不断的有新闻报道,博士毕业选择了各种社会认为普通的职业。一部分说这是个人的选择,博士不一定就要搞科研;但也有人质疑博士毕业是不是大材小用?

像谭超这样“接地气”的博士其实很多,例如:

宋庆楠,今年毕业的中科院植物学专业理学博士,到烟台二中任教高一生物,成为烟台市少有的高学历中学教师。苦读22年拿到博士学位,没到高校和科研院所工作,很多人觉得她“屈才”了。宋庆楠说,“自己喜欢的、适合自己的才就好,相比科研数据,学生们求知的眼神更吸引我。”

黄晓斌,2006年,以634分的成绩从绍兴新昌县城考入浙江大学,经过7年半的本硕连读,他没成为研究员,更没去医院找工作。毕业那年27岁,原本或许能成为一名博士。就在他开始着手出国读博事宜,在准备托福考试的过程中,看到了BBC记录片《保罗教你做面包》,于是决定转行去卖面包。黄晓斌说,“我读研的时候很开心,但不能让‘研究生’这件事成为我今后不开心的原因。”

诸如此类的事例还有很多,大家的评论也基本分为两派。

网友评论

一种认为:这个人好酷!自食其力,推动生产力发展就是精英!

还有一种是:人才浪费,希望学以致用!

[编辑:栾晓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