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娱乐新闻 > 正文

《大宅门》18年后,陈宝国开起《老酒馆》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9-08-30 16:44:46

年度大戏来袭,老大连街的故事被搬上荧屏

作为表演艺术家,陈宝国为观众留下了太多的经典角色。从早期《武则天》中暗弱无断的唐高宗李治,到《汉武大帝》中雄才伟略的一代霸主刘彻,再到《大宅门》中白景琦的横空出世,每一个角色都让观众印象深刻。这其中,《大宅门》是陈宝国艺术生涯的一次转身。相隔18年,由他领衔主演的年代醇燃大戏《老酒馆》正在北京卫视等平台热播。令大连观众期待的是,这部作品故事取材自大连,陈宝国在接受专访时也表示,这个被他誉为“三生有幸”的角色将会是他演艺生涯中的又一次弯道超车。

大连故事被搬上荧屏

陈宝国化身酒馆掌柜陈怀海

《老酒馆》以大连好汉街(原型是兴隆街)的一家山东老酒馆为舞台,将1928至1949年20余年间的中国社会变迁与人文景观,浓缩进一个小小的酒馆中,这里有说书的、讲相声的、当兵的、生意人、手艺人、警察、混混、江洋大盗……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角色构成了一幅群像式的人物长廊。

在这方舞台上最耀眼的非酒馆掌柜陈怀海莫属。他始终坚持“仁义礼智信”的中华传统美德,待人和善有礼,生意场上诚信厚道,民族危亡之际挺身而出,他是好汉街的主心骨,也是全剧的灵魂人物。相较于陈宝国之前气场强大的各类人物形象,陈怀海则更像一个慈祥的长辈,在家中是老父亲,要护着妻小;在酒馆里是掌柜,要操持大小事务;在好汉街是主心骨,要维系和谐的邻里关系。

剧中陈怀海历经坎坷,早年在关东山中抬参,山场子水场子里都滚过,好容易保住了命,仇家毁掉了他的家庭,一双儿女走散了,妻子也跟人跑了,最后跟着一帮出生入死的兄弟闯关东到大连开了酒馆。陈宝国表示,拍这部戏几乎是一场哭戏接着一场,简直是把前半生攒着的眼泪都留到了这部戏,“这既是剧本角色要求的,也是借着人物在宣泄情感。”陈宝国也感叹,“我到这个年纪来了这么一个角色,是我的运气。我在生命中所悟到的,都对理解这个人物有帮助,而且在演的过程当中也借着角色表达了一些我对生活,对生命的一种感悟。”

为高满堂“重开酒戒”

与秦海璐斗酒差点喝倒

《老酒馆》是高满堂以记忆中父亲的一爿小店为原型创作的,这条好汉街上五行八作,有茶馆、当铺、药房、点心铺、扎纸铺,这其中就有闯关东下来的父亲开的山东老酒馆。高满堂怀着崇敬的心书写父辈的故事,陈宝国在塑造角色时也肃然起敬,“我是当成我的父亲来演的,跟其他角色会不太一样,内心会多一层崇敬感。”

为了完美还原剧本形象,开机前的案头工作就准备了四五个月,陈宝国在心里把角色完整预演了几十遍,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状态都做了精细的设计,拍戏时依旧每天做功课,600多场戏大量的台词,在对戏时已经是完全脱稿。连导演刘江都感叹,“他是剧组最用功的,每天晚上都会做功课,头一次见男主角在现场是不用带剧本的,这个太厉害了。”

此外,既是《老酒馆》,岂能无酒?为此陈宝国重开十年的酒戒。为了营造更加真实的戏剧效果,很多重场戏都是杜绝“掺假”真枪实弹地喝酒,剧组特意从东北进了200斤小烧,回忆起与秦海璐饰演的谷三妹斗酒的一场戏差点将自己喝倒,陈宝国连用了三个“没办法”感叹道:“原本是戒了若干年的酒,老酒馆开了酒戒,没办法;还收不住了,没办法;戏好,没办法,就得喝。”

坚持演员要有神秘感

半生“戏痴”是没兴趣的老头

入行至今,陈宝国为荧屏留下了一个个珍贵的经典角色,陈宝国从演半生,心无旁骛,将演戏视为自己的终身事业。相较于表演话题的侃侃而谈,聊起日常生活,陈宝国明显寡言少语得多。他一向坚持“个人生活是最后一块领地,演员要保持神秘感”,最多分享一下自己的养生之道,“我从不乱吃保健的药,就是日常粗茶淡饭,每天一锅豆粥,早睡早起,这样坚持下来。”还调侃自己“常年吃豆子,现在见了豆子就上瘾”。

谈到业余爱好,与他年龄相仿的演员都玩得有声有色,比如王刚是古玩字画鉴赏圈的个中翘楚,张丰毅自称打了几十年的篮球,座右铭一度为“不打麻将打篮球”。而陈宝国却调侃自己是个“没趣儿的老头”,“我不玩微信不玩微博,也不上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粉丝。”真正痴迷了半辈子的就是演戏,“演戏是我最重要的事情,只要有戏演,只要有活干,对我来说就是挺完美的事儿。”

“有些人一生难遇喜欢的角色,而我是比较幸运的。”陈宝国也感慨,“一个演员应该总是努力地想去攀登,想上台阶,但是有时候台阶是很难上的,因为要有人给你提供台阶,也就是所谓的伯乐。”而陈宝国与伯乐高满堂一路携手相伴,此次《老酒馆》更是高满堂为他量身打造的作品。前不久在《老酒馆》的看片会上,陈宝国满怀深情地表示,“2001年《大宅门》播之前,我就曾说过,你们等着看好戏!相隔近20年,今天《老酒馆》要播了,我还是那一句话,你们等着看好戏吧!”半岛晨报、39度视频记者李洪波

[编辑:栾晓婷]
上一篇:黑珍珠艺术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