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大咖说:用数字定义时代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9-09-20 15:46:29

 2019中国数交会开幕式暨2019全球数字经济大会群星云集,来自国内外的专家学者、行业领军者齐聚一堂共同展望数字经济的未来。数字经济究竟是什么,给经济发展带来哪些启示,数字化转型的应用场景究竟是什么样子?在短短一天内,业界大咖的真知灼见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子,来预见未来社会和数字经济发展的端倪。 
        东软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刘积仁:这是一个软件定义商业模式的时代 
        刘积仁表示,当谈到软件,过去我们把软件看成一种技术,而今天当谈到数字经济、谈到更多新的商业模式时,软件使命也在发生一个根本的变化。 
        现在可以看到软件正在跨越技术本身进行赋能,创造了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刘积仁以阿里、携程、美团、抖音等新的模式为例,他认为,任何一种过去不存在的、在数字化平台上的这些新经济的背后都有软件的身影。 
        刘积仁表示,这是一个软件定义商业模式的时代。任何一个企业都是一个软件的企业,而软件将成为人们日常使用的一种消费性的产品。最初软件只是本身创造价值,而今天软件通过融合创造新的价值体系。今天谈到智慧城市,谈到智慧医疗,可以看到现在的软件已经不是传统的软件,而是软件所承载一个崭新商业的模式。软件正在构造一个崭新的平台,这个平台可能是经济,可能是民生,也可能是就业。 
        刘积仁认为,当越来越多的行为走到平台上来时,就能够看到中国经济未来的魅力。中国具有全世界质量最高、数字公民最多的互联网平台,而这个平台上所爆发的新经济,将成为每一个城市关注就业、关注新经济发展的一个崭新的平台。 
        世界经济论坛执行董事、大中华区首席代表艾德维:2025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预计将接近GDP50% 
        什么是数字经济,艾德维表示,广义上说,数字经济指的是“将数字信息与知识作为生产关键因素,将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活动空间”的广泛经济活动。艾德维认为,数字经济给我们的经济和社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变革,正在驱动第四次经济革命向人工智能、5G、物联网、无人驾驶汽车和量子计算和纳米技术,这些为经济赋能,改变着人们的健康系统、交通、医疗、通讯、生产、物流、消费、能源和政务等等。 
        那么中国数字经济到底有多大呢?艾德维表示,从广义的数字经济来看,2018年中国GDP里面有30%来自于数字经济,其中有一些地方已经成为领军人,比方说电子商务和金融科技,现在中国电子商务的比例现在是40%以上,甚至比美国还要高。同时,数字经济的发展速度很快,增速超过了GDP增速。预计到2025年,中国的数字经济规模或将接近GDP的50%。 
        英特尔公司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杨旭:数据就是未来的石油将激活“智能+” 
        杨旭表示,在5G之前解决的是“人上网”的问题,到了5G解决的“物上网”的问题,而且这个“物”会变成智能的“物”,会越来越智能,而且只有智能以后,才可以在上面提供更多增值的业务,才使数据真正赋予了能量,创立了更多更大创新的空间。 
        杨旭十分认同“数据就是未来的石油”这句话。杨旭从制造业、服务业、供应链等多个环节入手,分析了数据正在影响着生产、消费、运输的整个流程。杨旭表示,以前有一个流行的词语“跨界”,现在已经没有“界”了,不是跨界,是融合。各行各业都在针对数据在研究未来整个产业自身的发展,包括对社会的影响、创新等等这些未来的趋势。 
        杨旭表示,整个数字经济对增值,特别是数字的赋能增值的理解,就是要释放数据的红利,如果数据不增值是没有价值的,如果设备不智能,它就不具备增值的平台,所以智能+数据就会突飞猛进发展,而且一定是端到端布局,整个产业链共同合作完成这样一个使命。 
        大连冰山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纪志坚:传统产业如何实现数字化转型 
        纪志坚表示,无论数字化怎么去应用,最后还是落实到具体的应用场景上。冰山集团是最具代表性的传统制造业企业,为了客户创造更大价值以及企业自身发展的需求,冰山集团近年来一直在进行数字化转型的探索。 
        冰山集团数字化转型的模型是围绕着产品的生命周期,在每一个环节应用数字化。让精准的时间、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数据传输给合适的人或场。无论是在智能制造环节还是服务化延伸的环节,还是整个产业链作为环境,还是在物流的环节,都是按照这个路径进行,将数字化的应用,应用在企业的各个流程当中。 
        在演讲中,纪志坚专门讲述了冰山集团在智能制造、服务延伸、5G应用、新零售等方面的数字化转型案例。这些案例大多与客户需求有着密切关系,比如产品的个性化需求、后续服务需求、多样性需求等等。对于传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而言,纪志坚表示,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面临着企业教育、客户价值转换、数字安全、专业人才培养等多方面的课题。 
        用友高级副总裁杜宇:新技术赋能还要看企业自身 
        杜宇表示,新的技术确实为企业赋能,但技术时代更应该看企业自身的本领。除了一些数字化原生企业,如滴滴、瑞幸咖啡,一开始就用数字化武装自己,更多需要通过数字技术,改变自己原有基因的传统企业,通过数字化赋能,重构企业的竞争力和行业标准。 
        同时,新的数字时代对于软件企业也提出新的要求。企业对于自我边境,对于数字技术和软件的使用跟原来完全不一样,新的数字时代,人就是独立存在的个体,可以不从属任何组织。企业和企业边境打破了,企业的计算能力完全依靠自己内部资源不足以完成,所以企业边境被打破了。上游、下游一起进来,组成跨组织的团队,包括新的产业集群、新的协作,这是数字时代企业协作的根本基础。 
        而数字企业构建了新的数字化基础平台之上,自身要实现管理的数字化,更多面向生产、经营、物流,到最高端数字化商业,构建新的商业模式商业形态。   半岛晨报、39度视频首席记者王博文   首席摄影记者周蕾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