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全国道德模范郭明义为“振兴水井”助力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9-04-09 10:31:53

他说:这个项目太好了,在全国媒体中开了一个好头!

公益大连指导老师、全国道德模范郭明义一直关注本报乡村振兴系列报道和“振兴水井”精准扶贫公益项目进展情况。3月19日,公益大连微信公众平台推送第一期“振兴水井”报道,次日一大早,郭明义老师就将这条消息转发到了微信朋友圈里。

在详细了解“振兴水井”项目进展及大荒村开打第一口振兴水井的情况后,郭明义老师又打电话与郭明义爱心团队大连总队队长韩伟及公益大连记者进行深入沟通,他说:“公益大连发挥媒体的平台优势,创新性推出了‘振兴水井’这样接地气的精准扶贫项目,在全国媒体中开了一个好头,这个项目太好了,能够真正帮助农民兄弟解决水源问题,这是一个长期见效的好项目,我本人以及郭明义爱心团队一定支持你们!”

一口振兴水井覆盖周围300亩土地

普兰店区丰荣街道大荒村每年每亩地至少增收300元

3月31日早上6点20分,普兰店区丰荣街道大荒村第一书记张远东收到一条消息:书记,出水了,挖到了泉眼,水像小河一样充沛。看到挖井施工方发来的这条消息,张远东悬了两个星期的心终于落下来了。去年本报以《乡村振兴,先从打井开始》为题报道过大荒村缺水的新闻。在村两委的努力下,争取到该村创业者邹先生的赞助支持。3月18日,大荒村第一口振兴水井正式动工,这口振兴水井可覆盖周围300亩土地,按照最低标准测算,每年每亩地至少增收300元,每年为周边百姓增收至少10万元。

第一书记驻村日记

一开始挖了俩周都没出水,急得睡不着觉

4月2日,张远东写了一篇日记,将大荒村第一口振兴水井的由来、进展和最近半个月的心路历程写了下来:

2019年2月11日,春节后上班第一天,村书记高永义一到村里就带来好消息:咱们村的邹大哥过年回来了,已经约了明天去拜访他。邹大哥是土生土长的大荒村人,是村里最早走出去闯天下做生意的前辈。当听到大荒村如此缺水导致乡亲们多年来仍然处于靠天吃饭的种植状态时,他表态说赞助支持村里建一口大眼井。

说干就干,在多方征求村民意见、比较挖井成本,多次选定挖井井址、研究设计方案之后,最终,大荒村决定在迟屯的一片废弃平塘中间修建这口大眼井。设计井深7米,采用外大内小的套建方式,外径6米,内径4米,井口设1.2米高的防护围墙。水井建成后,周边方圆300亩土地将由旱地变成水浇地,即便是用最低标准的租地给他人来计算,每年每亩地至少多收入300元,每年为周边百姓增收至少10万元,要是种植经济作物或建蔬菜大棚,收益是种玉米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在征得赞助方邹大哥同意后,3月18日,大荒村第一口大眼井正式动工。

打井,最大的问题就是出水。一个星期的紧张挖掘后,井已初步成型,可是挖机所到之处,始终没有出一点点水。继续下挖,成本越来越大未必能出水;半途而废,更对不起百姓期盼的心情。接下来的一周里,围绕着这口井,所有人都寝食难安,我也是好几个晚上辗转反侧,心里着急,睡不着啊!村里同志们常常和施工方商讨修改方案到深夜。最终决定,缩小半径继续下挖。这样又挖了一个星期,3月31日早上6点20分,施工方给我发来一条消息:书记,出水了,挖到了泉眼,水像小河一样充沛。一瞬间,所有悬着的心都落了下来。

记者再次探访大荒村

振兴水井带来希望,七旬老人说盼几十年了

去年6月,公益大连记者第一次来到大荒村采访,大连市政府办公厅选派干部张远东就在这个村担任第一书记,当时他带领记者来到一片上千亩的平整土地,他说,因为没有水源,有些想种菜的乡亲只好到邻村去承包土地;因为没有水源,原本能以700元-800元/亩流转的土地只能以400元/亩甚至更低的价格出租……水,是大荒村发展的当务之急,更是村子发展的切入点。

