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天下 > 正文

女子痴迷"神茶"得病不去看医生 咽气前还要喝两口

海力网 来源:潇湘晨报 2018-06-04 14:08:34

邵阳隆回县的田小霞是个要强的女人。

42岁的她,老公老实听话,女儿在大学读书,还有个8岁的小儿子,多年前盘下来的店铺每年至少能赚10多万元。

生活正在步入正轨,她也成为家人眼中的女强人。可一次偶然,她认识了卖“食用菌”产品的阮氏叔侄后,从此不吃药不看医生,只服用“食用菌”产品。还不到半年,女强人变得面容枯槁。

直到她倒下前半个小时,田小霞还喝了几口“神茶”,希望能出现奇迹。

受困于多年的高血压和糖尿病后,性格要强的邵阳隆回县个体户田小霞,在5月1日这天离世了。

倒下前半小时,面容枯槁的她,用尽最后气力吸了两口300元一盒的“神茶”,希望出现奇迹。看到女儿生命之火将息,其父田益庭痛苦地瘫倒在地,哀求田小霞的两位“老师”——阮氏叔侄,恳请他们发话,让女儿同意去医院抢救。但两人始终保持沉默。

田小霞似乎想证明自己能够站起来,硬撑着起身下床。阮氏叔侄赶紧上前搀扶,架着她站起来。然而,刚往前走两步,田小霞一个趔趄向后倒下,彻底没了声息。此时,距离她服用“食用菌”产品,还不到半年。

如今,田小霞的遗体仍停放在隆回县殡仪馆中,距其去世已一月有余。而“老师们”授课的民房,已人去楼空。

个体户家庭

盘下的店铺每年至少赚10多万

在家人眼中,田小霞是公认的女强人,丈夫范金雄的性格则老实听话。20年前,田小霞从邵阳县嫁过来后,家里的一切都是她主导。“她没怎么读过书,但非常能干。”田小霞的哥哥田海奇说,作为四兄妹中的老三,田小霞从小就很有主见,不依赖家人,“嫁给我妹夫也一样,两人都不是一个县的,但她就拿定主意嫁了过来”。田海奇坦承,当初妹妹嫁给范金雄,很大部分原因是看上对方的城镇户口。

嫁到隆回县后,田小霞先是摆地摊卖水果,有一定积蓄后,又向亲戚借钱盘下老汽车站旁的一个店铺,做副食批发生意。“2008、2009年的时候盘下来的,花了20多万,我就借给她10万。”范金雄的姐姐范晚枚说,在当地投入20多万元需要相当大的魄力,但田小霞很有决心。

10年来,田小霞每天起早贪黑,不但还清了外债,还攒下了一笔不小的存款。“店铺每年至少赚十多万,多的时候二三十万。”范晚枚说,有钱后,田小霞特别看重对孩子的教育,还把女儿送到衡阳的一所学校读大学,花费很高。

然而,在家庭走上正轨时,田小霞却迷上了“食用菌”。

去年,一直没有打理过自己的田小霞,突然发现自己老了,不但精力不大如前,脸上还长了很多黑斑。才42岁的她,显然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她听中医说,脸上长斑是身体脏器出了问题。“她以前做过胆结石手术,胆囊被切除了,所以就觉得身体新陈代谢出了问题。”范晚枚说,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两个孩子的母亲,田小霞不容许自己的身体垮掉。

疯狂的学员

折价转让店铺,忙着推销产品

田小霞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阮氏叔侄的,谁也说不清楚。范金雄只记得,大概去年底,阮氏叔侄中的叔叔阮乐(化名)来店里买烟,发现田小霞脸上的黑斑后,便说这是因为血液中有毒,要排毒才能根治。如果想排毒,服用他们的产品即可。

阮乐所说的产品,是一款名为“食用菌”的系列产品,有十多种。产品的经销商是武汉某商贸有限公司,生产厂家则是山东临沂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记者查询发现,该山东企业成立于2014年,经营范围包括生产和销售食用菌锭状食品、固体饮料及茶饮料制品等。

