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读揭秘 > 正文

12306春运期间将推"候补购票"功能缓解抢票难

海力网 来源:网易 2018-12-04 17:18:20

如今,用“12306”购票已成为多数人踏上旅途第一步。

单杏花是铁路客运信息化领域的领军人物和中国铁路客票发售和预订系统研发的技术带头人,被誉为“12306”系统的最强大脑。尽管这一购票系统自2012年上线以来关注与争议不断。但随着系统的不断升级,用户体验的不断改善,质疑声音也越来越少。单杏花坦言,团队面对着4亿注册用户的使用的确压力不小。

11月30日单杏花向记者透露,她和团队研发的“候补购票”功能将于2019年春运期间上线,届时抢票情况将会再次缓解。

为了迎接春运,单杏花目前带领系统研发人员租住在单位附近。单杏花说,保证成千上万人的平安出行,我们是这铁路系统中各个服务部门中的第一道考验。

铁路网络售票系统从无到有

1996年,还在华东交大读研的单杏花就被学校选派到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参与国家重大科研项目“中国铁路客票发售和预订系统”的研发和推广工作。

单杏花说,1996年研发的这套发售和预订系统标志着中国铁路票务数据的互联网化。“那时候压力很大,项目中的很多知识都要边学边做,同时还不能耽误学业,没有任何闲暇时间。”

1997年1月15日6时,南昌站首次运行计算机售票系统,没想到仅仅两个小时后,系统出现瘫痪状态。不得不转为人工售票,在奋战一天一夜后,终于在次日重新实现稳定售票。

单杏花告诉新京报记者,第一代铁路票务系统经过不断升级,目前仍供窗口售票使用。而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终于迎来了12306系统的诞生。

1999年,单杏花研究生毕业,留在了铁科院电子所,继续从事客票系统研发。当年,全国票务数据实现联网互通。此后,系统从1.0到6.0版本不断升级改造,单杏花全程参与其中并最终带领团队推出12306售票系统。

耗时3个月研发12306上线

2012年春运结束后的3个月,为了顺应旅客需求和互联网发展趋势,身为研发带头人,单杏花开始和100余名同事一起日夜开会研讨问题。经过3个月的“集中研发”以及测试,2012年6月12日,12306票务系统上线。

让单杏花没有想到的是,首个春运迎来的旅客访问量远远超过了此前的预期,12306网站变得卡顿起来。单杏花介绍,旅客不断刷新页面,进不到购票页面,好不容易挤进了购票页面,还因系统卡顿无法购票,某种意义上来讲,系统已经处于瘫痪状态。“我当时非常着急,期待回家过年的人们却在屏幕前焦急地刷票,作为这套系统的研发人员,我心里很难受。”3天3夜,单杏花和团队几乎没有休息地抢修,最终又让这套新系统恢复正常。

面对复杂的网络环境,挑战还不仅仅是使用人数的上涨。恶意抢票、占票、屯票等网络售票黄牛和很多抢票APP的诞生又让这个新生系统面临巨大压力。单杏花介绍,人工刷新网页的速度和次数是有限的,而机器或软件自动刷新网页的速度可任意设置,极容易将12306服务器内存空间沾满。单杏花说,这无疑又给他们添了一个重担。“当时除了系统的日常运维,这些网站和APP的诞生,分担了我们太多的经历和成本。”

考虑取消23时后不能购票限制

问题出现后,单杏花和团队又开始着手解决。比如内部的优化升级和限制抢票平台IP地址,但单杏花表示,12306软件的情况不同于其他的APP开发,用户的年龄、文化知识储备差异较大,所以平台的建设要考虑的各类人群。

团队考虑过用户登录系统和购票支付时进行文字、常识判断题、数学运算等方式进行验证,后来考虑到用户的文化程度,推出了图形验证。单杏花说:“之前有新闻说我们用名人头像用于验证识别,这些都是网友的调侃,我们从来没有推出过。”

外界一直质疑的12306系统在23时以后不能购票的原因时,单杏花解释道,面对巨大的购票量和各种软件新的抢票方式,甚至恶意攻击,服务器每天的压力巨大。晚上团队要研讨、优化、升级系统,并连夜把白天产生的数据转移到其他服务器,所以在这一过程中,售票无法进行。单杏花表示,他们正在考虑通过技术手段,取消23时以后不能购票的限制。

2018年年初的一天,单杏花高烧39℃多,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力气。突然,看到一则比特币可购买3000万条12306旅客信息后,她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报警并向领导汇报。“我当时想托朋友用比特币试探一下这新闻是不是真的,结果发现是假消息我才安心躺在床上。”

在12306上线之初的几年,单杏花团队和这个系统一起,承受着外界的吐槽、质疑。“毕竟每日要面对上千万张的火车票发售,几亿用户的使用。”单杏花也曾想到过放弃。“这么一个庞大的系统,我从无到有见证了它的成长,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每次想到无数的人通过这套系统踏上了回家的路,我就感觉到幸福。”

“候补购票”功能或快于抢票软件

单杏花从今年9月份开始着手迎接春运,她和团队开始研发的“候补购票”功能将于2019年春运期间上线。“到时候旅客遇到车票售完的情况,在12306平台登记购票信息支付预购票资金后,如有退票、余票,12306系统将自动为其购票,无论是购票速度还是成功率都将领先于抢票软件。

今年11月3日,12306购票系统首页按照旅客需求和习惯以及审美要求全新升级改版,此外,7.0售票系统也正在研讨当中。单杏花表示,这些升级都是基于庞大的用户使用反馈和研发团队的不断追求中实现的。

目前,12306售票处理能力已提升到1500万张/日,日常运行平稳。同时,他们还在12306网站上推出了订“外卖”平台、接续转乘、动车组选座等全新功能。

据统计,12306系统注册用户已超4亿,高峰日全渠道售票已超1300万张,互联网售票比例已超过70%。而这套处于国际领先水平的售票系统研发、运维成本远远低于人工售票开支,为铁路节约人工、耗材等直接成本超8亿元/年,为全社会节省直接交通成本超100亿元/年。

20多年来,单杏花怀揣着心中的梦想与信念,在铁路客票技术创新领域默默坚守耕耘,曾先后获得了全国三八红旗手、铁路青年科技拔尖人才、中央国家机关“五四青年奖章”、全国铁路总工会“火车头奖章”、詹天佑青年奖等荣誉。2017年,单杏花光荣当选党的十九大代表。面对成绩与荣誉,单杏花说“努力了二十多年,有过痛苦,有过快乐,取得的一点点所谓的‘成绩’也不过是生逢其时,要感谢这个时代和铁路的大发展。”

[编辑:栾晓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