去年6月25日,本报以《乡村振兴,先从打井开始》为题报道过大荒村缺水缺井影响农业生产结构调整的新闻。去年10月,记者再次来到该村实地探访,与高永义和张远东一起交流经验、对接资源。此次听说大荒村第一口振兴水井打出水的消息后,公益大连记者又一次来到大荒村。

在迟屯,记者见到了正在挖井的施工队,一台小型挖掘机正在一点点从井口往深处前进。工人说,因为施工操作空间狭窄,工程进度比预想的慢了一些,预计4月中旬完工。

井口周边围了五六位村民,围绕着井的话题相互议论着,一位70多岁的老人说,“几十年前我们就在这里打过井,挖了一通没见到水,最后只能放弃。盼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看到希望了。”

当日,大连市5A级民非组织宅公益·巍锋少年张巍巍主任也随记者一同到大荒村勘察,她表示将组织爱心家庭参与振兴水井项目。

■各方热议

东北财经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院长韩传喜:

振兴水井从无到有,传递给老百姓一种希望

“水井是中国乡村的一个重要文化符号,它往往会维系着全村人精神上的联系。”韩传喜教授说,在半岛晨报倡导下,振兴水井从无到有,这不仅仅是农村灌溉所必需的基础设施的改善,还象征着一种蓬勃的希望。乡村振兴是一个系统工程,水井虽然是个很小的点,但通过这个小切口可以窥见振兴路上更多的可能性,以小见大,助力乡村振兴。

韩传喜说,乡村振兴具有时代性、全局性特点,半岛晨报能够积极主动地关注“三农”问题,通过实地采访发现部分农村地区农业生产中存在的需求和痛点,进而提出建设性解决方案,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并推动项目落地,是发挥媒体力量助力乡村振兴的生动实践,体现了媒体的社会责任。这是一个接地气的报道范例,在教学和科研过程中,我们也可以将“振兴水井”系列报道作为案例来分析。

大连工业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孙晓程:

要将调研、打井及后续农业生产结构调整通盘考虑

孙晓程是农业管理专业硕士研究生的导师,他和学生也一直关注“振兴水井”精准扶贫公益项目,结合大荒村及同样缺水、缺井村庄的实际情况,孙晓程也给出了自己的一些建议:“通过动员社会力量打井、建方塘,增加农业水利基础工程,这对改变部分村庄的农业生产结构很有帮助,可以说这是基础性工作,公益大连推动的这个项目,有现实意义,也有很强的示范意义。我的建议是要将调研、科学打井、后续农业生产结构调整统筹起来考虑,这是一盘棋,要运用系统性思维把一盘棋下到底,打一口井,就把这口井的效能最大化释放出来。”半岛晨报、39度视频记者来庆新

■数据

7米深,外径6米,内径4米

大荒村有了第一眼振兴水井

在多方征求村民意见,比较挖井成本,多次选定挖井井址,研究设计方案之后,最终,大荒村决定在迟屯的一片废弃平塘中间修建这口大眼井。设计井深7米,采用外大内小的套建方式,外径6米,内径4米,井口设1.2米高的防护围墙。

惠及300亩土地

每年每亩地至少多收入300元

水井建成后,周边方圆300亩土地将由旱地变成水浇地,即便是用最低标准的租地给他人来计算,每年每亩地至少多收入300元,每年为周边百姓增收至少10万元,要是种植经济作物或建蔬菜大棚,收益是种玉米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打井是第一步,我们村两委已经做了计划,要动员村民因地制宜,发展经济作物,我们也在联系对接资源,帮助村民增产、增收,让振兴水井真正成为乡村振兴的源头活水。”

——望着眼前的几百亩土地,张远东说,这口井出水了,老百姓看到实际成果了,村两委的工作就好开展了。

[编辑:栾晓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