关于此产品的配方,多为日常的植物配料。以一款田小霞服用过的产品为例,配料是鸡蘑菇、金针菇、莲子、木耳、小茴香、蜂蜜、麦芽糊精等。价格不便宜,60g装的卖315元,120g装的卖525元。关于“疗效”,一个名为“食用菌事业拓展助手”的微信公号发布文章称,上述产品具备修补受损病变细胞、复方调理五脏功能和提升免疫能力的功能,并且在“调理慢性疾病方面、防癌抗癌方面领导着世界潮流”。文章还强调,这些产品“不是药,而是食品”。

在阮氏叔侄的劝说下,田小霞迷上了这款产品,开始跟着对方到处听课。短短几个月,田小霞就做了4本听课笔记,其中写着:长期(吃)食用菌的人能延长寿命10岁至15岁,能直接或间接治疗的疾病有400余种。此外,田小霞还记录了“老师”介绍的“奖金分配计划”,即卖出多少产品,可分得比例不等的现金奖励。

范晚枚说,自从妹妹痴迷上“食用菌”后,便整天忙着跟“老师”讲课听课、推销产品,生意逐渐荒废。今年2月26日,田小霞没有和家人商量,折价15万将店铺转让,全身心投入到“食用菌事业”中。田小霞的微信转账记录显示,为购买产品,她陆续转账两万余元。“这只是转账,相信只是很小的部分,给多少现金就不知道了。”范晚枚说。

可怕的洗脑

去世前一天还被鼓励会“越来越好”

从此,田小霞不看医生不吃药,只吃“食用菌”产品。她还给女儿和哥哥田海奇买了一份,推荐他们服用。“我和爸爸还打电话给她,让她不要相信这些,她还发脾气,说钱是自己的,爱怎么花就怎么花。”田海奇说,固执的性格让田小霞根本听不进去家人的话。

记者从数段视频中发现,在一间民房客厅内,数十名中年妇女挤在一起听课,其中便有田小霞。两三名“老师”轮番上台介绍该产品的优势,并以糖尿病举例,暗示产品可以彻底根治糖尿病。还有“老师”拿出一沓现金,向学员炫耀提成。经过5个月的“食品调理”,田小霞的身体状况却突然恶化。

4月25日,早上7点32分,田小霞给阮乐发微信,说“今天我右脚好疼,头还是有一点疼”。阮乐很快回复,“那是在调肾区,不用担心。”

4月26日,晚上6点23分,田小霞疼痛加剧,只能躺在床上,并一直呕吐,她再次给阮乐发微信,“我真的受不了了。”阮乐回复,“坚持吧,我相信会越来越好的,这正在调节脾胃。”

家人介绍,从4月26日开始,田小霞就开始频繁头痛呕吐、全身无力。“我弟弟说大家都劝她去医院,但她除了阮乐谁也不听。”范晚枚说,最后几天,田小霞的哥哥和父亲也都赶来劝说,但依然无效,“都没想到她会这么严重,如果知道她会去世,大家肯定会强行送医院的”。

4月28日,田小霞的人生倒计时3天时,阮乐在微信中仍然没有要她去医院看病,反而说,“现在要不只有坚持,要不先吃点去痛片缓解一下,老师们也说了,这个过程很难受,你一定要坚持下来。”当天下午5点,阮乐再次“宽慰”田小霞,“你的反应和荣花老师一样,她的病和你很接近,她也难受了几天,总共有几次,所以你一定要坚持”。

4月29日,阮乐的侄子阮威(化名)也发来微信,“姨,坚持坚持,黑暗过后即是黎明。”

4月30日,田小霞死前最后一天,阮乐再次“鼓励”田小霞,“放心,会越来越好的”。

根据田小霞的家人描述,此时的田小霞已无法下床,到了弥留阶段。

最后的弥留

倒下前半小时喝了几口“神茶”

