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3万多名牌包被“洗”花,女子获赔4000元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20-01-16 10:21:36

 大连市民陈女士将价值3万多元的奢侈品包包送去奢侈品养护店做清洗养护。拿回家后,她发现包包的皮质上色不均匀,质疑商家技术欠缺。而商家却认为服务没问题,是顾客太挑剔。双方为此事交涉两个多月。奢侈品都价值不菲,记者采访时发现,针对这些名贵包包,官方的洗护服务却纷纷“缺位”。目前,市场上的奢侈品清洗养护服务缺乏统一的标准和规范,确实很容易发生纠纷,还有不少人为此走上了法庭。 
客人   3万多的包包清洗养护后不满意 
        3万多的奢侈品包包送去洗护,拿回家后效果却不尽如人意。两个多月来,陈女士为此事与商家屡次交涉,精疲力尽。 
        2019年11月,陈女士将自己的一只价值3万多元的奢侈品包包送去我市一家奢侈品养护中心做清洗保养。她的这只包包是一款单肩包,皮质为珠光色。陈女士说,这只包包自己背了一年多,因内侧贴身有些脏了,所以才送去清洗。十多天后,她到养护中心将包包取回了家。“在店里时没在意,拿回家才发现不对劲。”陈女士说,包包拿回家放在桌子上,她偶然从侧面发现包包的颜色不对,表面色泽不均匀,一块一块的,尤其在阳光下特别明显。为此,陈女士将包包又送回了店里。她说,商家曾经承认在上色时出现失误,会将包包恢复到最初的效果,但屡次清洗过后,依然没有改变,而且表面的皮子也有些开裂。 
        为此双方产生纠纷,陈女士多次找商家索赔,交涉两个多月未果。 
商家   服务没问题,顾客太挑剔 
        对于陈女士反映的情况,本报记者也联系了该养护中心的相关负责人。他表示此事确实存在,但并不像顾客所说的那样,“包包被洗坏”,相反他认为自家的服务和技术完全没有问题,是顾客太挑剔。他说,顾客的包使用很长时间,有一定磨损,送来时收费350元。清洗养护只是尽可能地还原包包原来的样子,但并不是“换个新包”,是顾客的心理预期太高。 
        该负责人说,为满足顾客要求,店里也反复进行清洗养护,但顾客始终不满意多次到店里闹事,自己开店以来,从未遇到这种情况。与记者通话时,他也表示,考虑到顾客的感受,店里也愿意配合并接受调解。 
        
    ■记者调查 
官方洗护服务“缺位”,市场价昂贵标准不一 
        记者致电某奢侈品在我市的专柜,咨询是否会提供洗护服务时,店员表示专柜以及公司是没有清洗服务的,公司的售后服务只包括包包五金配件的损坏。此外,多个奢侈品专柜也均表示,无法提供洗护服务。建议顾客自己到“专业的养护中心”进行洗护。 
        “奢侈品包包的清洗养护费用要比普通皮具高很多。”记者咨询我市多家奢侈品养护机构了解到,奢侈品包包的清洗保养价格一般根据品牌、大小、材质等来定价。比如一只女士单肩包清洗的价格在300元左右,如需修复,上色价格会再高一些。 
        而对于如此高的清洗养护价格,技术又无统一标准。有的店表示,独家技术,采用的清洗材料来自国外。有的店表示,店内是从意大利、法国引进的清洗工艺,可以放心。 
        
    ■记者调查 
奢侈品清洗养护缺乏统一的标准和规范 
        近年来,有关奢侈品洗护出现纠纷的案例屡见不鲜,还有不少人为此打了官司。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市场上的奢侈品清洗养护缺乏统一的标准和规范,出现问题双方往往各执一词,很难有明确的评判标准,处理起来有难度。 
        建议消费者选择清洗技术和售后服务有保障的店进行洗护。此外,因奢侈品都比较昂贵,在进行洗护前,消费者应尽量和店家约定,若包包出现褪色、变形、损坏等情况应该如何确定责任以及赔偿。最后,一定要保留好相关凭证,以便发生纠纷时作为维权证据。
        半岛晨报、39度视频记者孙熳 
        大连人圆桌 
@妮子: 奢侈品都是一次性的,哪里还需要清洗保养? 
@玲玲: 背了一年多,包都不是新的了,我觉得商家赔4000元也是仁至义尽、不想把事情闹大。 
@小薇: 很多奢侈品衣服鞋包说明上都会写明,不能清洗。叫“奢侈”就在于它不是耐用品,如果非要当作耐用品,脏了洗洗再用,那褪色掉毛爆皮,就也只能认了吧。 
@幸福小女人: 真心没觉得哪里好看。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 
@茶香cium: 养护只是去去污,做一下保养,毕竟是用过了,咋能恢复如新呢?没进一步破坏就不要找人家了。 
@小川: 记得有一年有个女的把香奈儿洗坏了去门店找事,店员直接告诉她说这衣服设计出来就是一次性的。 
@天马行空: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馨: 买奢侈品都是奔着款式去的,即使保养得当,第二年也不好意思背老款,这店家估计也得够够的了。 
@浮城旧事: 奢侈品养护清洗应该拍照为证,如果选择上色有色差应提前明确。 
@吞金兽: 所以用布包多好,又环保,又耐洗。 

[编辑:于晶]