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爱的教育让“星星的孩子”融入“凡间”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9-07-12 10:31:36

 

日前,大连职业技术学院2019年单独招生考试(招中职生)成绩出炉,大龄孤独症障碍者妈妈张素洁松了一口气,她的儿子墨墨被该校酒店管理专业录取,最近还找到了打工的单位,这些看似平凡的小幸福却是很多类似家庭难以抵达的彼岸,况且,这还是一个单亲家庭。 
这个“星星的孩子”不太冷 
        孙乙墨今年18周岁,是名大龄孤独症障碍者,属于精神残疾的一种。见到墨墨第一面,墨墨主动说“姐姐好”,还给记者带来了自己家里种的黄瓜。“中午做什么吃了?”“黄瓜炒鸡蛋,还有粥。”墨墨和妈妈说起了上午自己都做了什么,除了做饭、刷锅、擦炉灶外,他还写了一会儿书法,画了国画。 
        墨墨的妈妈张素洁是大连商业学校的教师,和她聊天的过程中,墨墨还会主动参与,比如提到世界孤独症日,墨墨会补充,世界孤独症日是4月2日,这天他会参加各种公益活动。 
        如果不是飘忽的眼神,以及偶尔收不住的话匣子,墨墨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阳光男孩。张素洁对墨墨的状态也很满意,用了“幸福”这个被认为和孤独症障碍者家庭“绝缘”的词。她说,墨墨现在不仅能照顾自己还能照顾别人,墨墨的姥爷生病了,她出差顾不上,是墨墨做好饭送到医院,“现在我爸年纪大了,澡堂不让一个人进了,我跟他说,让你儿子陪还是墨墨陪你去,我爸选了墨墨。”张素洁说,因为最近工作比较忙,家务活几乎被墨墨承包了,洗衣服、拿快递、擦地、倒垃圾,在张素洁口中,墨墨就是一个“暖男”。 
从被开除11次到自学考上大专 
        墨墨3岁半被诊断为孤独症,种种迹象表明,他是一个高功能的孤独症障碍者,“一岁半就会数数,三岁就会读报了,四周岁的时候,有记者采访他时说,孩子能说话,会笑,怎么会是孤独症?” 
        孤独症障碍者普遍存在行为障碍、语言障碍、交往障碍等问题,墨墨虽然看似聪明,但却无法和人建立感情联系。“七岁的时候,我在他旁边大哭,他无动于衷,再小一点的孩子看到妈妈哭,都会紧张地看着你。”那一年,张素洁离婚了,健康和事业都跌入低谷,还无法从墨墨身上找到安慰。 
        和很多类似的孩子一样,因为无法听从老师安排,有时会难以自控地发出尖叫,墨墨上学的道路也十分坎坷,“墨墨在幼儿园期间,3年被开除了11次,换一个幼儿园就得体检一次,体检报告攒了厚厚一叠,几乎每隔一两个月就得换一个幼儿园。”因为张素洁的坚持,还是磕磕绊绊地读到了中职。 
        今年从大连商业学校烹饪专业毕业,张素洁发现,墨墨就业实在太难了,于是决定让墨墨继续学习,锻炼心智。今年6月22日,墨墨参加了大连职业技术学院2019年单独招生考试,“因为没有烹饪专业,墨墨是跨专业考的,而且几乎都是自学的。”张素洁说,在语文方面,墨墨把要背的内容录在手机里,有空就听,默写。参加全脑开发课程时,课间到处问同学、问老师,没有教材就跟同学要卷子做,就这样墨墨以文化课高出控制线60分,专业课分数压线的成绩被大连职业技术学院酒店管理专业录取。 
小厨房里的大智慧 
        一个大龄孤独症障碍者,如何实现自理自立,并且能在文化上取得不俗的成绩?张素洁把这些归功于国学和各类培训。“从2010年我和墨墨开始参加东北路小学的经典国学班,一直坚持到现在。” 