5月1日,凌晨5点,范晚枚接到范金雄打来的急电:田小霞快不行了。

来不及多说,范晚枚一路冲到田小霞家里。看到她的那一刻,范晚枚整个人都蒙了,“几个月前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成了这个样子”。范晚枚说,当时田小霞的嘴唇乌青乌青的,完全没了精神,眼睛都没有力气睁开。

这天,田小霞8岁的儿子在玩耍时,无意中用手机拍下她人生的最后一段影像。视频中,田小霞颓唐地躺在床上,眼睛紧闭,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尽管如此,田小霞依然试着向范晚枚证明自己没事,并试图挣扎起来走两步。“她一站起来,整个人都在晃,都站不稳。”范晚枚见状,赶紧扶她继续躺下去。

上午11点左右,田小霞的哥哥和父亲再次从邵阳县打车赶来,10分钟后,阮氏叔侄也来到家中。范晚枚立即质问阮氏叔侄,为何搞得田小霞不看医生不吃药,是不是要负责任。阮氏叔侄没有吭声。

12点30分,田小霞挣扎着坐了起来,喝了一小碗丈夫端来的白米粥,然后拿过自己2L装的塑料瓶,吸了几口里面的“神茶”。这款茶叶,同样是上述山东公司的产品,每盒售价300元,里面共60小包,每包2g,成分为乌龙茶、桑叶、甘草和黑木耳。范金雄说,这样的“神茶”,田小霞每天要喝2到4公斤。

喝完“神茶”后,田小霞继续处于半昏迷状态。看到女儿生命之火将息,父亲田益庭痛苦地瘫倒在地上,哀求阮氏叔侄,恳请他们发话,让女儿同意去医院抢救。但两人始终沉默。

13点左右,田小霞仍想证明自己能够站起来,硬撑着起身下床。阮氏叔侄赶紧上前搀扶,架着她站了起来。

刚往前走了两步,田小霞一个趔趄向后倒下,彻底没了声息。

5万的僵局

谈判失败后两名“老师”消失

隆回县人民医院出具的诊断书显示,田小霞去世的时间是5月1日下午2点55分,死因为“心源性猝死”。

事后,隆回县食品药品工商质量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隆回食药监局”)将田小霞生前服用的食用菌产品带走封存,阮氏叔侄也被要求配合调查。隆回食药监局副局长范晓军介绍,对于田小霞家属的相关质疑,无论是食用菌的毒性检测,还是他们所指称的田小霞涉足传销组织,现有证据都无法认定。“药品方面,我们初步判断是没有毒的。至于是否涉嫌传销,因为事后参与的人员都躲了起来,不愿配合,我们又不能强制,所以也没法认定是传销。”

范晓军表示,田小霞去世后,他们曾去往武汉调查该食用菌产品经销商,结果表明该公司基本没有问题,“唯一的瑕疵就是他们变更过一次地址,但相应的食品经营许可证没有及时续办。”范晓军说,为此该公司所在地的武汉洪山区食药监局,对该公司处以了两万元罚款,“此外,产品层面的手续都是合法合规的,没有发现问题”。

范晓军还让工作人员去函山东临沂——食用菌的生产厂家,对方回函呈现的信息显示,该公司手续层面也是没有问题。

范晓军说,隆回县桃洪镇司法所曾介入调解,死者家属要求阮氏叔侄先行支付5万元的丧葬费,但因为没有谈拢而陷入僵局,之后再也找不着人,“他们的意思是责任不是他们,只想出于人道主义援助给3万块钱,其他的就不给了”。截至记者发稿,无论是短信还是电话,阮氏叔侄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如果不是他们忽悠我妹妹只吃他们的产品,不看医生,她根本就不会死。”田海奇和家属始终认为,因为田小霞被阮氏叔侄洗了脑,才导致今天的悲剧,对方要承担相应责任。但阮氏叔侄的“消失”,让事情陷入僵局。如今,田小霞的遗体仍停放在隆回县殡仪馆中,已经一月有余。

为搜集证据,家人请人解锁了田小霞的手机。点开微信,一条4月30日的信息映入眼帘,那是她在外地读大学的女儿发来的,上面写着:“妈,那个药别吃了。”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