        在现场,记者随意说了句“德之不修,学之不讲”,墨墨马上接出“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还说出这句话出自《论语》述而篇第七,随后又从容背起了《琵琶行》。张素洁和墨墨笑着说,这些都太小儿科。 
        张素洁说,在离婚前,她是一个好老师,但不是一个好妻子,“学了国学之后我才知道我自己错在哪,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人们要知道自己错在哪,并且敢于面对自己的错误。”张素洁的教育思路也发生了转变,“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我们要把困难分解。不会穿裤子怎么办?要先把裤子穿到他胯骨那儿,他一提就可以。下一次把两个裤腿都套进去,再下一次把裤子摆好让他穿,就是一步一步的倒推,分解。”于是墨墨逐渐有了自理能力。 
        在离婚前,张素洁不会做饭,离婚后她不仅能做一桌丰盛的年夜饭,还教会了墨墨做家常菜,包饺子、烙韭菜盒子也不在话下,在她看来,厨房是最好的课堂,“首先是自然课,他可以认识各种水果、蔬菜。也是劳动课,可以洗、切、掰、摘,刷碗、蹭灶台。是物理课,比如说面粉是固体,水是液体,搅到一起烙成饼,又是固体。它也是语文课,烙饼的过程中,香喷喷,金灿灿,圆溜溜。也是数学课,一分为二,是多少?它是孝道课、品德课,先给谁吃啊,再给谁吃有说法。” 
        在国学课堂上,老师得知墨墨早上刷碗、收拾灶台,就问墨墨为什么要做这些,墨墨回答:“这是儿子的本分”。 
最好的爱是手放开 
        今年1月份春运期间,从广州到大连的列车上,发生了温暖的一幕,独自出行的墨墨拿出妈妈写的一封信,交给车上的女列车长。信中交代了墨墨的基本情况,身份证号,用平实的语言向乘务人员请求帮墨墨补一张卧铺。 
        “墨墨是1月19日独自坐飞机去广州参加培训机构的冬令营,回来赶上春运,我说可以给他买全价机票,墨墨想省钱,说不怕吃苦,想乘火车看看祖国的风景。”和张素洁预想的一样,没有抢到回程卧铺票,而坐火车需要将近两天两夜的时间。“我也做了预案,如果能找列车长补上卧铺当然是最好的。补不到,我给他准备了一个垫子,可以找个角落铺上睡觉。要是连躺着的地方都没有,就只能自己忍着。预案是我们一起研讨出来的。”张素洁于是写了一封信让墨墨随身带着,“在车上列车长就给我打了电话,得知我是个单亲妈妈,还这个情况,非常同情,就把列车员的卧铺倒出来给墨墨睡,后来我还给这位没见过面的列车长写过感谢信。”张素洁说,有人说她心大,有人说她狠心,其实张素洁也总是悬着一颗心,墨墨独自外出未归联系不上时,她会跑到车站焦急的等待,但她认为,如果不迈出这一步,墨墨就没法融入社会。 
        恰恰是张素洁一点点的放手,墨墨才能学到更多东西。墨墨交了5次学费,克服恐惧,学会游泳;他的国画作品被拍卖,用于资助其他孤独症孩子学绘画;今年,他的小篆《百寿图》获得第十五届中等职业学校文明风采竞赛书法三等奖。架子鼓、沙画、跆拳道等丰富的课外班也激发了墨墨的求知欲。
        当天采访结束后,墨墨说要到中山广场附近一家书画院看别人写书法,张素洁独自回了学校。经过交流,记者发现墨墨头脑里有张小地图,“从周水前怎么坐车到半岛晨报?”“你可以坐710路,然后再倒4路车去。”墨墨说,因为大部分公交车都坐过,也记住了线路,每天他可以独自往返于家和他想去的地方,这不,这周五,他就要去人民路上的一家饭店打工了。 
        半岛晨报、39度视频记者黄凤桐   实习生宫瑜璟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